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幂李易峰等卷入欺诈式“造富”,欢瑞世纪4年财务造假被罚452万

杨幂李易峰等卷入欺诈式“造富”,欢瑞世纪4年财务造假被罚452万

历时逾两年调查,欢瑞世纪(000892. SZ)财务造假终被坐实,被证监会顶格处罚。

四宗罪 所涉金额过亿

2017年7月,欢瑞世纪发布公告称,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全球财说》先来简单梳理下。

一切源于欢瑞世纪的借壳之路。2016年年底,欢瑞世纪以30亿元的估值借壳星美联合上市。

为顺利借壳,从2013年开始连续四年,欢瑞影视(欢瑞世纪(东阳)影视传媒有限公司,原名欢瑞世纪影视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欢瑞影视)未能提供真实、准确、完整的相关财务数据,导致公司公开披露的重大资产重组文件存在虚假记载及重大遗漏。

2013年-2014年,欢瑞影视在《古剑奇谭》《微时代之恋》《少年四大名捕》的相关销售合同生效之前,提前确认版权转让营业收入合计9729.06万元,被认定为提前确认收入虚增营业收入。

2014年,欢瑞影视推迟计提应收款项坏账准备,造成 2013年少计提坏账准备 5.2万元,2014年少计提坏账准备20.8万元,2015年少计提坏账准备234万元。

2015年-2016年,欢瑞世纪虚构收回了上海轩叙应收账款合计2550万元,该笔款项并非由上海轩叙支付,实际来源于时任欢瑞世纪董事长陈援以及时任欢瑞世纪总经理钟君艳二人实际控制的公司。

因为虚构收回应收账款,欢瑞世纪2015年年报少计提坏账准备425万元,2016年半年报少计提坏账准备467.5万元。

2013年-2016年间,欢瑞影视未披露关联方占用资金的关联交易达7400万元。

综上所述,欢瑞世纪的业绩造假主要来自四个方面:

提前确认收入虚增营业收入、虚构收回应收款项少计提坏账准备、推迟计提应收款项坏账准备、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占用欢瑞影视资金。

所涉及金额已超过1亿元。为了满足上市公司三年盈利的要求,欢瑞世纪选择造假的方式来粉饰业绩,终自食苦果。

杨幂李易峰等人卷入其中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场“造富盛宴”中,杨幂和李易峰均参与其中。

在上文中所提及的公司“上海轩叙”,便是杨幂曾持股的公司。

据企查查信息显示,上海轩叙文化交流中心(普通合伙)原名上海嘉行文化交流中心(普通合伙)。

2015年9月至2016年11月间,杨幂持有该公司30%股份,另外张云龙持10%股份、王骁持10%股份。上述三位艺人均于2016年11月退出。

还有一位艺人值得注意。

上文中曾提及高达7400万元的关联交易,据悉,造成上述关联事项的原因在于,欢瑞文化通过利用合作拍摄电视剧《铁血黑金》项目,从2013年3月至2017年2月累计占用欢瑞影视资金1200万元。钟君艳及欢瑞文化利用向旗下艺人李某某借款事项,从2015年6月至2017年3月占用欢瑞影视资金1800万元。

艺人“李某某”亦多次出现于行政处罚书中,即李易峰。

欢瑞世纪公告曾显示,李易峰曾在2015年2月份向影视公司借1800万,用于购置房产,李易峰已于2017年向影视公司归还了这笔借款。

截至9月30日,欢瑞世纪第一大股东为欢瑞联合(天津)资产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比例为10.87%。

据企查查信息显示,李易峰持有欢瑞联合(天津)资产管理合伙企业1%股权。

因《古剑奇谭》而名声鹊起的李易峰,着实受益匪浅。

当然,欢瑞世纪也曾为除李易峰外的杜淳、贾乃亮、何晟铭等明星股东,带来了财富上的提升。

2011年至2014年间,为捆绑艺人,欢瑞世纪实施了多次股权激励。

按欢瑞世纪上市的股价计算,何晟铭、杜淳等人从中获益超过23倍,李易峰、贾乃亮也获益超过10倍以上。

杨幂李易峰等卷入欺诈式“造富”,欢瑞世纪4年财务造假被罚452万

业绩一地鸡毛 股价不降反升

借壳之时,欢瑞世纪曾交出过完美业绩。四年之后,时过境迁,被挤干水份的欢瑞世纪,可以说只剩一地鸡毛。

最新三季报显示,欢瑞世纪实现营业收入1.37亿元,同比下降73.94%,实现归属净利润566.85万元,同比下降96.72%。

而第三季度单季,其归属净利润则为-1258.07万元,处于亏损状态。

据Wind数据显示,在同行业的30家企业中,欢瑞世纪不论是营业收入或是净利润,都处于行业中下水平。

即便拥有当红流量杨紫,也无法拯救其不断下滑的业绩。

先后经历杨幂自立门户、杨洋随副总裁贾士凯离开、李易峰解约的欢瑞世纪,又沦为监管处罚对象,未来变数颇多。

若目前大红的杨紫,也选择解约,对欢瑞世纪将会是致命打击。值得注意的是,今年大红的杨紫新剧《亲爱的热爱的》出品方也早已不是欢瑞,而是华策。

值得注意的是,欢瑞世纪的现金流亦愈发紧绷,2017年及2018年连续两年为负,2018年更是达到-6.49亿元,较同期下降50.05%。

截至9月30日,欢瑞世纪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8776.23万元,未能得到改善。

业绩造假、资金链紧绷、行业政策趋紧、IP储备不足、流量明星流失等诸多问题缠身,欢瑞世纪能否成功度过危机,目前还无法定论。

除了上述这些,让欢瑞世纪头疼的还有股价。其股价较2015年的高点跌去近八成,市值从234亿跌到了51亿元。

但是,自7月29日欢瑞世纪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重庆监管局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后,其股价还迎来一个小高潮。

7月26日,欢瑞世纪股价收于3.84元/股,而至11月4日已涨至5.26元/股,涨幅达36.98%。

就在证监会处罚下发当日,欢瑞世纪股吧里还曾出现“散户坚持不卖,股价就不会大跌”的帖子。上市企业造假成本过低,即便顶格处罚,较于其套现所获财富犹如九牛一毛。

截至11月7日收盘,欢瑞世纪报收5.31元/股,涨幅为2.9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杨幂李易峰等卷入欺诈式“造富”,欢瑞世纪4年财务造假被罚452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