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郁钧剑:金钟奖落户成都对建设“国际音乐之都”注入活力和动力

著名歌唱家郁钧剑担任本届金钟奖开幕式音乐会的总导演,10月18日上午,郁钧剑出现在彩排现场,和执行导演肖鹰一起,认真打磨音乐会的一些细节。郁钧剑直言,金钟奖在成都举办有助于提升成都城市文化水准。

专访郁钧剑:金钟奖落户成都对建设“国际音乐之都”注入活力和动力

作为成都大学中国-东盟艺术学院院长,郁钧剑曾多次来成都,他直言和成都有缘分,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郁钧剑说起了成都话,“成都的观众你们好,我是郁钧剑。”郁钧剑表示,“成都这座城市我非常喜欢,我从小长在桂林,桂林话和成都话非常像,我在总政歌舞团工作的时候有个特别好的朋友是成都人,所以我们俩,经常他说成都话,我说桂林话,慢慢我的桂林话也带成都口音了,他的成都话也带桂林口音了,所以现在我说几句成都话还是可以的。”

郁钧剑对成都有深厚的感情,他说,“我很喜欢成都,也唱过成都,《我走后的成都还在下雨吗》里很多词也是我写的,我对这座城市有很深的感情。”

专访郁钧剑:金钟奖落户成都对建设“国际音乐之都”注入活力和动力

提起第十二届中国音乐金钟奖开幕式音乐会,郁钧剑直言,“至少是十二届金钟奖以来最隆重的一次,而且至少是能在中国音乐史上留下一笔的状态,这次云集了小提琴演奏界和二胡演奏界顶级的艺术家,不光是上台的,在评委里面中国最好的都来了。两个乐队的指挥家,也是中国顶尖的指挥家之一,还有演唱家:雷佳、阎维文、廖昌永、殷秀梅、张也、吕继宏,也是顶尖的演唱家,这场音乐会亮点颇多。应该是在中国音乐史上的一次盛会,是值得记载的一次盛会。”

郁钧剑也提起开幕音乐会中的成都元素,“把大家耳熟能详的《成都》改编成了管弦乐,还有《船工号子》,五个男高音领唱,有吕宏伟,他是成都人,将带领20位四川的男高音演绎《船工号子》,预示着年轻的歌唱家长江后浪推前浪,层出不穷。”

郁钧剑表示,这次金钟奖落户成都,对于建设“国际音乐之都”的成都而言,影响非常大,至少是注入了活力和动力。

接受采访时,郁钧剑还提出对让经典作品流传下来的看法,他表示,“所有成为经典的作品都是通过不同时代的艺术家不断地进行反复演绎,甚至通过不同的形式去演绎,它才能成为经典,比如说《白毛女》《红色娘子军》都有小说、芭蕾舞,有人不断地去演绎。有这样的好作品,比如说《成都》,今后通过不同形式表现它,有可能成为经典作品。这是需要音乐人不断去努力做的事情。”

红星新闻记者 张世豪 任宏伟 摄影 张士博

编辑 龚锐

专访郁钧剑:金钟奖落户成都对建设“国际音乐之都”注入活力和动力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专访郁钧剑:金钟奖落户成都对建设“国际音乐之都”注入活力和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