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潮第一人”专访:人人都说抽象话,无人再识孙笑川

随着越来越多中国创造登上国际时装周

刚刚过去的2018年也被称为“国潮元年”

我们也找到了“国潮第一人”

孙笑川进行了独家采访

“国潮第一人”专访:人人都说抽象话,无人再识孙笑川

Supreme、Balenciaga、Gucci ...

在中国野生潮流圈内

每一个潮人的社交群里

都曾传播过

被p上众多潮流品牌型录的孙笑川

“国潮第一人”专访:人人都说抽象话,无人再识孙笑川

“国潮第一人”专访:人人都说抽象话,无人再识孙笑川

“上身”过的潮牌比任一个业界KOL都多

孙笑川被动成为潮流圈的代表形象之一

他也顺势自创了服饰品牌NMSL

“国潮第一人”专访:人人都说抽象话,无人再识孙笑川

NMSL Season4

网恋BISS

“国潮第一人”专访:人人都说抽象话,无人再识孙笑川

NMSL Season3

自闭宇宙

“国潮第一人”专访:人人都说抽象话,无人再识孙笑川

潮流圈内人士总是和说唱圈关系密切

孙笑川也不例外

“国潮第一人”专访:人人都说抽象话,无人再识孙笑川

他的直播片段被网友当做素材

剪成各种鬼畜rap抽象圣经

从而有了“成都地下说唱皇帝”的称号

他成立了音乐厂牌NMSL

旗下已结集了十几位新生代说唱歌手

“国潮第一人”专访:人人都说抽象话,无人再识孙笑川

NMSLmusic巡演海报

“国潮第一人”专访:人人都说抽象话,无人再识孙笑川

“国潮第一人”专访:人人都说抽象话,无人再识孙笑川

“是不是你干的,故意没上海报,等着当彩蛋?”

《Q》是创办于英国的权威音乐杂志,Q音乐奖是英国最权威、认知度最高的音乐奖项之一。《Q》中文版在1月6日举行了“Q China 2018年度音乐盛典”,主办方在距离颁奖礼仅剩两天之时突然发微博“官宣”:“2018年最清醒的人@带带大师兄 将以成都土著的‘东道主身份’ 出席典礼。”

在晚会上,“年度最佳网络表现”奖颁给了快手第一rapper giao哥,颁奖嘉宾正是“成都地下说唱皇帝”孙笑川。

“国潮第一人”专访:人人都说抽象话,无人再识孙笑川

随后孙笑川还在微博上透露也许会和giao哥合作发单曲,“进军”嘻哈圈;三天后NMSL厂牌的说唱巡演,他本人也会去现场臊皮。

“国潮第一人”专访:人人都说抽象话,无人再识孙笑川

漫展、商演、微博峰会...即使近半年来参加了无数商业活动,孙笑川依然不觉得自己是个“带明星”。他依然住在老家新津,一个四川省内的小城市;编辑你诺联系上孙笑川商量采访事宜的时候,他正在陪母亲买菜。他比任何人都更清楚地了解:

人们关心的并不是带带大师兄——孙笑川本身。

“国潮第一人”专访:人人都说抽象话,无人再识孙笑川

“国潮第一人”专访:人人都说抽象话,无人再识孙笑川

“国潮第一人”专访:人人都说抽象话,无人再识孙笑川

或许你曾听过“小伙千里送 ,最后在机场被网恋女友骗走八千块的新闻”

“国潮第一人”专访:人人都说抽象话,无人再识孙笑川

当时的孙笑川直播时总是被网友怼“开播一张死马脸,节目效果全靠嘴臭”。

“国潮第一人”专访:人人都说抽象话,无人再识孙笑川

嘴臭 = 骂人,嘴臭一时爽,一直嘴臭一直爽。

在狗粉丝文化里,嘴臭以抽象语言体系为基础,骂的越狠,就显得越聪明有趣。

“国潮第一人”专访:人人都说抽象话,无人再识孙笑川

抽象语言常用语法:

