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星评论|外卖禁入小区:看似安全问题 实为管理问题

近日,成都一小区在大门处贴出禁止外卖进入小区的公告,引发争议。

红星评论|外卖禁入小区:看似安全问题 实为管理问题

↑小区门口贴出外卖人员禁入公告

各说各有理。赞同的认为安全第一,反对的认为不能进门的外卖还有什么意义。

小区物业公司则给出了两个切实理由,一是小区住户有不少老年人,希望安静;二是此举已经“全体”业主同意。

但是,这个“全体”中并不包括租客。

红星评论|外卖禁入小区:看似安全问题 实为管理问题

↑小区住户出门取外卖

如果说“安全”完全是一个放得上台面的理由,然而,小区物业公司给出的两条理由则恰恰站不住脚。

小区是老年人的,也是年轻人的,是业主的,也是租客的。特别是怎么可以因为租客不拥有房屋产权,就不能对小区规约制定发表意见?即便租客不属于业主,但可以向房东即业主表达反对诉求。根据2017年统计资料,目前,我国约有1.6亿人在城市租房居住,其中主要是外来务工人员、新就业大学生等。这是一个对城市贡献很大的群体,是城市的活力所在。从某种角度说,善待他们,就是善待城市。而且,就常识而言,当房东租出房屋,实际上也就让渡了附着于房屋的部分权利,比如自由进出小区的权利,使用小区公共设施的权利,以及参与小区规约制定的权利。但凡他们手里拿着租约一天,他们一天就是小区的主人。

的确,外卖人员进入小区会带来一些不确定因素,但同时也为居民带来诸多便利。实际上,外卖员与其他送货上门的服务人员并没有什么不同,区别只在于外卖员上门更加频繁而已。所以大可不必视其为洪水猛兽,这是细加管理完全可以解决的问题。去年,美团外卖就上线了一款叫做“小区守卫”的小程序,可以通过技术手段解决外卖配送员进出社区时的身份核验、出入时间管理、轨迹追踪等问题。

红星评论|外卖禁入小区:看似安全问题 实为管理问题

↑外卖小哥等待客户取餐

其实,小区禁入外卖这个事情不仅仅发生在成都,近几年来,全国许多城市都曾发生,已经成为外卖行业的一大困扰。表面看这是一个安全问题,实际上是城市管理转型升级问题。我们常常说城市的精细化管理,所谓精细化就体现在这些细节。

9月29日,“中国外卖消费达1952亿元”登上微博热搜榜第一名,据易观日前发布的《互联网餐饮外卖行业数字化分析》,2019年第3季度中国餐饮外卖市场整体交易规模预计将达1952.9亿元。也就是说,国人在三个月之中叫了近2000亿元的外卖,每天超20亿元。这无疑是新零售大生态的一抹亮光。而服务学生的校园外卖、服务白领的商务外卖与服务家庭的社区外卖,则在外卖市场中三分天下。随着消费新业态新模式的快速发展,随着市民消费习惯、消费行为的改变,城市管理的转型升级理应加快步伐。

红星评论|外卖禁入小区:看似安全问题 实为管理问题

可以理解物业以及一些街道社区出于安全的考虑而制定外卖“禁令”的做法,但无论是从营造和谐社区的角度,还是从培育消费的角度,都应该在“一禁了之”之外拿出更好的方案。毕竟,安全的生活环境很重要,对生活的享受也很重要。

红星新闻评论员 拂了去

编辑 周霖

红星评论|外卖禁入小区:看似安全问题 实为管理问题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红星评论|外卖禁入小区:看似安全问题 实为管理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