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部分女人,都喜欢身上有这两种特征的男人!

大部分女人,都喜欢身上有这两种特征的男人!

对于有着双眼皮和翘鼻子的男人,90%的女人很容易就会产生好感,朱嘉仪也不例外。

因为这两个特征,总是令她回想起高中时曾经养过的一只宠物狗。

.

身旁仍在传来轻微的鼻息声。

朱嘉仪转头一看,惊讶的发现,这个和自己睡了一夜的男人非常年轻,看上去顶多也就二十出头,皮肤好像比自己还要光滑。

大概是嫌枕头太矮不太舒服,他的右掌插进了脑袋和枕头之间,就像襁褓中的婴儿那样,脸颊贴在自己的手背上,睡姿要多可爱有多可爱。

朱嘉仪忍不住多看了几眼,越看越觉得这男人——不,应该叫“男孩”才对——

实在是又帅又萌,五官轮廓是她最喜欢的那种类型,高高的鼻梁分外挺拔,而且睫毛又细又长,像卷帘一样。

只可惜他闭着眼睛,无法判定是否双眼皮。

好一头可爱的小奶狗……啧啧,真想偷偷的亲一口。

可惜,我们注定只有一夜的情分。

朱嘉仪吁了口气,俯身捡起地上的文胸和内裤,开始穿衣服。

扔在床脚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她拿起来一看来电显示。

是变心的丈夫汪雄打来的。

顿时下意识的有些慌乱,但马上就镇定下来。

怕什么啊?

这不正是他希望的吗?

“你在哪里?怎么昨晚没回家?”汪雄的语气十分不悦。

“我在玩一夜情,没空回家。”

“你说什么?”

“我说,我忙着玩一夜情!从昨晚一直玩到现在,没空回家。”朱嘉仪冷笑着挑衅。

汪雄反倒沉默了,足足半分钟才涩然道:“你真的……这么做了……”

“这不就是你希望的吗?把自己的老婆,送到其他男人的床上。”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少装蒜!这个男人不就是你派来的吗!”

朱嘉仪愤而怒斥,嗓音不知不觉提高了。

睡在身旁的男人的鼻息声中断了,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哼哼声,翻了个身转成面向她的姿势,但眼睛却没有睁开。

几秒钟后,有规律的鼻息声又悠悠响起。

朱嘉仪闻到一股极其浓烈的酒味,随着呼吸喷了过来。看来这男人比自己醉的更厉害,就算被说话声吵到了,也还是没能摆脱酣睡的状态。

她捂住鼻子微微侧身,不管不顾的把汪雄痛骂了一顿。为了维护婚姻,她已经委曲求全的忍耐了半年,现在再也忍不下去了。

“你给我说清楚一点,和你开房的人不是阿辉吗?他是谁!”汪雄在电话那头咆哮。

朱嘉仪强烈感受到报复的快感,吃吃笑起来:“当然是个帅哥呀,外号叫‘一夜五次郎’。年轻力壮,龙精虎猛,让我特别舒服。”

说完,便挂了电话。

大部分女人,都喜欢身上有这两种特征的男人!

春去夏来,烈日炎炎。

在这个南方小城市里,七月份的酷暑高温犹如火炉。所有公司的办公室都开足了冷气猛吹,室内和室外的温差起码超过了十五度,就像两个不同的世界。

“呼呼,终于凉爽了。”

