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峰会前夕探访板门店:在入境处看模拟流程,到自由村听和平心愿

南北峰会前夕探访板门店:在入境处看模拟流程,到自由村听和平心愿

2018年4月18日,共同警备区韩方一侧,韩国军人正在执勤。陈尚文摄

【环球网综合报道】朝鲜半岛中西部、北纬38度线以南5公里,位于此处的小山村曾名不见经传。1953年7月27日,《朝鲜停战协定》在这里签署,这个小山村从此扬名世界,它就是板门店。数十年以来,朝鲜和韩国军人在板门店相视而立,弥漫的“危险”气息可能随时成为半岛危机的“引爆点”。然而,这里不只是半岛分裂的标志,也是朝韩沟通的重要窗口。截至今年4月17日,朝韩共举行过655次会谈,其中有360次在板门店举行。4月27日,朝韩将在板门店韩方一侧举行第三次首脑会谈。随着朝鲜最高领导人将“历史性”踏上韩国土地,板门店再次站在国际舞台的中心。连日来,《环球时报》记者探访了这一“世界焦点”,以及其他承载着朝韩共同记忆的重要地点。

南北峰会前夕探访板门店:在入境处看模拟流程,到自由村听和平心愿

2018年4月18日,韩方工作人员正在板门店韩方一侧“和平之家”做测量工作。陈尚文摄

板门店——忙碌准备反复彩排

4月18日,距离朝韩领导人会晤还有10天,板门店在此之前最后一次向媒体开放。当天,《环球时报》记者探访了这里。从首尔一路向北,乘车通往板门店的路上经过了多处岗哨、检查点。记者一行人被多次提醒,拍摄采访仅可在规定的时间与范围内。

汽车在板门店韩方一侧“自由之家”门口停下,记者一行人步行穿过建筑,正面是朝方的“板门阁”。三栋蓝色建筑物位于“自由之家”和“板门阁”之间、军事分界线之上,分别是中立国监察委员会会议室(T1)、军事停战委员会主会议室(T2)和军事停战委员会小会议室(T3)。《环球时报》记者看到,3名头戴钢盔、身穿深绿色军装的朝方士兵从对面“板门阁”的台阶上走下,似是换岗或巡逻。在韩方一侧,身着迷彩军装的美韩士兵面向朝方,注视整个过程。担任此次探访执行向导的“联合国军司令部”公报官告诉记者,这些会议室被命名为“临时”会议室,是因为当时修建时谁也没想到会使用这么久。

南北峰会前夕探访板门店:在入境处看模拟流程,到自由村听和平心愿

2018年4月18日,韩国士兵在板门店韩朝军事分界线上的会议室内执勤。陈尚文摄

这次朝韩领导人会晤地点“和平之家”位于“自由之家”的西南侧。《环球时报》记者在“和平之家”外看到一幅忙碌的景象。这栋三层建筑的正门被临时装上蓝色遮挡帘,门前放着梯子、铁锨等工具。建筑物前,一名工作人员用工具测量尺寸,另一名人员在工程车上忙碌着。

自1989年建成以来,“和平之家”举行过多次朝韩高级别接触,包括离散家属团聚、开城工业园区运营等。这一段时间,韩方紧锣密鼓地推进“和平之家”修缮工作,包括更换老旧设施、布置家具等。修缮工作在20日结束。

据了解,朝韩领导人此次举行会谈的地点是“和平之家”二楼,三楼作为用餐处。24日,韩方在“和平之家”进行会晤流程的首次排练,检查双方领导人移动路径、会谈顺序、会场布置等所有细节。25日,朝鲜国务委员会部长金昌善率团访问板门店,与韩方一同进行闭门演练。26日,韩国将再次排练,陪同韩国总统文在寅前往会谈地点的6名随行人员参加。

南北峰会前夕探访板门店:在入境处看模拟流程,到自由村听和平心愿

2018年4月18日拍摄的板门店韩方一侧“和平之家”。陈尚文摄

出入境事务所——“从南边到北边,是出境不是出国”

从板门店乘车大约10分钟,《环球时报》记者来到韩国京畿道坡州都罗山南北出入境事务所。“2018韩朝领导人会晤”“和平,新的开始”,这样的语句在出境关口的电子屏幕上不停滚动。这是韩国政府为此次领导人会晤拟的题、定的调。青瓦台发言人金宜谦日前表示,韩朝时隔11年再次举行领导人会晤,同时兼具为朝美领导人会谈铺路的性质,堪称世界和平旅程的起点,“和平,新的开始”这一主题融入了所有国民的心愿。

南北出入境事务所正为领导人会晤精心准备着。三五成群的临时工人正在对空荡荡的停车场和出入境设施进行检修。建筑一层大厅内部整理得干干净净。一名工人说:“这么好的天气,希望南北之间也迎来真正的‘春天’”。

南北峰会前夕探访板门店:在入境处看模拟流程,到自由村听和平心愿

2018年4月18日,韩国京畿道坡州都罗山南北出入境事务所,标有“出境”“开城”字样。 陈尚文摄

都罗山南北出入境事务所是韩朝经济合作的窗口和“最前线”。据介绍,开城工业园区的韩方人员经由这里出入境。事务所主要负责韩朝人员往来、物资交流批准、对朝协商及联络等工作。

