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们对张云雷的道歉难说满意?

为什么我们对张云雷的道歉难说满意?

张云雷终于道歉了。

刚刚,他在微博发布道歉信,信中首先对梅葆玖、李世济、张火丁三位京剧表演艺术家及其家人和所有粉丝表示歉意,“由于我在之前的相声表演中口不择言,以致给您造成这样的伤害和困扰,我深感自责,我诚挚地在这里道歉,对不起!”

第二声歉意,他面向的是社会大众,“因为我个人的不当行为,耗费社会资源,占用大家时间,让大家失望了,对不起!”

那么,你觉得张云雷的道歉信够诚恳吗?

为什么我们对张云雷的道歉难说满意?

张云雷本被给予厚望,如今却倒在了最不该犯错的地方

首先,科普一下张火丁和李世济,张火丁是著名京剧程派艺术家赵荣琛关门弟子。李世济则是中国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京剧代表性传承人,著名京剧前辈大师程砚秋的义女。2016年5月8日因病在京去世,享年83岁。

有人说,出人洋相,拿人调侃本是相声逗乐的一种手段。

郭德纲在台上调侃于谦及其全家,基本上已经形成了一种套路。不仅于谦本人被郭德纲说得“一丝不挂”“喝奶喝到刚刚上台前”“这孩子‘魂淡’”“他孩子叫爸爸把我给疼死了”……甚至于老爷子也经常成为笑料,还有所谓“于氏父子为相声界做了多大贡献”这样的说辞。

“场上无大小台下立规矩”“人家本家人都没不乐意你急什么”这样的逻辑真的正确吗?

或许相声圈里人可以为了名利,在“台上”牺牲自己的“自尊”,甚至家人的自尊和隐私,但是作为一个影响力日渐扩大的曲艺样式,用伦理问题、生理问题反复“砸挂”真的可以用这样的逻辑来消解争议吗?

退一万步说,拿相声圈外的人来说事,尤其是女性艺术家,甚至是已经过世的艺术家来调侃,不得不说这样的笑料已经超越了所谓行规的底线,形成了对公序良俗的挑战。

还有一点,张云雷复盘了几次被批评的事发时间,强调此次引发大众不满的事件,发生在他因去年年底之事(调侃地震遇难者)道歉之前,并且用了一句“耗费了社会资源,占用了大家的时间”,表述自己的错误所在。

今年,消耗“社会资源”已经成了所谓明星道歉中的流行词,外遇出轨婚变几乎所有的道歉信里,明星当事人都觉得自己的错误在于浪费了大家的时间。

这些话的潜台词是否可以理解为,“我树大招风”“有人眼红”?

“有人放大了我的错误”,“人红是非多,有人故意‘挖坟’,揪住我不放”……或许很多明星都会觉得,我已经道歉过了,以前的事情为什么还会被翻出来,是不是有人别有用心!?

这样的逻辑并不可取,也不是反省应有的态度——要知道,错不在于红,而在于失当的言论错误的言行。如果把批评视为有些人害了红眼病,有些人故意和我过不去,那这样的反省就没有价值也偏离了道歉的本质。

荤腥、下作从来不是“砸挂”的代名词,相声曲艺发展到今天几经起落,如今有了一票年轻粉丝本是好事,但是如果荧光棒相声要用如此笑料如此包袱来维系,那么只能说是年轻一辈对幽默有,对相声艺术的真谛还远未入门。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为什么我们对张云雷的道歉难说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