朱嘉仪推开门走进办公室,舒服的呻吟了一声,从头到脚都感受到透心凉的快意。

办公室里只有她一个人。

可她仍觉得五内如焚,于是到茶水间打开冰箱,取出一支脆皮雪糕,打算给自己降降温。

大概冰箱的功率太足了,这支雪糕冷冻的跟石头般坚硬,一口咬下去居然咬不动,只能先用舌头舔吸,慢慢把它融化成汁水吞进肚子。

朱嘉仪一边舔一边走出茶水间,忽然瞥见雪糕顶部融化了少许后,变成了蘑菇状,她忍不住“扑嗤”一笑。

压抑已久的淘气性格冒了出来,她改为双手抓着雪糕的末端木柄,把大半截雪糕都含进了口中,用来回套弄的方式津津有味的品尝。

刚品尝了没几下,朱嘉仪猛然惊愕的发现,办公室里不知何时多了个男人,正目瞪口呆的望着自己。

她吓的手一颤,雪糕顶端差点捅进了喉咙里,慌忙拔出来后又呛到了,顿时声势勇猛的咳嗽起来。

“啊,你……你……没事吧?”怯生生的男子声音响起。

没事才怪!你啥时溜进来的,怎么跟鬼似的半点动静都没有?

朱嘉仪尴尬的无地自容,真想痛斥对方一顿。但当她看清这男子的面容时,立刻受到了更大的惊吓,差点连雪糕都失手跌落在地。

这不是三个月前一起开房的那个小奶狗么?天哪,他怎么找上门来了?

大部分女人,都喜欢身上有这两种特征的男人!

那天在酒店房间里,小奶狗宿醉未醒时,只能看到他有高挺的鼻子,看不到是否双眼皮。

但是此刻,朱嘉仪清清楚楚的看到了,他有着纯天然的、特别好看的双眼皮。

有了这两个特征,再仔细看看他的五官轮廓,也不知是否心理作用,感觉居然跟丈夫汪雄颇有几分相似。

当然,不是现在这个变了心的汪雄,而是她二十二岁那年,头一次见到的汪雄。

当时的他,眉宇间虽然已带着中年大叔的成熟,但却绝不沧桑,还保留着一丝少年人的纯净。

眼前这个小奶狗,双眼皮下忽闪忽闪的,也是一对纯净的瞳仁。

不是“一丝”纯净,而是非常纯净。

就像从未污染过的天空。

他的眼神更是超级纯真,令她情不自禁又想起了曾经养过的那只萨摩耶犬,那个陪伴了她三年的“汪小萌”。

可惜时光流逝,幸福不再。可爱的小狗早已化为尘土,深爱的男人也已离开。

心头不禁一阵痛楚,朱嘉仪的眼圈红了,怔怔的望着面前的男人,极力克制住自己才没有流下眼泪。

“你……还好吗?”

小奶狗被她看的手足无措,战战兢兢的问:“我是不是……吓到你了?”

“没有啦……我自己不小心呛了一下,不关你事……”

朱嘉仪勉强笑了笑,然后狠狠咬了一口雪糕。冰冷的硬块仿佛变苦了,再也尝不到半点甜味。

“哦,哦,那就好。”

小奶狗迟疑着道:“你是……朱嘉仪小姐吧?”

咦,他怎么知道我的名字?难道是专门来找我的?

朱嘉仪惊疑不定的点了点头,戒备的问:“你来这里干嘛?”

“我来找你。”

糟糕,果然被我猜中了……肯定是那天晚上给他的感觉太美好了,所以才会千方百计找到我,想要再来一次……

大部分女人,都喜欢身上有这两种特征的男人!

朱嘉仪有点儿小小的得意,但更多的是恐慌。

这里是办公室,要是其他同事正好回来,撞到如此狗血的一幕,自己以后都没法做人了。

她举着大半截雪糕,就像端着武器般对准小奶狗的脸,低声喝斥道:“我警告你哦,你要是敢乱来,我会扒了你的皮!”

小奶狗顿时面露惧色,连声说“不敢”,还诚惶诚恐的向她鞠躬,一副任凭宰割的软弱姿态。

哼哼,这还差不多。

朱嘉仪略微松了口气,依然板着脸道:“你先出去,有什么事等我下班再说!”

“出去?去……去哪里?”

“去哪都行,离这里越远越好。”

小奶狗委委屈屈的点了点头,乖乖的转身走了,走到门口又回头看了她一眼,鼓足勇气问道:“那我今天都不用工作了吗?”

