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空姐开扒:飞机餐的秘密(下)| 愉见财经伴读

好,我们接着上周的话题,继续来聊飞机餐的秘密。和上期一样,我的身份,不是一个金融记者了,而是一个在两家外航工作过的前空姐。

8:46 飞机餐的秘密(下)来自第一财经资讯

前空姐开扒:飞机餐的秘密(下)| 愉见财经伴读

以前飞航班的时候,我曾见过一位患有糖尿病的老奶奶,因为担心飞机餐食有可能放糖,干脆就自己带干粮在飞机上吃。我猜大多数乘客可能都以为,飞机餐无非就是空姐让您选的牛肉饭或鸡肉面,因此如果食材或烹饪方式不符个人的健康或宗教要求,很多乘客就选择不吃了。

其实,我们每个乘客都有一项权利(如果乘坐的不是廉价航空的话),即便是经济舱客人,也可以为自己或宝宝选一份免费的“特殊餐食”(Special Meal)。特殊餐食根据各航空公司的规定,有的需要在飞机起飞前两天通过电话坐席预订,有的则是在订票的时候就一并预定,届时特殊餐就会随飞机搭载,空姐们在飞行前开会时拿到的乘客名单里,就会有当天所有特殊餐客人的名单和座位号。

特殊餐食有很多,比如糖尿病人餐、素食餐、儿童餐(有的航空公司的儿童餐里还会附有糖果和小玩具),还有为特殊宗教或特殊饮食习惯者配备的餐点,比如新加坡航空提供穆斯林餐、印度餐,还比如为节食者定制的低脂肪餐等等。

如果乘客有食物过敏(比如不能食用海鲜、牛奶、花生等),也需要提前告知航空公司,看是否有必要配特别餐。

类似这样的特殊服务,航空公司其实还有很多。比如无陪伴孩童或高龄老人独自坐飞机、又比如有些腿脚不方便需要坐轮椅的人士登机,都是有特别服务的。就拿无陪伴孩童的服务来说吧,从地勤开始就有人接送,接到飞机上,会有一名空乘对接,一路上既特别照顾孩子的安全、又特别料理孩子的个性化需求,比如会帮助他填写入境表格等。

关心餐食,还有一个大家关心的问题:吃完还饿怎么办?

其实这个问题最简单,完全可以问空姐再要一份餐。

大多数航班,飞机餐都是超量搭载的,一来以防部分餐食遇到突发问题(比如空姐不小心在取餐盒时滑落了一份),二来在餐食可选择航班上,也可给更多乘客以选择可能性。因此,很多时候,配菜并没有过量搭载,但主菜会多搭载几份。

您也完全不用担心多吃一份就浪费了一份。在飞机到站后,所有当日的餐食都是会被清理的,即便一口都没动过也是废物了。所以,如果您一份餐真吃不饱,只要有冗余搭载,全当不吃白不吃吧。

此外,在一些越洋长途航班上,除了正餐,还会搭载一些小零食、点心。看空姐的服务风格,她们有的会在小厨房里搭一个简易的自助取用角落,有的是随机在客舱里走动分发食物。如果是长航线上乘客饿肚子了,也可以询问空姐,这趟航班是否有这类小点心。

最后想说个小问题,很多乘客吃完饭会“帮忙”空姐整理餐盘,做法就像是在家里餐后收桌子那样,把所有东西尽量堆到一起,比如几个小碗垒小碗,刀叉全插在杯子里。

对于这种“帮忙”,我们只能摇头叹息。如果您仔细看过餐车,就知道,那里头装餐盘的是一格一格分层的设计,每一层都非常窄,以便能最大程度利用餐车空间。因此,对我们最好的帮助是尽量把所有餐具平铺,而不是和您家收拾碗筷一样垒叠。

说完餐食,一下子跳转到下面这个话题,也许很不雅,但请原谅我还是想跳转到一段我的记忆。

就像“去日本买个马桶盖”成了流行事一样,在日本用洗手间是一件体验不错的事儿,一般有用后的肌肤清洁冲洗暖风吹干,有的还有防止气味的有反吸风,有水声伴奏让人难免发出声音时不至于失礼,而我最喜欢的,是到了冬天还有座暖。

但在2009年冬天的某一日,我在日航东京总部用洗手间时,刚坐下去,因为毫无心里预期,我被冰冷的坐垫刺得“啊”地叫了一声,差点又站了起来。那个尴尬场景我至今记得。我以为座暖坏了,但抬眼一看,才看到门背上贴着一张“请求合作书”,说日航已经走入经济危难中,因此要节约用电,并且就从包括员工洗手间在内的点滴做起。每个日航员工,都要进入一场事关公司存亡的保卫战。

一个多月后,也就是6年前的今天,2010年1月19日,日本航空(JAL)向法院提交破产保护申请。如果您想听一个前员工从她的个人视角来观察那段故事,我们相约下周二,相约“愉见财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前空姐开扒:飞机餐的秘密(下)| 愉见财经伴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