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不执行生效判决?这位父亲“连累”儿子一起被判刑!

龙虎网讯(记者 周璇)开豪车,住豪宅,明明有履行能力,却拒不还钱的老赖们的“好日子”要没有了,南京市法院利剑出鞘,向涉嫌拒执罪的“老赖们”敲响了警钟。7月3日上午,南京法院发布了今年以来判决的9起拒不履行判决、裁定犯罪典型案例。这9起案件分别是:李某保拒不执行判决、裁定案,陆某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案,周某夏、周某、周某生、周某头、陈某某、吴某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案,段某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案,白某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案,孙某云拒不执行判决、裁定案,陈某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案,王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案,濮某、濮某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案。

拒不执行生效判决?这位父亲“连累”儿子一起被判刑!

(庭审现场)

龙虎网记者了解到,这9起案件共涉及15名被告人,既有公诉案件也有自诉案件,既有自然人犯罪,也有单位犯罪,具有很强的代表性,对于准确把握拒执罪的两种追诉途径,特别是其中自诉案件的立案受理标准也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在这些案件中,在量刑结果上,有的被告人因在判决宣告前积极缴纳执行案款,确有悔罪表现而被判处轻刑或适用缓刑;有的被告人则因始终抗拒执行、不思悔改而被判处实刑,充分体现了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

在前述典型拒执犯罪案例中,有一例案件特别引人关注,被告人濮某在其与吴某某等建筑施工物资租赁合同一案中作为被执行人,与案外人其子濮某某恶意串通,将名下车辆转移他人,逃避履行法院生效判决义务。同时拒绝向法院申报其承接的工程项目,将工程款汇入案外人账户内,致使法院判决无法执行,不仅被执行人的行为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其子濮某某也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的共犯。

案件中被告人濮某某作为被告人濮某的儿子,其明知被告人濮某对法院生效判决有履行义务,仍帮助被告人濮某转移汽车所有权、提供银行账户接收濮某某工程款,导致法院判决、裁定无法执行。高淳法院遂将濮某、濮某某涉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的线索移交高淳区公安分局立案侦查。2017年7月6日,被告人濮某被抓获归案;2017年7月14日,被告人濮某某经电话传唤归案。经检察机关提起公诉,高淳法院于2018年7月3日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判处被告人濮某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被告人濮某某有期徒刑十个月。

被告人濮某拒绝履行生效判决的案件是一起吴某某与旭升公司、濮某、陶某某建筑施工物资租赁合同纠纷,经南京市高淳区人民法院审理,于2012年1月13日作出民事判决,判令旭升公司返还吴某某钢管66483.3米,扣件79986只,或按判决生效后实际履行时市场价折价赔偿;旭升公司给付吴某某租金2122897.9元,承担违约金200000元,扣减已支付的8000元,尚余2314897.9元;濮某、陶某某对前两项判决负连带责任。判决生效后,因被告人濮某拒不执行生效判决,吴某某向高淳法院申请强制执行。高淳法院依法向被告人濮某送达执行通知书及报告财产令,濮某未主动履行义务。后高淳法院对被告人濮某司法拘留15日,司法拘留期间再次向被告人濮某送达执行通知书及报告财产令等法律文书。

2014年1月27日,被告人濮某将其名下实际控制的一辆轿车过户给严某,后于2016年7月22日,指使严某将汽车过户给濮某某;2015年3月,被告人濮某承接某工程,后要求他人将其应收工程款汇至被告人濮某某的银行账户,该款项由濮某、濮某某共同支配。

拒不执行生效判决?这位父亲“连累”儿子一起被判刑!

(庭审现场)

据悉,南京法院打击拒执犯罪的主要做法有四点:一是建立公检法协作打击拒执犯罪工作机制。二是开展集中打击拒执罪专项行动。2017年12月28日,市法院与市检察院、市公安局联合发文,开展集中打击拒不执行判决、裁定和暴力抗拒法院执行犯罪行为专项行动。2018年以来,全市法院共移送公安机关追究拒执罪线索63件,判决8件14人承担了刑事责任。 三是坚持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对于拒执犯罪情节严重,刑事追究程序已经启动后被执行人仍然抗拒执行,态度恶劣的,坚决依法严惩;对于犯罪情节较轻,被执行人能及时悔悟并积极履行的,依法给予宽大处理,判处缓刑甚至免于刑事处罚。通过区别对待,引导当事人作出正确的选择,积极履行生效裁判确定的义务。四是定期公布拒执罪典型案例,在全社会营造惩治拒执罪的强大舆论氛围。

2016年3月13日,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上庄严承诺:“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向执行难全面宣战。因此,2018年是最高人民法院提出的“基本解决执行难”的决战之年。南京法院将进一步突出执行工作的强制性,充分发挥刑事制裁措施在提升执行工作权威、推动解决执行难、促进社会诚信体系建设方面的积极作用。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拒不执行生效判决?这位父亲“连累”儿子一起被判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