朱嘉仪一怔:“什么工作?”

“我不知道啊,人事部何主任叫我来找你,说一切都听你安排……”

晕,这是怎么回事啊……

一定是哪里搞错了!

朱嘉仪慌忙用单手抓起座机话筒,拨通了人事部何主任的专线。

“小朱,我正想打给你。有个刚来的实习生,从今天开始到你们部门上班。你们老大还在放假,这个人就只能交给你了,他的具体工作由你来安排吧……”

“何主任,喂喂……”

不等朱嘉仪反对,电话就直接挂断了。

她翻了下白眼,一时间啼笑皆非。

这个和自己共度了一宵的小奶狗,居然会成为新来的实习生,人生真是太太太充满戏剧性了!

不过,他为什么会选这家卫视台实习?只是巧合吗,还是有意为之?

“呃,我们以前……有没有见过?”她谨慎的试探。

小奶狗愕然摇头。

“真的没有吗?不许骗我哦!”

“骗你是小狗!”

“……”

你本来就是头小奶狗好吧?

朱嘉仪想笑,但却忍住了,故意用凶狠的目光瞪着他,足足十秒之久。

小奶狗莫名其妙,也愣愣的望着她,眼神又纯真又无辜。

直觉告诉她,撒谎的人绝对不会是这种眼神。

看来那天晚上他醉的厉害,醒来以后“断片”了,完全想不起来曾跟自己开过房。

朱嘉仪彻底放心了,脸上终于露出了大方自然的笑容。

“不好意思,我刚才认错人了,还以为你是来这里捣乱的……嘻嘻……”

“哦哦,没关系。”

小奶狗也如释重负,又对她鞠了个躬。

“我是第一天上班,以后还要请朱小姐多多指教。”

“别叫什么小姐这么土气,叫我嘉仪姐吧。”

“好的,嘉仪姐。请多多指教。”

“你呢?叫什么名字?”

“汪小萌。”

啥??

朱嘉仪怀疑自己听错了:“再说一遍,你叫什么名字?”

“汪小萌。”

不……不会吧……跟我养的那只萨摩耶犬,居然是同一个名字?这世上会有这么巧的事?

难不成……你是当年的那只小狗投胎转生的?

但年龄不对呀……

大概是看出了朱嘉仪的诧异,小奶狗忙取出一张名片,恭恭敬敬的递了过去。

“这是我的名片,人事部刚刚印出来的……”

朱嘉仪左手仍然握着雪糕,右手接过来一看,上面印的是“实习记者汪啸梦”。

原来只是发音比较接近而已……

她自嘲的一笑,又咬了一口雪糕,转身说道:“跟我来。”

汪啸梦乖乖的跟在她身后,她在办公室里来回兜了一圈,他就亦步亦趋跟了一圈,就像个忠心耿耿的小跟班。

“你就坐这吧。”朱嘉仪指着其中一个空位说。

这个座位与她的距离不远也不近,只要抬起头来,就能互相看见对方。

这时,同事周雨晴和李玉珠回到了办公室,一看到这位新来的实习生,她们就双眼放光,无比热情的上前打招呼,连说话的腔调都变的嗲声嗲气的,听的朱嘉仪全身直冒鸡皮疙瘩。

幸好汪啸梦并没有因此就晕浪,应对的礼貌而又客气,只是有点儿害羞。这反而令她们觉得他更可爱了,简直连口水都快流了出来。

不过见到他局促拘束的样子,她们大概也怕太早暴露了“怪阿姨”的真面目,简单自我介绍完就依依不舍的走开了。

“嘉仪姐,你真是眼疾手快呀。”

李玉珠走过来,压低嗓音半真半假的说:“人家小男生刚来不到十分钟,你就先下手为强了!”

“胡说八道!我都已经结婚了,早就没那心思了。”朱嘉仪本能的撇清。

“那你为什么色诱他?”

“我哪有啊?你的联想力真是太丰富了!”

