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入膏肓”的《奇葩说》对症下药后,满血复活

《奇葩说》第一季时的5000万广告收入,到了第四季已经变成了将近四个亿。

粉丝拥趸无数、赚得盆满钵满的《奇葩说》,在第五季时却遭遇了自己的“中年危机”。

老“奇葩”没状态,新“奇葩”不给力,“嘶吼式的辩论”“撒泼式的表演”让观众看得心累。

“病入膏肓”的《奇葩说》对症下药后,满血复活

不仅过多的恋爱观讨论让辩题变得油腻起来,还“后院起火”——

傅首尔和董婧的后台打骂事件让节目冲上风口浪尖,最终不得不以双双退赛来平息风波。

内外交困。

在《奇葩说》第四季和第五季之间空档的一年两个月的时间里,《中国有嘻哈》《偶像练习生》《创造101》轮番上线,它们比《奇葩说》更会“讨好年轻人”。

“病入膏肓”的《奇葩说》对症下药后,满血复活

“《奇葩说》还做不做,这是个问题。”

马东也深知《奇葩说》的病根。

“老面孔看腻了、新面孔出不来;靠打擦边球的话题难以维系;IP老化,没有新鲜内容,难以吸引更年轻的人;流量怎么变现?花式口播都看腻了,还有意思吗?新节目选择这么多干吗还要你?”

“病入膏肓”的《奇葩说》对症下药后,满血复活

在《奇葩说》第五季的宣传短片里,它把自己演绎成一个病号。

护士劝它“放弃治疗”,妈妈让它“安心去吧”,女朋友说“已有新欢”。

马东也想过见好就收,但是另一种声音告诉他,“如果这个时代的屏幕没有《奇葩说》,也未尝不是一种遗憾。”

第六季的《奇葩说》,对症下药,大有满血复活之势。

首先它扩大了海选规模,在7大城市进行了线下海选,还开辟了欧洲赛场。最终在报名的36000人里,选出了56名新“奇葩”。

这一季的新选手质量要明显好于上一季,杨奇函和许吉如的清华同门之辩,在贝尔实验室实习的留法博士程思博与詹青云的“神仙打架”,这成就了《奇葩说》节目中的辩论名场面。

“病入膏肓”的《奇葩说》对症下药后,满血复活

这一季的规则也够“狠”。

哪怕是BBking(《奇葩说》冠军),也要从零开始打辩论。

于是才有了黄执中被新“奇葩”雷哥淘汰进入待定的戏剧性场景。

而导师带队亲自下场打辩论更是让老粉们的幻想成真。

“奇葩美术馆着火,救名画还是救猫?”

李诞贡献的9分钟辩论,成为了《奇葩说》历史上的经典一幕。

“病入膏肓”的《奇葩说》对症下药后,满血复活

导师们辩得过瘾,观众们听得带劲,马东甚至笑说,“反正我们节目也挺懒的,要不就这么(导师亲自辩论)比下去吧。”

在《奇葩说》制片人牟頔看来,节目的创新来自于团队的战斗力,而这本质上是一个管理问题,不是制作问题。

牟頔正在公司内部进行一场大刀阔斧的思维认知革命,最近一年多里,她疯狂阅读哲科类和与生物学相关的书籍,在公司内部成立了创新学院,请各行各业的专家大咖来讲课,培养员工的跨学科思维。

进行了思想更新的《奇葩说》团队,已经让人开始期待第七季的新变化。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 记者 刘雨涵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病入膏肓”的《奇葩说》对症下药后,满血复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