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奇函“复活投票”超过许吉如:女神的崩塌与直男的逆袭

今天标题有点惊悚,确实肉叔有话想说。

没错,肉叔说的是《奇葩说》。

至于什么撕X呢?

是肉叔看到知乎的一条热搜:

杨奇函“复活投票”超过许吉如:女神的崩塌与直男的逆袭

有必要先说下发生了啥,其实说破了也挺简单,就两个人——

一个女神的崩塌。

一个直男的逆袭。

先说女神吧,许吉如。

1

这一季的新奇葩,出场就带着女神光环——

清华法学院法律本科毕业,哈佛肯尼迪政府学院硕士,现在正在往新闻主持人方向发展。

杨奇函主动盖章她的优秀:

如果要派五个代表中国形象的年轻人去联合国开会,许吉如绝对有份。

在比赛还没开始前,马东他们鼓噪杨奇函送一杠(杠的数量你就理解成节目中的得分吧)。

杨奇函“复活投票”超过许吉如:女神的崩塌与直男的逆袭

杨奇函面对马东的调侃手足无措,是许吉如漂亮地替他打了圆场,既照顾了马东的面子,又照顾了杨奇函的面子,还照顾了节目规则。

聪明之极,高知女性之极。

不是,因为我觉得,这个舞台上,每一次掌声啊,大家的每一点点票数。都是我们用话一句一句这样子争取来的。所以我一开始拿就一个杠,我心里会有一点觉得,可能在姿态上不太好看。这样我们今天就特别善意的,但是精彩地打一场辩论了。

杨奇函“复活投票”超过许吉如:女神的崩塌与直男的逆袭

第一场打得的确漂亮,对手刚好就是她清华的师兄杨奇函。

辩题“正确的废话到底要不要说呢“,当杨奇函角度钻牛角尖,只抓住“不会说话的人只能通过说废话表达关心,如果不能说废话就是剥夺他说话的权利“一个点打时,她一段话,把杨奇函按在沙发上,训得服服帖帖:

如果你熬夜加班工作,这时候我需要做的是不和你说话,让你更快忙完手上的事情,早一秒睡觉是一秒。如果你熬夜是为了玩,那更轻松了。

在你的价值排序里,此刻的欢愉高过健康作息。我没有权利指责你的价值判断。如果我想改变你,我可以说:亲爱的我们来睡觉吧,明天陪你一起玩。

狠一点,我甩一个链接过去:20岁少年彻夜刀塔,起身猝死。所有的方法,哪一个不比熬夜伤身早点睡觉更有效,更有力量。

让你觉得你的实际情况和感受,在被我看见。

这题破得的确高级:不说废话,满足需求的爱是真正有价值的关心。

也非常容易引起共鸣,票数几乎倾倒式地流向了许吉如。

观众席不间断地有人在喊:

吉如厉害!

开杠环节,更是把杨奇函摁在地上摩擦。

她对话双方的立场都考虑了:正是因为对自己有要求,也同时在意听者的感受,所以要严格要求自己说正确的话。

而当杨奇函抛出具体问题:如果有人觉得奇葩说是讨论半天没结果的废话节目怎么办呢?她答:选手们说的不是废话,是正确的好话,是具体的话。从根本上否定了这个例子。

当杨奇函又紧逼:那不会说话只能说废话的人是不是就不能出声了?她沉着应战:不是不让你说,是让你三思后再说,这样说出来的话肯定就不是废话了。

一一击破,当场K.O.

要不是杨奇函最后祭出“如果不允许说正确的废话,爸妈可能就跟我们无话可说”了的大招,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杨奇函“复活投票”超过许吉如:女神的崩塌与直男的逆袭

杨奇函以一票之差险胜

哎,奇了怪了哦,这么集美貌与智慧与情商于一身的女神,为什么会轰然崩塌呢?

本来肉叔没啥感觉,直到肉叔想起了杨奇函。

对,就是那个逆袭的死直男。

2

杨奇函,就是《奇葩说》最不喜欢的那种辩手。

《奇葩说》更喜欢另类的、特立独行的、主流价值观之外的“少数人”,杨奇函恰恰相反,他就是日常中最常见的那种“死直男”。

自恋。

每天晚上睡不着觉了都会问自己:

今天的你,比昨天的自己更博学了么?