“是你自己引人暇想呀……”

周雨晴也走过来,意味深长的指了指她的胸部。

朱嘉仪低头一看,这才发现上衣的纽扣解开了一颗,包裹着玲珑曲线的内衣走光了少许。

该死,这是怕热才解开的,根本就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好不好?

明明是问心无愧的无心之失,可她还是不由自主的脸红了,慌忙系上纽扣,犹如做了贼般心虚……

大部分女人,都喜欢身上有这两种特征的男人!

次日上午七点多醒来,说什么都睡不着了,于是朱嘉仪索性起床化妆,吃了简单的早餐后提前去上班了。

时间还早,部门办公室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只有汪啸梦桌上的电脑打开了,但他的人却不在座位上。

“……你是说嘉仪姐吗?”不远处的茶水间传来小奶狗的声音。

朱嘉仪听到自己的名字,心中一动,悄悄靠近前去。

“除了她还能是谁?她和好几个男同事传出过绯闻,他们后来都被迫离开了公司。”另一个难听沙哑的嗓音说。

朱嘉仪气的脸色煞白。她听出这是时政新闻部的副主任佘贵在说话。

这家伙外号就叫“色鬼”,有一次在电梯里企图占她便宜,被她教训了一顿,从此以后就怀恨在心,经常背地里说她的坏话。

“佘主任,我不相信嘉仪姐是这样的人,一定是你误会了她!”

听到这斩钉截铁的语声,朱嘉仪心头一热,双眼有点潮湿了,停住了正想闯进去的脚步。

“不管是不是误会,大家都已经有了先入为主的看法。”

佘贵假惺惺的说:“你要是跟她走的太近,搞不好也会闹绯闻的。只要你愿意,我可以跟你们老大打声招呼,把你调到我这个部门来。”

“谢谢佘主任,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不想调部门。”

“调过来我可以马上帮你转正哦,明天你就能成为正式员工,薪水起码加三成。”

“真的不用了。”

汪啸梦的语气非常坚决:“我希望继续跟着嘉仪姐实习。”

“小汪,你听我说。”

佘贵仍不死心:“有些情况你还不太了解……”

“嘉仪姐是好人,我了解这一点就足够了!对不起,我急着上厕所,失陪了。”

脚步声响起,汪啸梦从茶水间走了出来。

朱嘉仪已经躲在了过道一侧的墙后。他并未看见她,回到座位放下茶杯,转身朝洗手间走去。

朱嘉仪轻手轻脚的走进茶水间,出其不意的冒了出来:“佘主任,早上好。”

佘贵吓了一跳,手中的保温瓶一颤,刚灌满的热水洒了不少在手背上,痛的他直咧嘴,忙不迭的放下保温瓶。

“呃,呃早……早上好,你什么时候来的?”

“刚来。佘主任,天气这么热,您要好好保重身体哦,千万别患上了口腔溃疡或是舌癌,治疗起来就麻烦了。”

“多谢提醒。”

佘贵的面色别提有多难看了,提起保温瓶灰溜溜的离开了。

这天上午没有外出采访的任务,朱嘉仪面对着电脑屏幕,总是不能集中注意力,视线时不时瞄向汪啸梦。

彼此没有深交,他却如此坚定的站在她一边,丝毫不被转正加薪的优厚条件打动,令她一想起来就浑身舒泰,甜丝丝的很是受用。

嘻嘻,小奶狗你真是个好孩子……既然你对我忠心,姐会好好报答你的……

午餐后,两人奉命去一家大企业做专访。秘书说老板开会还没结束,请他们多等半小时。

两人边等边闲聊。朱嘉仪问汪啸梦,工作上和生活上是否有困难?他摇摇头说没有。

她又问他,有没有什么最想实现的心愿?

“有啊。我很想找到一个人。”

大部分女人,都喜欢身上有这两种特征的男人!

“找谁?”

