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将禁止未婚性行为:为何只有合法夫妇的“性经验”才能见光?

印尼将禁止未婚性行为:为何只有合法夫妇的“性经验”才能见光?

有媒体报道,今年9月底,印尼将对新版刑法修改草案进行表决,草案中将“未婚同居”、“婚外性行为”等纳入违法行为。草案中规定,有婚外性行为者将被处以最高一年监禁。在印尼,“婚外性行为”除却可指已婚人士与配偶之外的人发生性关系,还可指未婚人士之间的性行为,这意味在印尼所有的“未婚性行为”将被禁止。此外,该草案还将“未婚同居”视为违法行为。

就事论事,对于这样的“草案”,让人感到有些不可思议。从某种意义上讲,对于“未婚性行为”来讲,在全球范围内的多数国家,都已经“默许”(即便道德上不提倡,不鼓励)。所以,对于印尼新法中的“草案”,总还是会触发舆论的争议。

坦白讲,对于性,人们一般都保持缄默,唯独有生育能力的合法夫妇才是“立法者”。他(她)们是大家的榜样,强调规范和了解真相,并且在遵守保密原则的同时,享有发言权。说到底,他(她)们的性行为是相对秩序化的,并且还被保护的。

当然,我们也知道,上自社会,下至每家每户,“性活动”只存在于夫妇的卧室,它既实用,又丰富。除此之外,都好像“并不合规”。于此,性行为本身,就被“圈定”起来。尤其,在道德上,一直处于较为高压的状态。即便,如国内的同居,早已被接受,但是,依然会成为不少女性的“婚恋负资产”。

所以,本质上讲,“未婚性行为”一直是不被认可的。起码,没有进入生活的主流序列。于此,很多人会用“私生活混乱”等隐晦的言语,对“未婚性行为者”进行标定。事实上,绝大多数国家,法理上可能宽松,但是,道德上依旧很逼仄。

于此,个体的“性行为意愿”,就显得不那么自由。甚至,普遍来看,人们的“性生活”已被挟持和序列化。就如,印尼草案来而言,显然,作为两情相悦的年轻人,只有“领证”后,才能毫无顾忌地发生关系,否则,不仅算狼狈为奸,还可能锒铛入狱。而这些细枝末节的变化,似乎更值得我们去厘清。

米歇尔·福柯说:“现代社会的特点不是把性隐藏起来,而是强调性是“秘密”的同时,热衷一直谈性”。就好像,一个整天儒服或西装的谦谦君子,只能在晚间躲进被窝里看“爱情动作片”一样,让人感到有些不自在。

但是,现在我们所处的道德环境下,依然不宽松,男性公开谈性,会被认为下流,女性公开谈性,会被认为放荡。所以,只有回到闺房内,才能进行反扑式的畅快释放。当然,这里并不是强调“性行为”要公开化,还是强调“性认知”要公开化。

就是,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能在“自我认知”和“性认知”之间有弥合,而非,对于“性认知”有渴望,却又不敢涉足,甚至,不敢公开地表达自己的“性渴求”。并且,这对于女性客体化的社会,更为迫切需要改变。因为,只有“性认知”平权化,才能保证女性从“睡和被睡”中剔除受害者心理。

当然,从性经济学中看,出于社会学的原因,性被社会所压制,并被个人所压抑。因为,按照教会的说法,是出于从地狱获得拯救的缘故;神秘的道德哲学说,这是人的永恒伦理道德的天性的直接结果;弗洛伊德的文明哲学认为,这是为“文化”的利益。

然而,令人不解的是,儿童的性行为和成年人的性行为,怎么可能影响煤气站的建立和飞机的制造。显而易见,要求压制和压制性活动的并不是文化活动本身,而只是这种活动的目前形式。如果能消除儿童和成人可怕的灾难,人们愿意牺牲这些形式。

所以,未成年的性行为,被道德打压的力度更大。因为,确实存在不少危害性。比如少女流产的激增,这似乎已经成为全球性的问题。但是,这里面的问题,绝大多数情况下,被含混不清的错误处置。因为,明明是性教育的不彻底,却认为是道德秩序本身出现问题。所以,很多事情,就变得越来越面目全非。

当然,性禁锢,也大大改变,在经济上受压迫的人的性格结构,以至他(她)们的行动,感情和思想都违背他(她)们的物质利益。这应该比较容易理解,就比如世俗的婚姻制度,除却“结婚证”,更为重要的是各种风俗礼节。

因为,在不少地域,还存在沉重的“礼金”风俗,就是男方家要给女方家足够的物质补偿。这里面,有两个重要的体现,一个是女性“外人化”的结构性认知,就是娘家人根本性的认为,女儿就是外人,所以“抚养费”还是要索要一些。

另外,作为“性资源”的交换,也就是女性客体化,也是要被补偿的。总之,即便风俗很体面,但背地里所包含的问题还是很赤裸。所以,婚前“性禁锢”,本质上,还是为保护女性。甚至,有不少地域,即便领证,在没有操办婚礼的情况下,也是不能同房的,因为,在他(她)看来,风俗的秩序中,更有安全感,起码“性活动”被秩序化。因此,回到社会之中,无论是法理的,还是道德的,只有,合法夫妇的“性经验”才可以见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印尼将禁止未婚性行为:为何只有合法夫妇的“性经验”才能见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