杨奇函“复活投票”超过许吉如:女神的崩塌与直男的逆袭

老套。

一打辩论就是满嘴“忠孝仁义”。

杨奇函“复活投票”超过许吉如:女神的崩塌与直男的逆袭

不好笑。

那套老封建的说辞,在《奇葩说》当然不占便宜啊,没辙的杨奇函只能拿自己开涮。关于杨奇函的笑点,肉叔印象最深的是……

这个死直男,竟然在节目公开承认自己开始护肤和化妆了,甚至动了念头想去做医美……

杨奇函“复活投票”超过许吉如:女神的崩塌与直男的逆袭

果然,他在上一季非常惹人嫌。

一到他发言,一站起来,话还没讲呢,观众先跑了4票。

放弃自尊,累得跟狗一样,还是没能得到认同。

比赛是紧箍咒,对手牛魔王,导师唐僧,冠军梦是紫霞,而我活得……

好像一条狗啊。

而我打破自尊心,熬到发际线上移,别人只是评价我:很努力。

杨奇函“复活投票”超过许吉如:女神的崩塌与直男的逆袭

很明显,很想赢得大家认同的他并没有赢得认同。

就这么一个不讨喜的人,怎么会在“复活投票”中,跑赢高知女神许吉如呢?

3

一个词:路人缘。

如果把杨奇函和许吉如两个人摆在一起看就有意思了,与其说是“崩塌”和“逆袭”,倒不如说是这俩人跟所有人上了一堂生动的“路人缘”课程。

一个是如何迅速败掉自己的路人缘。

一个是如何慢慢增加自己的路人缘。

看得出来,许吉如非常想赢,想到不行了。

你总会在她辩论时看到这种企图心——

因为她总会“一不小心”暴露出一两个像是中学老师恨铁不成钢“我都说得这么透彻了,你们这群木头怎么还听不明白?!”般咄咄逼人的表情,面目狰狞。

杨奇函“复活投票”超过许吉如:女神的崩塌与直男的逆袭

杨奇函“复活投票”超过许吉如:女神的崩塌与直男的逆袭

像不像曾经的杨奇函?

杨奇函的目中无人,跟许吉如的咄咄逼人,如出一辙——

他们害怕。他们很害怕得不到认可。

杨奇函上一季好怕别人不喜欢他啊,好怕观众不认可他啊,于是努力学习大家的优点,每场都变化风格,精心测试观众在怎样的风格下会喜欢自己:

通过几场的摸索,我还是走回了原点。最开始很咋呼,不行;就深沉,也不好;打深情,发现自己死得特别惨。我还做个欢乐的知识分子形象吧。

在辩论技巧上,他也表现得非常乖张来博关注。

学高晓松拿着一把扇子凹造型,各种骚柔的诗句张嘴就蹦……甚至有一次,他当即念出来了一首打油诗,把在场的辩手都夸了一遍,被蔡康永调侃:

你们快,快拿个盆子帮他收钱了。

其实肉叔看着还挺难受的。

就像一个正常人,因为要讨好厌恶正常的“少数人”,被打碎了骨头也得笑着,按上一个大红色的假鼻头,被迫辛酸地做一个跳梁小丑。

杨奇函“复活投票”超过许吉如:女神的崩塌与直男的逆袭

杨奇函被淘汰后发的自拍

许吉如其实也一样,她太想赢,也太怕输了。

可你要知道:一旦露出企图心,你就会恐惧。失态随之而来。

薛兆丰提议让许吉如担任难度最大的结辩后,许吉如先是震惊地张大了嘴巴,反问:

我来结辩?

但很快,在薛兆丰的再一次肯定“你要好好利用这个机会,你确实有本事”后,她才接下这个任务。

杨奇函“复活投票”超过许吉如:女神的崩塌与直男的逆袭

跟黄执中一对一时,她几乎是被打懵了。

在剪辑出来的可见片段里,呈现了大概2秒左右的讲不出话的状态。在事后的采访里,她坦言:

就是问懵了,我觉得是因为怕。

杨奇函“复活投票”超过许吉如:女神的崩塌与直男的逆袭

发现没?

她迫切希望说服你,总是频繁地望向计分器,张牙舞爪地通过技巧施压、震慑,反而造成了观者最直接的感官反感。

杨奇函“复活投票”超过许吉如:女神的崩塌与直男的逆袭

肉叔看过很多写许吉如的稿子。

说她输在没实力:5场比赛输了4场,菜就是原罪;说她输在高高在上气势凌人,败坏路人缘。

不对。

许吉如输的是姿态。

4

猜想一下。

如果许吉如能放下因为太害怕输,而导致整体走样的姿态,她会怎么样?

