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量子波动速读调查,被骗家长中有硕士

最近,一段所谓“量子波动速读”的视频火了。视频中,满屋子稚气未脱的小学生正快速翻书——他们需要在规定时间内阅读完一本书籍并复述大概内容。凭一个普通成年人的阅读经验,这种速度,哪怕是看漫画也看不出个大概。

然而,举办这个比赛的培训机构打出了“量子波动速读”的噱头,号称孩子用此法可在5分钟内看完一本10万字的书籍,并能把内容完整复述,闭着眼也能和书发生感应。

社交平台上,因为这样一个反智的“读书比赛”,评论内容充满了欢乐,有人说,“我数钱都没孩子们翻书快”,还有人说,“看没看进去不知道,凉快是肯定的”。

被众人群嘲的培训机构位于江苏盐城市,是北京一家名为“心智通全脑开发”培训机构的分校。舆论发酵后,该机构北京总部接受媒体采访时极力撇清关系:宣传内容是分校自行制定。

中国新闻周刊实地走访北京多家号称“全脑开发”的教育培训机构,发现许多门店的工作人员至今仍坚称“一分钟看一万字是真实的”“蒙眼透视、感应书籍内容是存在的”。

“你没见过,不代表不存在”

10月17日下午6点半,位于北京西城区某大厦的一家全脑教育培训机构“左思右想”坐满了家长。不大的培训中心过道上,充斥着课间休息的孩子们奔跑嬉闹的嘈杂声。

人民日报:量子波动速读调查,被骗家长中有硕士

图/课间,孩子在培训中心的过道上打闹,家长在旁边等待放学 庄梦蕾 摄

机构墙上挂着的师资介绍显示,左思右想的老师有“《最强大脑》第二季人气选手”“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全国著名语文教学专家”,但含糊学术背景的老师占大多数。

2016年底,“左思右想”创始人刘战锋在央视一档名为《超越》的栏目中亮相,讲述全脑开发的“神奇功效”。据他介绍,“共振共鸣”是人脑的最高阶机能,可以达到“心灵感应”和“透视”的效果。

“一篇200字的文章,我们能让孩子从头到尾读四遍,一字不错地背下来。”

“三秒钟看一页书,能完全理解并复述,像这样(一指半厚)一本书,孩子十分钟就看完。”

“在孩子戴着眼罩的情况下,你在他眼前打开书,他可以读给你听……”

“有这么神奇么?”“确实这么神奇。”左思右想的一名工作人员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建校5年来,左思右想有30%的孩子习得了宣传中描述的“蒙眼透视”。

人民日报:量子波动速读调查,被骗家长中有硕士

图/左思右想课程介绍 王毅璇 摄

察觉中国新闻周刊质疑,工作人员似乎早有准备:“人的大脑和左脑之间有个松果体,松果体具有‘眼’的功能,俗称佛教中的第三只眼。”并辩称,“咱们做教育的不是迷信,都是用科学理论去培养孩子。”

“应试教育30%靠理解,70%靠记忆,您读5本书的时间别人才读了1本,知识的摄取量是不一样的。”工作人员不断用有违常识的数字,来刺激中国新闻周刊“带孩子来参加试听课程”。

左思右想回龙观门店的马老师则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一分钟看一万字确实是存在的。我们这边小学五年级左右的大孩子,少则一分钟六千字,有的甚至能达到一分钟看一万八千个字。”马老师对中国新闻周刊的质疑不以为然:“不能您没见过,就说不存在,对吧?”

另一家全脑教育机构、号称全球有700多家旗舰分校的“引领右脑”在全脑教育领域也颇有名气。一位自称“引领右脑”全脑培训门店负责人的朱老师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蒙眼识字并不虚假,“我亲眼见我闺女能够做到,但每次做完(蒙眼识字)会很累,所以我不要求她经常做。”

这位朱老师还表示,针对小学高年级孩子的阅读训练,一分钟读两千字是起步,“主要依靠脑成像功能,但我们不承诺能够通过此类训练提高孩子成绩。”

当中国新闻周刊询问自己能否通过训练获得一目十行、四遍成诵、蒙眼透视的能力时,不同培训机构的工作人员一致表示,只有具备开发潜力的人,才有资格接受培训。“5-14岁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才能开发,过了这个年龄段,您想来学我也是不收的。”

“双硕士学历家长都被骗”

实际上,“全脑开发”的骗局并非新鲜事。早在2017年,此类培训机构的领头羊“脑立方”,由于涉及虚假宣传、消费纠纷等法律问题,被管理部门勒令关停。

曾参加过“脑立方”家长培训课程的游女士认为,先给家长“洗脑”是此类培训能够存续的重要原因。“先给家长开一个四天三夜的封闭式培训,军事化管理,宣扬‘救赎’、团队合作,不得中途离开。不断有家长被导师训哭,要多邪乎有多邪乎。”

游女士表示,“脑立方”被取缔之后,许多门店换了个名字,继续从事“全脑培训”,依然延续“脑立方”的招生模式和上课内容。一套课程下来两三万是普遍价位。

此番,“量子波动速读比赛”的视频一出,许多人觉得好笑之余,不免好奇,到底什么样的家长,能够花几万块送孩子去上这样的“忽悠班”?有网友吐槽道:为什么那么蠢的人那么有钱,聪明的我却那么穷?

