馨哈早教多家门店闭门停业,又一托育机构陷入“跑路”疑云(下)

上一篇文章中,蓝鲸教育结合爆料家长及相应材料,基本还原了馨哈早教“跑路”事件的前因后果。在爆料中,我们发现有步凡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上海馨哈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上海馨玥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上海舟遥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上海普陀晨帆托育有限公司等均牵涉其中。

今日,蓝鲸教育结合公开信息及馨哈早教受骗投资人提供的内容,深度剖析各家公司在馨哈早教“跑路”一事中,各自扮演了何种角色。

涉事公司架构复杂,已背负大量预警信息

据天眼查显示,此次涉事的馨哈早教所属公司,为步凡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该公司在天眼查上已有6条开庭公告、1条法律诉讼和1条经营异常信息。

而告馨哈喜玛中心家长书中出现的“上海馨哈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据天眼查显示旗下项目品牌为“海狮家”。“海狮家”是一家主打以教师群体职业社交网络为基础的教育O2O平台,专注艺术培训。换言之,跟托育赛道并无关系。

时至今日,上海馨哈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共有13条预警信息,包括是最高人民法院所公示的失信公司、曾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而被法院强制执行;其投资的上海鑫玥、该公司子公司上海馨哈教育科技有限公司黄浦分公司被列异;投资的上海鑫玥和上海思彦教育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受到行政处罚,可谓是“劣迹斑斑”。

其中上海舟遥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星优儿)和上海鑫玥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可能均为此次馨哈早教“跑路”一事涉及的公司。此处有一点需要注意:致原盛邦中心家长信中出现的“上海馨玥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在天眼查中查无此司。但“馨玥”与“鑫玥”同音,有一定可能是二者为同一家公司。

更重要的是,上海馨哈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的历史股东名单中,也出现了步凡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

另外,上海普陀晨帆托育有限公司如今的股东为自然人严彭丰、洪一帆和贺丹丹,但历史股东名单中也出现了“上海馨哈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由此看来,家长们认为“馨哈瑞吉欧儿童成长中心·普陀中华园”与“上海普陀晨帆托育有限公司”两家机构可能存在一定联系的想法属实。

综上我们发现,身负多个预警信息的步凡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旗下的“馨哈早教”为此次“跑路”事件的主角。而步凡投资作为历史股东的上海馨哈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在公开信息上并无托育业务。

但,其一方面是在告馨哈喜玛中心家长书中出现公章;另一方面是投资的上海舟遥教育科技有限公司(金桥星优儿)因严重违约行为而停业,另一家投资的公司——上海鑫玥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有一定可能与致原盛邦中心家长信中的“上海馨玥”为同一家公司;如今盛邦中心及过渡门点“申贝”也均停业。

另外,上海馨哈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也是如今在馨哈澳门路店原址上新设立的“上海普陀晨帆托育有限公司”的历史股东。

馨哈“跑路”一事涉及的公司架构相当复杂,但背后均离不开一个人的影子,那就是在告馨哈喜玛中心家长书中出现的“张辉”。

“培正逗点”与“馨哈早教”可能存在密切联系

仅从公开披露的信息即可看出,张辉其人自2019年初便在五家涉事公司中的四家有密集职位变更:

1月22日,张辉开始担任舟遥教育的法人,同一天该公司两位原投资人退出,上海馨哈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成为新增投资人;5月24日,上海馨哈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收回对普陀晨帆的投资;5月29日,张辉不再担任馨哈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的法人;6月12日,张辉不再担任步凡投资的法人;6月27日,张辉不再担任普陀晨帆的董事。

另外,上海鑫玥的变更记录中虽无张辉的存在,但其于2017年6月29日获得上海馨哈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的投资,原有三位自然人投资人均退出。彼时馨哈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的法人为姜维,也是张辉的合作伙伴之一。

五家公司之间存在的联系,一定程度上由张辉及其合作伙伴“搭建”。据天眼查显示,张辉其人目前周边风险共计31项,主要来自其担任股东、高管及法人的各个公司存在的各类问题。

还有一处需要广大读者格外重视并警惕:张辉的两大合作伙伴除姜维外,另一位名为宋文斌。宋文斌是上海培正教育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法人,上海培正教育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旗下的儿童早期教育品牌名为“培正逗点”——1月22日,上观新闻一篇名为《老牌早教机构“培正逗点”多门店停业,总部管理层自曝“系资金链断裂”》的新闻已将培正逗点情况进行了详细解读。

蓝鲸教育先后联系上两位被卷入此事的投资人,她们简单地讲述了一下各自的情况。

其中一位投资人本身即是幼儿家长,未追回的金额约20万元左右。据其表示,张辉在与她沟通时给出“投资230万左右直接加盟一个店;或者分股,一个人占5%、10%凑出一个店的加盟费”两种选择。她选择了后者,前后拿出总计20万左右于四月底投入馨哈早教。

当其发现喜马拉雅、盛邦等中心停业后,即联系张辉要求返还投资款。张辉表示在7月1日前会将投资款返还,但时至今日仍没收到。

另外一位投资人来自苏州的一家教育公司,目前旗下已经有4家幼儿园。想开展托育、早教业务,最终搭建出幼儿园舞蹈培训+早教的完整产业链。该投资人表示张辉在与其所在公司的老板沟通时,曾带他们去壹丰广场处考察。该教育公司老板对地理位置很满意,最后与馨哈早教签订了投资协议,涉及金额过百万。投资款在去年12月底之前,都转到了馨哈早教提供的账户。

因壹丰广场店始终没有开起来,该教育公司自3月起就多次与张辉沟通相关事宜,但推进缓慢。直至6月时,张辉表示已有另外一个投资人把公司(馨哈早教)买下来了,希望该教育公司把债权转为股权。至于投资款,张辉表示通过公司行为“已经用掉了”,用于投资其他项目。

该教育公司并未接受债转股的方案,因为咨询律师时律师表示,“目前是债权纠纷,如果转成股权,后期可能不但追不回投资款,甚至还要承担其经营不善导致的后果”。在多次要求张辉退款未果后,该公司已聘请律师,计划通过法律手段解决问题。

2019年开年来,先有培正逗点资金链断裂,后有凯瑞宝贝多家门店人去楼空,如今又有馨哈早教一事引发家长及投资人寻求法律渠道追回钱款——托育市场的鱼龙混杂可见一斑。等待监管部门将不法分子一一绳之以法的同时,我们还要思考另一个问题:

托育赛道的乱象因何形成?托育服务供需两端到底该如何做好平衡?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馨哈早教多家门店闭门停业,又一托育机构陷入“跑路”疑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