“安排”“龙鸣”“哈批”“小改改”,来自四川方言

把“有一点点厉害”说成“有一丶丶厉害”这是90后青春期流行过的火星文

“国潮第一人”专访:人人都说抽象话,无人再识孙笑川

他们一开始用马的Emoji代替“妈”,接着找到了更多可用表情符号代替的汉字,这是网络与现实的界限越来越模糊的体现。

“国潮第一人”专访:人人都说抽象话,无人再识孙笑川

在赛博网络一步步入侵现实世界的今天,那些话题中心的人,比如你滴寒王,比如章口就莱,总会逐渐被浓缩成一个个段子,一张张表情包。狗粉丝进化地更加究极,演化出了无数个emoji组成的抽象圣经。

“国潮第一人”专访:人人都说抽象话,无人再识孙笑川

“国潮第一人”专访:人人都说抽象话,无人再识孙笑川

“国潮第一人”专访:人人都说抽象话,无人再识孙笑川

NMSL出品的孙笑川“墓碑”手机壳

越自黑越火,越玩梗越受欢迎。

“狗粉丝”亚文化的本质,有一个专业词可以形容,叫「网络迷因」(meme)。就如同孙笑川在接受采访中举出的例子:“李毅贴吧现在还和李毅本人有关系吗?”一样,这场网络狂欢发展至此,已经和孙笑川本人没什么关系了。

“国潮第一人”专访:人人都说抽象话,无人再识孙笑川

黑粉拥有全网最强的造梗能力,但造出的梗已不是纯粹发泄对攻击对象的恶意了。人均拿别人的段子抖自己的机灵,使用emoji组成的语句对上暗号,确认彼此的归属感。抽象语言是成了沟通的一种媒介,用来增进彼此感情。

“国潮第一人”专访:人人都说抽象话,无人再识孙笑川

也许根本就没有孙笑川,

又或者人人都是孙笑川

随着抽象文化的不断发展,“狗粉丝”也演变出不同的分支,有的像追爱豆的真爱粉一样,闭眼吹出一段段“彩虹屁”,表面应援,实则捧杀,还要把孙笑川投票投进“亚洲最美的100张面孔”。

“国潮第一人”专访:人人都说抽象话,无人再识孙笑川

有的一条路黑到底,变着法从各种刁钻角度发明新的嘴臭姿势。

当孙笑川发微博说自己感冒了在吃药

热评第一的画风是:

“国潮第一人”专访:人人都说抽象话,无人再识孙笑川

局外人看狗粉丝觉得很有意思,天天骂孙笑川,最后还为其买单。

“国潮第一人”专访:人人都说抽象话,无人再识孙笑川

比如NMSL的网店,中差评很多,但大多都无关货品本身的质量,理由只有一个:

“可以好评,但没必要。”

“国潮第一人”专访:人人都说抽象话,无人再识孙笑川

“国潮第一人”专访:人人都说抽象话,无人再识孙笑川

新人很难真正融入这个群体,因为狗粉丝和其他任何亚文化圈子一样,有极强的排外性,偏激一点叫“优越感”。

如同玩潮很多年的老司机,看不惯抖音快手上那些只会潮牌logo满身堆的所谓“潮人”一样,即使在对潮流不敏感的人看来,这两者没有什么差别——资深狗粉也认为新司机都是哈批。

“国潮第一人”专访:人人都说抽象话,无人再识孙笑川

在潮流圈鄙视链中,资深玩家唾弃“跟风狗”不够热爱街头;在抽象文化中,资深狗粉也让凑热闹的铁憨憨搞快点爬,怀念抽象文化还很小众的日子。

“国潮第一人”专访:人人都说抽象话,无人再识孙笑川

在一个网络梗的生命周期理论中,一个新梗从出现,到快速蹿红网络,再到后知后觉的人知道了梗,并开始拙劣的重复和模仿之后,这个梗就将很快变的无聊和烦人。孙笑川也非常明白这一点。他说希望自己能快点离开舆论的中心,以后安安静静生活,就是开一间奶茶店也好。

“国潮第一人”专访:人人都说抽象话,无人再识孙笑川

图源:@浴中奇思

李毅贴吧作为上古时期的网络梗,早已走过了生命周期的每一个环节,但在已经历过一轮网络亚文化从诞生到没落的毅丝看来,这只是毅种循环罢了:

“自甘堕落者向下沉沦,奋起努力者保留希望。过去的贴吧与现在的直播没有区别,在情绪的垃圾场我们仅仅是打个照面,然后分道扬镳。”

“国潮第一人”专访:人人都说抽象话,无人再识孙笑川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国潮第一人”专访:人人都说抽象话,无人再识孙笑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