林黛玉最后和北静王结婚了吗?(4)

只要是作者没写的,都是读者的猜测。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只要想象不十分离谱,都是可以理解的。唯有加入自己想象的解读,才有趣味。何况,就算作者已经写出的,每个人的二次解读也并不一样。

黛玉和北静王有某种关联,这是肯定的。明写的有两处,一是黛玉给父亲送葬之后回来,宝玉将北静王所赠鹡鸰香串珍重取出来,转赠黛玉。黛玉说:“什么臭男人拿过的!我不要他。”遂掷而不取。宝玉只得收回。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一个类似的桥段,就是蒋玉菡赠给贾宝玉一条茜香国的红汗巾子,宝玉把自己腰里的换给了他,回家了袭人不高兴,宝玉才想起自己那条本是袭人的,于是就说赔她一条,趁她睡着时把红汗巾子悄悄给袭人系在腰里了。袭人说:“我不希罕这行子,趁早儿拿了去!”宝玉见他如此,只得委婉解劝了一回。袭人无法,只得系在腰里。过后宝玉出去,终久解下来掷在个空箱子里,自己又换了一条系着。


古典小说里小物件常作为传情定情的信物,袭人和蒋玉菡的缘分在此也伏下了草灰蛇线。如果黛玉和北静王是毫无关系的两个人,作者何必多此一举,写什么鹡鸰香串一节呢?所以人们猜测黛玉嫁给北静王,并非完全没有根据。

第二处就是宝玉雨夜访黛玉,穿着北静王给他的箬笠蓑衣,黛玉笑话他像个渔翁,宝玉说再从北静王那儿弄一套送给她,黛玉笑道:“我不要他。戴上那个,成个画儿上画的和戏上扮的渔婆了。”及说了出来,方想起话未忖夺,与方才说宝玉的话相连,后悔不及,羞的脸飞红,便伏在桌上嗽个不住。

这一段,渔翁渔婆可以联想成宝玉和黛玉,也可以联想成北静王和黛玉,因为蓑衣本来自北静王府,照宝玉的话说,“他(北静王)闲了下雨时在家里也是这样。”北静王送的,北静王也这样,这种警句是凭空而写的吗?任谁看了都会留下印象吧!

另外,还有一个奇特之处,大观园起诗社,黛玉明明是个未嫁少女,居然叫做“潇湘妃子”,明说她是妃子,岂不怪哉?探春抽花签抽到个“日边红杏倚云栽”,后来便做了王妃,黛玉叫做妃子,做了王妃有什么奇怪的呢?我们不肯接受,大概是作者把她写成纯粹灵的化身,让人不愿把她当血肉之躯看待了。


我没看到曹雪芹写黛玉嫁给了北静王,所以也不能说肯定会有此事,但我宁愿相信她最后嫁给了北静王,因为北静王其人,似乎比贾宝玉有担当得多。

但即使嫁给北静王,黛玉的寿命应该都很短,也许刚嫁过去就死了。一是因为她此生是来还泪的,未嫁时泪已快尽了。二是不能嫁给宝玉更添一层悲伤,因为从她两次拒绝要北静王的东西看,她是不愿意的,所以因为出嫁而流的泪也是还泪的一部分。所以很快就泪干了吧。但即使不愿意嫁北静王,她也只能暗自愁苦,不会明目张胆。以她的性格,是个遵守礼教的大家闺秀,贾宝玉说话不小心造次了她都要生气,不许宝玉露出男女之情,她又怎么会公然反抗婚姻追求爱情呢?也许就像唐婉那样苦闷抑郁吧!三者,也许北静王离家久久不归,黛玉担忧过度,又添一层悲伤。结果就像探春说的,“将来他想林姐夫,那些竹子也是要变成斑竹的。”

可想林姐夫时怎么仍住在潇湘馆?难道是定下了亲事,尚未出阁,而此时北静王和贾府已经失势?在风雨飘摇之中,她既为未婚夫担忧,又为爱情的幻灭悲伤,又为外祖母家的未来恐惧,终于香消玉殒了吗?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问答 » 林黛玉最后和北静王结婚了吗?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