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学过的那些课文,是长大后才能读懂的人生

岁月催人老,时光太匆匆,好似一个转身,早已物是人非。学生时代,我们曾学过很多文章,那些经典的课文也已成为一段我们不可磨灭的记忆。你还记得哪些课文呢?那时我们甚是懵懂,不明白那些文字里蕴含着怎样的感情。如今,多年过去,当年那个在语文课上懵懂的少年,也终于在长大成人之后,开始懂了文中的人生。

小时候学过的那些课文,是长大后才能读懂的人生

小时候学过的那些课文,是长大后才能读懂的人生

朱自清《背影》

这时我看见他的背影,我的眼泪很快地流下来了。我赶紧拭干了泪,怕他看见,也怕别人看见。

等他的背影混入来来往往的人里,再也找不着了,我便进来坐下,我的眼泪又来了。

唉!我不知何时再能与他相见!

年少的时候,并不知道朱自清的这声叹息是多么的沉重。

更不会明白,讲台上那个长得五大三粗的中年教师读到这里的时候为何双眼通红,热泪盈眶。

相信最初的我们,都曾自信满满地许下过“孝”的誓言,以为来日方长,我们可以从容尽孝。可是我们却忘记了时间的残酷,忘了人生的短暂,忘了生命本身有不堪一击的脆弱。

就像朱自清在《背影》里描述的,他后来最不能忘记的是父亲的背影,他以为一别后很快能再见到父亲,却不知整整过去两年,还是不得见。那种怅然伤怀,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懂得。

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子欲孝亲尚待,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事。

小时候学过的那些课文,是长大后才能读懂的人生

小时候学过的那些课文,是长大后才能读懂的人生

鲁迅《社戏》

老旦终于出台了。老旦本来是我所最怕的东西,尤其是怕他坐下了唱。这时候,看见大家也都很扫兴,才知道他们的意见是和我一致的。那老旦当初还只是踱来踱去的唱,后来竟在中间的一把交椅上坐下了。我很担心;双喜他们却就破口喃喃的骂……全船里几个人不住的吁气,其余的也打起哈欠来。

双喜终于熬不住了,说道,怕他会唱到天明还不完,还是我们走的好罢。大家立刻都赞成,和开船时候一样踊跃,三四人径奔船尾,拔了篙,点退几丈,回转船头,驾起橹,骂着老旦,又向那松柏林前进了。

月还没有落,仿佛看戏也并不很久似的,而一离赵庄,月光又显得格外的皎洁。回望戏台在灯火光中,却又如初来未到时候一般,又飘渺得像一座仙山楼阁,满被红霞罩着了。吹到耳边来的又是横笛,很悠扬;我疑心老旦已经进去了,但也不好意思说再回去看。

鲁迅说:“真的,一直到现在,我实在再没有吃到那夜似的好豆,也不再看到那夜似的好戏了。”但是读过《社戏》的人都知道:其实那夜的戏,看得叫人“打呵欠”“破口喃喃的骂”,那夜的豆,第二天吃起来也实在平常。

后来,我们终于明白,原来有样东西,你会永远记住它的好。那就是,童年。

随着年龄的增长,社会阅历的丰富,我们学会了口是心非,学会了世故圆滑,学会了装腔作势,却再也找不到最初的那份纯真,没有了真正的快乐。

《小王子》的作者安托万曾经说过:

所有的大人都曾经是小孩,虽然,只有少数的人记得。

我们整天忙忙碌碌,喧闹着,躁动着,听不到灵魂深处的声音。

时光流逝,童年远去,我们渐渐长大,岁月带走了许许多多的回忆,也消蚀了心底曾经拥有的那份童稚的纯真,我们不顾心灵桎梏,沉溺于人世浮华,专注于利益法则……

我们把自己弄丢了;我们该把自己找回来了。

人到中年以后,你会发现我们越来越喜欢怀旧。可我们真正怀恋的也许并非旧时光,而是曾经那个真诚美好的自己。

我们注定留不住童年,但是比失去童年更可怕的,是我们丢掉了童心。

小时候学过的那些课文,是长大后才能读懂的人生

小时候学过的那些课文,是长大后才能读懂的人生

王安石《游褒禅山记》

古人之观于天地、山川、草木、虫鱼、鸟兽,往往有得,以其求思之深而无不在也。夫夷以近,则游者众;险以远,则至者少。而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有志矣,不随以止也,然力不足者,亦不能至也。有志与力,而又不随以怠,至于幽暗昏惑而无物以相之,亦不能至也。然力足以至焉,于人为可讥,而在己为有悔;尽吾志也而不能至者,可以无悔矣,其孰能讥之乎?此余之所得也。

王安石在《游褒禅山记》中写道:“尽吾志也而不能至者,可以无悔矣。”

有人说,人成熟的一个重要标志是,不再相信“努力就能成功”。的确,经历的越多,越发明白,决定一个人是否成功有太多其他的因素,比如机遇,比如天分。

就连王安石这样位极人臣之辈,都无法完成梦想的蓝图,更别说这个世界平凡的大多数了。

毛姆在《月亮与六便士》里自嘲道:“我拼尽全力,过着平凡的一生。”

