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风利奇马致临海全市被淹,我家也被洪水淹过

我家住在淮河边上,我爸妈说淮河有过好几次“破坝”的危险,他们经历过两次搬家,我记忆中只经历过一次。从村里搬到周集镇上,相距大概有十几里路。

这一次搬家分两次,先搬到离周集和我家中间的小姨家,住了一些日子观望洪水动态。后来撑不下去了,便又一起搬到镇上。

我小姨夫带着我和我二姐,沿着105国道,涉水前行——有一些路段被水淹了。遇到水深的地方,就转而绕路,大概多走了两倍的脚程。

我小姨夫挑了很重的担子,走得小心翼翼,生怕东西不小心掉进水里。我们小孩心里没有谱,一开始还觉得很好玩,当迟迟走不到镇上时,剩下的只有疲惫。

台风利奇马致临海全市被淹,我家也被洪水淹过

在洪水还没有来之前,村干部就开始动员村民们搬家。搬家对于一个大家庭来说非常不容易,我爸先扛了很多东西提前送到我小姨家,然后又到镇上表哥家,交通工具只有自行车,来回折腾——讲真,幸好当时家里穷,好像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可搬。

到了镇上,表哥家的两层小楼房,挤了许多人。不仅有我家、我小姨家,还有我表嫂家的许多亲戚,大家打了地铺挤挤睡,特殊年代也没人特别计较。

物质不丰富,吃饭也是将就。我表弟看到隔壁家人吃猪血,馋得哭了,对他妈妈说:“我要吃外国”,搞了半天才明白他说什么。为此,他没少被我们兄弟姐妹们笑话,直到现在记忆还很深刻。

台风利奇马致临海全市被淹,我家也被洪水淹过

孩子们多,又很淘气,除了平日闹矛盾,还有隔壁的小哑巴经常冲着我们吼。她声音很大,很恐怖,因为她自己听不见,所以并不知道发出的声音很奇怪。

我们几个小孩都非常害怕,哭着想要回家,家里多好啊,有辽阔的田野,撒欢儿跑,而镇上只有屋后的臭水沟——所有家庭的粪便都排到那里面,真是魔鬼一般的体验。

但是现实条件是又不能回去,大人们和颜悦色显然解决不了问题,把我们打了一顿,就都乖了。

洪水结束之后回家,依然是家徒四壁,村干部通知去领救济品,大概是城里人捐过来的旧衣服,每家每户都有份。

我爸带着我和我弟去村会计家——我舅爷家。我还记得我领了一件长款印花对襟外套(也或许是因为年龄小、衣服大),有一股说不上来的奇怪味道,但是也不令人讨厌。

台风利奇马致临海全市被淹,我家也被洪水淹过

我非常喜欢那件衣服,因为从来没见过那么“时髦”的款式。那件衣服我穿了很久,起初把袖子卷起来穿,后来袖子放下去,再后来就不知道被收哪儿去了。

那时候信息闭塞,也不明白淮河发大水到底是不是跟台风有关。不过,后来国家花大价钱治理了淮河,再也没有发过洪水。

台风利奇马的危害很大,浙江台州临海全部被淹,许多人受灾。这几天合肥淅淅沥沥地下雨,今天又刮了大风,天气状况非常不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台风利奇马致临海全市被淹,我家也被洪水淹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