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杰伦新歌《说好不哭》里的东京奶茶妹,买台哈苏相机有多简单?

在万众夕阳红歌迷的期待之下,周杰伦的新歌终于在昨天晚上发布。《说好不哭》一经发布,立马掀起了朋友圈热潮,无数夕阳红粉丝冒着头秃的风险再次熬夜,在各大社交网站上热议。新歌水平究竟如何,这个要具体到每个人的审美喜好上。

周杰伦新歌《说好不哭》里的东京奶茶妹,买台哈苏相机有多简单?

不得不说的是,周杰伦这次在MV中可算的上是用心良苦。除了粉丝明眼可见的意外惊喜,比如,女主打工的奶茶店是周杰伦最爱的奶茶店;本片场景致敬周董自己的经典曲目;五月天主唱前来助阵;日本爱情故事中经典的东京塔象征等等等......

周杰伦新歌《说好不哭》里的东京奶茶妹,买台哈苏相机有多简单?

此外与之同样爆火的,是MV中的男女主角,日本名模三吉彩花和男主渡边圭祐。两人出众的颜值延续了周董mv里一如既往地偶像级爱情故事。

周杰伦新歌《说好不哭》里的东京奶茶妹,买台哈苏相机有多简单?

而在这个爱情故事中,两人相遇的情节也暗合了《说好不哭》的歌词。画面开始,女主在东京街头发传单,给外卖配送订单,原来就是一个奶茶店小妹。就在送外卖的时候,男女主初次相遇,第一次遇见了对方。可能是因为出众的颜值,两人在心里留下了一个印象。

周杰伦新歌《说好不哭》里的东京奶茶妹,买台哈苏相机有多简单?

后来,作为摄影师的男主在工作间隙外出买奶茶,竟然再次遇到了之前看上的漂亮妹子三吉彩花。慌忙之间,男主遗落的工牌被女主捡到。于是女主选择在一天工作结束的时候将工牌送给男方,还没下班的男主正摆弄着自己的相机,为了表达感谢给女主拍了好几张照片。

周杰伦新歌《说好不哭》里的东京奶茶妹,买台哈苏相机有多简单?

转眼到了日本盛大的花火大会,两人身穿唯美的传统服饰,一起去看了焰火表演。

也就是在这时,剧情暗示两人已经恋爱并且还住到了一起。但是突然有一天,女主在男主的家中看到了一封来自某艺术学院的录取通知书。她彻底陷入了混乱和纠结,但还是在努力工作和生活。为的就是,给男主买一台他心仪已久的哈苏相机。

周杰伦新歌《说好不哭》里的东京奶茶妹,买台哈苏相机有多简单?

最终,男主愉快地受到了来自女主的礼物和心仪学校的录取通知书。而在MV的最后,平凡的女主又回到了东京街头继续发传单。男主似乎在某个晴天,又回来找到女孩,两人相拥在路边......

周杰伦新歌《说好不哭》里的东京奶茶妹,买台哈苏相机有多简单?

看完这个剧情,不少人感叹青春年少的时候爱情有多美好。普普通通的女主为了给男主买到他心爱的哈苏相机,一直勤恳工作攒钱,毕竟在剧中,一台哈苏相机的价格还是有些昂贵的,售价大概在23万日元左右。

周杰伦新歌《说好不哭》里的东京奶茶妹,买台哈苏相机有多简单?

那么女主到底要花多少精力和时间,才能为男主购买一台心仪已久单反经典的“哈苏机皇”呢?其实对她来说,并不是一件太难的事情

周杰伦新歌《说好不哭》里的东京奶茶妹,买台哈苏相机有多简单?

日本近年来平均年收入

要知道在2018年,日本东京的平均工资约为每月32.5万日元(净工资)。数字转换成略低于3000美元。这也再次说明了,东京平均净工资是世界上最高的之一地方,它与伦敦和巴黎等其他高收入城市相当。

如果要按照这样的工资来算,女主大概只用工作3个星期就可以拿下一台哈苏相机,简直就是轻轻松松。当然了,有些时候平均工资并不能代表普遍状况,毕竟也有数据出现“很多人被平均”的情况。

周杰伦新歌《说好不哭》里的东京奶茶妹,买台哈苏相机有多简单?

那么我们可以再来看下最低工资,据check in price在2018年的统计,日本东京的最低工资标准日本的最低工资标准是按小时计酬的,每个地区的最低工资标准各不相同。东京是日本最低时薪最高的城市。截至2018年,东京都的最低小时工资为958日元。人们可以将这一最低小时工资与日本其他地区进行比较:大阪的最低小时工资为909美元,京都的最低小时工资为856美元。

作为一个奶茶店小妹,我们姑且女主三吉彩花是兼职工作,那么23万日元的相机,她大概需要工作242个小时即可买到。如果要以天来计算,就是工作整整10天,一台哈苏相机可到手了。

周杰伦新歌《说好不哭》里的东京奶茶妹,买台哈苏相机有多简单?

日本不同行业的平均工资标准

如果按照行业划分的话,奶茶店应该算是服务业的一种。那么上图的表格中清晰地展示了服务行业男性女性的平均年收入,服务行业的女性年收入大概在332万日元左右。那么月均收入大概在27.6万日元左右。在这种情况下,想要买一台23万日元的相机,工作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也可以轻松入手了。

从上面三种统计情况来看,《说好不哭》里的女主用心良苦想要给男朋友买一台优质性价比的相机,最多工作不到一个月就能完成这个小目标。对于年轻的刻骨铭心而又简单纯净的感情而言,这又算的上什么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周杰伦新歌《说好不哭》里的东京奶茶妹,买台哈苏相机有多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