但游女士不认可受骗家长“蠢”的说法。她表示,就她参加过的家长课程而言,其中不乏高学历,比如博士、双硕士家长。“只能说这些机构的洗脑能力实在太厉害了。”

10月17日,中国新闻中国周刊在“左思右想”里遇到了多位对“全脑开发”甚至某些“超能力”深信不疑的家长。一位孩子刚上一年级的母亲认为,孩子能“蒙眼识字”是因为人存在第六感,越早开发越有可能获得这种能力,她很后悔没早点带孩子来。

一位三年级孩子的妈妈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她孩子在“左思右想”测试专注力的入学考试中只得了7分,课程结束后达到了80多分,但她并不清楚老师给孩子测试了什么,“不让看。”

“左思右想”上的大多数课程,家长也不能旁听,只能通过课后与老师的沟通了解上课内容。而机构也会定期以讲座形式向家长灌输“全脑开发”的理念,让家长对此愈发深信不疑。

人民日报:量子波动速读调查,被骗家长中有硕士

图/左思右想授课教室 庄梦蕾 摄

还有家长向中国新闻周刊透露,机构老师告诉她,自己孩子比一般的孩子多动、注意力不集中,原因在于是剖腹产生下的。她因此感觉对孩子有亏欠,没多想就购买了全脑培训机构的注意力课程,60课时3万多,还是“团购价”。她打算让孩子接受六年的全脑培训。

但实际上,家长们稍一回忆便发觉,孩子们在学校的成绩并无明显提高,在培训中心的“考试成绩”却是“质的飞跃”。

前些年,“脑立方”多地校区由于资金链断裂、法律纠纷等问题大规模关闭之后,不少维权家长接受了媒体采访。其中,新京报采访过的一位医学博士王豫(化名)表示,此前她也怀疑过“无字天书、超感心像力、超感创作力”等课程的真实性,但当自己儿子能够准确“感应”到放在身后的方块的色彩时,她震惊之余,当场交了17800元,给儿子报了“超感心像力”课程。

学校倒闭后,她第一次问儿子这个困扰她已久的问题:“蒙眼识色你是怎么知道的?”她儿子回答:“都是蒙的。”

“弄虚作假”

种种迹象表明,“左思右想”“引领右脑”之类的全脑开发培训机构,与此前饱受争议的“脑立方”模式一脉相承。

企查查显示,“左思右想”去年12月份曾被北京工商行政管理局昌平分局处以行政处罚。原因为“发布以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内容欺骗、误导消费者的其他情形的虚假广告”;今年9月18日,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原因是“公示企业信息隐瞒真实情况、弄虚作假”。

人民日报:量子波动速读调查,被骗家长中有硕士

图/企查查官网显示左思右想曾接受行政处罚,经营异常

对此,“左思右想”回龙观分校的马老师表示不清楚,目前仍正常开课。“可能只是罚款。”手机上的智能软件显示,这位马老师的电话,被多人标记为“骚扰电话”。

上述提到的另一家规模较大的培训机构“引领右脑”同样存在经营异常的问题。据企查查显示的该公司经营范围,明确写明“不含办班、培训”,但各门店主要业务就是招收学生。

公开资料显示,引领右脑县城总代理加盟费用为16.8万元,附赠“营销团队线下指导招生”“后期无限量培训讲师”“物资免费配送”“半价考取国家师资证书” 等服务。

与左思右想一样,引领右脑对讲师学历和专业的要求不高,其官网的招聘信息显示,长沙校区全脑开发讲师招聘“不限”学历。该机构一位常姓老师表示,引领右是全脑潜能开发师资格证考试的授权单位,5天培训+教材+证书全国统一价3980元,该资格证由全国职业人才认证管理中心权威认证,全国通用,官网可查。

常老师还介绍道,“引领右脑”有主办或协办国际化脑力竞技赛事、与北京大学有研究合作等“硬实力”。但究竟是和北大哪个学院合作,常老师表示这“属于新课题开发”后便不再回复。

10月17日,中国新闻周刊向人社部职业技能鉴定中心求证全脑潜能开发师资格证,工作人员表示不清楚该证。引领右脑提供的证书查询网站官网显示,此网站为民间联合发起的认证网站。

福建天衡联合律师事务所律师童文星直言,这些机构的虚假宣传,已经涉嫌诈骗犯罪。但此前,“脑立方”在质疑声中倒下后,监管部门曾无奈表示,这种“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课程培训,由于效果难以量化,一般只能以宣传问题惩处,难以认定诈骗。

另一方面,北京师范大学认知神经科学与学习国家重点实验室教授、儿童青少年脑智研究中心主任陶沙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脑开发的科学研究及转化应用还处在初步阶段,因此在市场上存在很大的灰色空间。“脑开发市场的完善和规范,需要国家的监管、消费者科学素养、从业人员素质水平等多方面的提升。”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人民日报:量子波动速读调查,被骗家长中有硕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