就像杨奇函这样。

这一期杨奇函最大的不同就是,他不怕输了。

一开场,他上场就表态自己的谦虚:

上一季我太目中无人,一来就觉得自己的能力和黄执中五五开。我觉得我怎么都能和他们(马薇薇肖骁他们)掰掰手腕。

后来我才发现我瞎了。

杨奇函“复活投票”超过许吉如:女神的崩塌与直男的逆袭

他的谦虚,指向了他赢得路人缘的真正原因:

他不再怕输,也不再怕不被人喜欢。

所以他甚至提倡:

今年争取成就许吉如当BB King 。

杨奇函“复活投票”超过许吉如:女神的崩塌与直男的逆袭

在最后被淘汰的那场比赛里,他用经济学理论阐述他的观点,酣畅淋漓。

但他也心知肚明,这样理论可能不容易被观众听进去,但他是无所畏惧地说了:

大家可能一直忘了,我是清华经管经济学本科管理学硕士。因为有人需要捍卫市场经济。我今天说的都是我想说的,我觉得没有亏。

杨奇函“复活投票”超过许吉如:女神的崩塌与直男的逆袭

他甚至早就准备好了离场感言。看得出来,他不怕输,甚至不怕不被理解,不被喜欢。

他只想为自己认为最有价值的东西发声,而正是这份真诚,反而意外地为自己赢回了尊严,赢得了满堂彩。

“路人缘”这个词太有意思了。

举个路人缘好到爆炸的例子吧:于谦。

谦儿哥路人缘好到什么地步?

大半夜给一堆色情博主的大尺度图片点赞,全网不仅没人臭骂“老色狼”,反而都在笑“于老师老当益壮”啊~

你想想看如果是他的搭档郭老师半夜干这事,还不得被全网骂死啊?

杨奇函“复活投票”超过许吉如:女神的崩塌与直男的逆袭

于老师比郭老师厉害在哪?

就厉害在一种坦诚——

郭老师横,跟你死扛也不会认输,但于老师不一样,输就输了呗。

前阵子看《十三邀》,于老师自己说:

我以前从来不开口求人。

后来想通了,我那不是觉得自己特厉害,我那就是怕。

怕自己把软肋暴露出来给人看。

现在无所谓了,露就露了,人嘛,都是吃五谷杂粮的,谁还没个阴晴圆缺的。

把许知远佩服得呀:

其实这样(敢面对自己的输)才是最舒服的。

你看,许吉如到底在怕什么。

她是怕输吗?

不只是怕输——

她怕的,是那个站在“看上去完美”反面的、狼狈的自己。

所以为了姿态好看,她在同一段话里,呈现了一种荒诞的矛盾:

既然深知杠是来之不易的,是依靠辩手自己用话一点点争取而来,为什么还没开场,一句话没说,就心安理得地接受杨奇函的馈赠呢?

难道不应该依靠自己的话去一点点争取自己应得的认同吗?

她怕,所以她拧巴。

为了姿态好看,她总是用话术包装一种滴水不露的落落大方:

比赛前,谈起语言,她认为是知识的拓展和情感的传递。

杨奇函“复活投票”超过许吉如:女神的崩塌与直男的逆袭

但实际情况是,她把语言当成一种得分的武器,在她突然大声加快语速,突然调大音量,却依然保持着职业的微笑时,我们很难被真正触动。

甚至在最后离场感言里,她也体面的打着官腔,其实你仔细品品,空无一物(如果不是为了写这篇又返回去看了几遍,我压根都记不住她到底说了些啥)。

因为大道理在没有被具体应用在某个人身上成为故事,成就传奇的时候,它只是一堆没用的华美句子,一点人情味没有,我们也很难感知。

杨奇函“复活投票”超过许吉如:女神的崩塌与直男的逆袭

淘汰时的最后的发言

为了姿态好看,她一而再再而三地接受了本不该属于她的特殊馈赠:

从杨奇函的杠,到薛兆丰的“复活卡”,再到罗振宇的“复活卡”。

一步一步,她任由恐惧支配,走到失去民心的境地。

但杨奇函相反,无惧者无畏,真诚者无敌。

这样怎么可能不赢?

杨奇函“复活投票”超过许吉如:女神的崩塌与直男的逆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杨奇函“复活投票”超过许吉如:女神的崩塌与直男的逆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