2016年初开城工业园区运营全面中断,自此紧闭的右侧出境门和左侧入境门18日为前来采访的记者开启了。“从南边到北边,是出境不是出国”“从北边到南边,是入境也不是回国”……工作人员向记者一边模拟实际情况介绍出入境流程,一边再三这样强调,并要求英文翻译准确区别这些表述。

工作人员介绍说,当年开城工业园区运转正常时,从南北出入境事务所往返于韩朝之间的大巴车一天有20班之多,好不热闹。“开城工业园区关闭前,每天有超过200人探访该地。”他回忆说,“那时候停车场上,停满了满载在朝鲜制造的产品的大型卡车”。

2018年平昌冬奥会让南北出入境事务所重新找回了生机。朝鲜体育代表团相关人士、拉拉队、跆拳道示范团、记者团等都从此处经陆路前往平昌。

“为迎接韩朝领导人会晤,南北出入境事务所内外将设置采访设施。希望到时能实现韩朝经济合作与交流正常化,真正为这里带来活力。”一名事务所工作人员对记者说。在出入境窗口前,海关申报单、电脑设备等整齐地摆放着,好像随时做好了准备。

南北峰会前夕探访板门店:在入境处看模拟流程,到自由村听和平心愿

台城洞自由村面貌,韩国在朝韩非军事区唯一的村庄。陈尚文摄

军事对垒夹缝中的小山村——“我们有个小小心愿”

在朝韩军事对垒的夹缝中,有两个宁静的小村庄默默地守望一切——韩国台城洞自由村和朝鲜机井洞和平村,它们之间最近的距离是1.9公里。《朝鲜停战协定》附则规定,朝韩双方可在非军事区内保留一个平民居住区。这便成为两个村庄存在的历史渊源和“法律依据”。

《环球时报》记者24日探访自由村这一韩国全境最北的村庄。从这里往北400米是将朝鲜半岛一分为二的军事分界线,往东北方向1公里是板门店。军人的身影在这里随处可见。据了解,该村受韩国法律约束,但受“联合国军司令部”管制。

这里虽然名为“自由村”,但却有些“名不副实”。据介绍,想要进入自由村,必须经朝韩非军事区附近统一大桥和共同警备区警备队哨所重重确认身份。村子不对游客开放,村民出入也要受管制。每天晚7时,军人挨家挨户数人头。零时至5时实行宵禁,村民不得外出走动。如果村民的亲戚朋友或外人想进出这个村子,要提前申请,并保证只在上午9时至下午5时30分间停留。来了也会浑身紧张,因为离开前,必须有军人在相隔不超过10米的范围内随行。韩国军方在村口部署了一个中队的兵力,并且配备了重型武器,24小时守护村子,堪称地球上警卫最森严的村子,连车载导航到此也不灵。

南北峰会前夕探访板门店:在入境处看模拟流程,到自由村听和平心愿

台城洞小学。陈尚文摄

自由村目前登记在册的住户共47家,居民近200人。虽然村民的生活受到种种限制,但他们享受其他国民拥有的各种参政权和教育权的同时,还被免除了课税和服兵役的义务。

这里的村民代代以务农为生,种植水稻、大豆和辣椒,村子里连个对外营业的小饭店也没有。村民们虽然不拥有土地所有权,只有耕作权,但每户可耕农田面积大,人少地多收入十分可观,每户每年大约8万美元。

台城洞自由村里长金东九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要成为村里的一员并不容易,只有在朝鲜战争前就生活在此处的人及其后裔才可以,抑或是作为媳妇嫁进来,出嫁的女儿必须离开。村民一年中须在村子里居住8个月以上,否则会失去居住资格。在外地就读的大中学生是例外,因为村中唯一的教育机构是台城洞小学。

南北峰会前夕探访板门店:在入境处看模拟流程,到自由村听和平心愿

台城洞自由村内飘扬的韩国国旗。陈尚文摄

这座规模有些迷你的学校在村民会馆不远处,拥有先进的教学设备、优质的教学水平,学生数量少带来了充裕的教学时间。驻扎在共同警备区的美国大兵也常来“客串”教英语,台城洞小学据称是韩国英语教学最棒的小学之一。

由于老龄化等问题,这所小学曾因缺少生源面临撤校危机。考虑到历史价值,该校从2006年开始可招收外村学生。台城洞小学校长陈永轸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目前在这里就读的小学生有30人,学校附属幼儿园有5人。这些学生当中8人来自本村,其他都是通过抽签才能获取资格的外村学生。陈永轸说,很多人对于非军事区内有学校感到惊讶。自由村的成立与存在关乎“统一”,赋予小学的意义也相当大。

学校走廊上,除了贴有“活动计划”“课时安排”“男女平等戒律”,还摆放孩子的各式手工作品。此外,给记者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主题为“我们的愿望是统一”的展板。在一间教室里,屏幕上正在播放2000年朝韩两国前领导人签署《南北共同宣言》的影像资料,5名孩子正看得认真。

台城洞村妇女会长赵英淑对《环球时报》记者说:“昨天(23日)晚上朝鲜对韩扩音喊话停止了,村子变得格外宁静。在这里生活的确有诸多不便,希望韩朝领导人会晤能建立真正的和平机制,让我们的日子过得更舒适、更幸福。这是我们小小的心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南北峰会前夕探访板门店:在入境处看模拟流程,到自由村听和平心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