不出意外,大多数人的生活都将平平无奇,甚至有的人还没有走完人生历程,就已经离开这个世界。

既然如此,那么努力的意义又是什么呢?人人有梦想,通往梦想的路很长,拼命前行,就算无法到达终点,也总能离梦想更近一步。

有时候努力看似没有多大效果,但它确实如水滴石穿般影响着我们的人生。总有一天,你会发现你已经变成了自己想要成为的人。

拼尽全力,无论成功或是失败,你才不会等到人生而立,去埋怨曾经那个“本可以”的自己。

小时候学过的那些课文,是长大后才能读懂的人生

小时候学过的那些课文,是长大后才能读懂的人生

鲁迅《少年闰土》

深蓝的天空中挂着一轮金黄的圆月,下面是海边的沙地,都种着一望无际的碧绿的西瓜。其间有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项带银圈,手捏一柄钢叉,向一匹猹尽力地刺去。那猹却将身一扭,反从他的胯下逃走了。这少年便是闰土。

“他每到我家来时,总问起你,很想见你一回面”,却在见面时,“他的态度终于恭敬起来,分明的叫道:老爷!”

对于那个带着银项圈,月下刺猹的勇猛少年,为何最后会变成呆板木讷小心翼翼的中年人,我们曾经百思不得其解,甚至心生厌恶。

后来才发现,自以为是“迅哥儿”的我们,都活成了闰土。

初生牛犊不怕虎,是少年时期自我认知的骄傲。那时,我们都会以为自己无所不能,只要想做,便没有做不到。

可真正的长大,是从认识到自己的责任开始的。

就像罗曼罗兰的那句名言:“真正的英雄主义,是认清生活以后仍然热爱生活。”中年闰土养着八口人,靠着种地,靠着别人的照顾才能堪堪生存。

他难道不希望回到那个和迅哥儿漫山遍野奔跑的青葱岁月吗?只是成年人肩上的担子太重,他不敢对迅哥儿有任何的不尊敬,害怕自己的错误会带来一家人的痛苦。

这是不是像极了现在上有老下有小,在职场上谨小慎微的中年人。生活磨平了棱角,让我们变成了当年自己最讨厌的人。但是,我们却也从没有放弃属于自己的责任。

人到中年,踩着钢丝,带着枷锁,我们也许再也无法像少年人那样翩然起舞,可生活的每一步,都变得坚实而可靠。

小时候学过的那些课文,是长大后才能读懂的人生

小时候学过的那些课文,是长大后才能读懂的人生

史铁生《我与地坛》

我狠命地捶打这两条可恨的腿,喊着,“我可活什么劲儿!”

母亲扑过来抓住我的手,忍住哭声说:“咱娘儿俩在一块儿,好好儿活,好好儿活……”

可我却一直都不知道,她的病已经到了那步田地。

后来妹妹告诉我,母亲常常肝疼得整宿整宿翻来覆去地睡不了觉……

曾有记者追问史铁生:“为什么写作?”史铁生回答道:“为了活着。”

这是他那位历尽磨难的母亲,用自己的生命,给他的人生写下的注脚。有些人活着,就已经精疲力尽。

如果年少的时候有人说这句话,我们一定不屑一顾。直到看到台风天里,那个用生命守护汽车的货车司机;看过那些暴雨中,为了一单外卖,奋力狂奔的快递员;看过那位蹲在雪地里接活,一边泣不成声,一边吞咽着食物的父亲……才终于相信:世间万物,没有什么能苦过生活。能够活着,就已经是最大的幸运。

二十一岁瘫痪,四十八岁开始靠肾透析维系生命,在苦难的生活中史铁生足足支撑了59年,用一支笔点亮了短暂又璀璨的人生。崔健歌曲里的有一段歌词:“现实像个石头,精神像个蛋,石头虽然坚硬,可蛋才是生命。”

是啊,生活就像那坚硬的石头,即便无比艰难,但只要心存希望着,就有前进的方向。

小时候学过的那些课文,是长大后才能读懂的人生

小时候学过的那些课文,是长大后才能读懂的人生

辛弃疾《丑奴儿·书博山道中壁》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

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

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小时候我们总是满嘴牢骚,走得路远了会喊累,不小心摔了一跤会流泪,不开心了会憋着小嘴在父母那里寻求安慰……

而长大之后,却压根不敢再花时间来喊疼,因为每天生活都在告诉你:别抱怨,没有人会对你感同身受。

村上春树说:“你要做一个不动声色的大人了。不准情绪化,不准偷偷想念,不准回头看,去过自己另外的生活。”千万不要把自己活得像落难者,急着告诉所有人你的不幸。总有一天你会发现,酸甜苦辣要自己尝,漫漫人生要自己过,你所经历的在别人眼里都是故事。

一个人的成熟,就是一个把情绪调整静音的过程。你要努力强大起来,然后独当一面。

小时候学过的那些课文,是长大后才能读懂的人生

年少不知文中意,再读已是文中人。

时光,不再是少年锦时。我们,也不再懵懂无知。

课本,即便在岁月中泛黄,却会一次次为我们还原出人生最本真的模样。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小时候学过的那些课文,是长大后才能读懂的人生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