汪啸梦的脸红了,迟疑着没有回答。

“哈,懂了。是个女人,对吧?”朱嘉仪哑然失笑。

“嗯。”

“什么样的女人能让你这样念念不忘呀?一定是个大美女喽?”

“是的……非常美,非常迷人,非常可爱,就像是从漫画中走出来的……”

他的声音很轻柔,仿佛已经陶醉了。

朱嘉仪忽然有点不舒服,蹙眉道:“有照片吗?给我看看。”

“没有……我是在一家舞厅里,偶然邂逅她的,相处的时间很短,连她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

舞厅?!

等等,难道是……

朱嘉仪泛起不妙的预感,慌忙问道:“是哪一家舞厅?什么时候的事?”

“城南一家名叫‘金光’的舞厅。在今年4月16日的晚上十一点。”

昏倒了……时间、地点都完全吻合……

朱嘉仪额头冒出了冷汗,但仍抱着侥幸的心理。

“能不能再说具体一点,你是怎么邂逅她的?”

“那天晚上是我穿越过来的第三天,因为修不好穿越仪器,心情非常苦闷在街上散步,无意中走到了‘金光’舞厅。酒保向我推销鸡尾酒,我喝了两杯就醉了,跑到洗手间去呕吐,没想到有个小妹妹闯了进来……”

“小妹妹?你怎么知道她比你小?”

“她的声音非常嫩,而且她开口闭口都叫我‘哥哥’。”

啊啊啊,想起来了……

是我嗲着嗓音扮嫩装可爱,故意叫他“哥哥”的……

看来是因为我这么叫他,导致他先入为主的认定我很年轻,加上舞厅灯光不断闪烁,他又喝的半醉,其实没看清我的五官,所以重逢的时候才会认不出我……

朱嘉仪稍微吁了口气,双手互握,掌心都是汗水。

“她把我拖出去,要我继续陪她喝酒,我们边喝边聊天,聊的内容我完全忘记了,只记得我们聊的好投入、好开心……”

汪啸梦陷入美好的回忆中,连声音都满含感情。

朱嘉仪却哭笑不得,感到一个脑袋变成了三个那么大。

“再后来我彻底醉了,迷迷糊糊被她带去了附近的酒店,第二天中午醒来,发现就剩我自己睡在双人床上,而她已经走了……”

“哦,哦,原来是这样。”

朱嘉仪故作轻松:“你和一个陌生女孩玩了次一夜情,这没什么特别的呀,有必要一直对她念念不忘吗?”

“我不知道她怎么想,但我自己绝对没当作是一夜情,我是认真的。”

汪啸梦说到这里,脸更红了,害羞而又幸福的告诉朱嘉仪:“因为,那是我的……第一次!”

汗,我没听错吧……

朱嘉仪瞪大双眼,脸色古怪到了极点:“那是你的……第一次?”

“那天晚上之前是。”

汪啸梦骄傲的挺起胸膛强调:“之后就不是了。”

天哪,我居然拐了一个处!

朱嘉仪在心里呻吟了一声,举手猛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我的第一次,是和那么可爱的小妹妹发生的……我觉得很幸福……”

汪啸梦容光焕发,语声犹如梦呓。

晕死了,我根本就没夺走你的第一次好不好?这个锅我可不能背!

可是,又不能直接说出来……哎,只能旁敲侧击的提醒你了。

“你就那么确定自己和她发生了关系?当时你们两个人都喝醉了,或许只是在酒店昏睡了一晚,什么都没发生呢?”

“我百分百确定发生了!”

汪啸梦告诉她,次日他被那女孩打电话的声音吵醒了,虽然他醉的厉害,睁不开眼睛,很快就又睡着了。

但在半睡半醒的时候,听到了她说的其中几句话。

“她说我是个帅哥,外号‘一夜五次郎’……还说我年轻力壮,龙精虎猛,让她特别舒服……”

朱嘉仪的脸颊腾的红了,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大部分女人,都喜欢身上有这两种特征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