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上海里几百人出动搜救!失联女童父亲公开回应质疑

杭州9岁女孩章子欣

被家中租客带走

至今下落不明一事

持续引发关注

▲失踪小姑娘

昨晚19:00

宁波象山县公安局发布通报

淳安女童失联情况通报

2019年7月9日21时许,象山县公安局接到杭州市淳安县公安局协查要求,寻找失踪女孩章子欣。

象山县公安局迅速组织警力协同淳安警方连夜展开调查。经查,章子欣与梁某华(男、43岁、广东省化州市人)、谢某芳(女、46岁、广东省化州市人)三人于7月7日19时18分许,在象山县松兰山往爵溪街道的路上出现(监控显示);

22时20分许,两人出现在监控画面,未见小女孩;

23时01分许,梁、谢两人在爵溪街道东门十字路口乘浙BT9**1出租车离开;

经核查,梁、谢两人于7月8日0时许在宁波东钱湖一起跳湖自杀。

目前,象山县公安局已组织警力会同县水利和渔业局、爵溪街道、民间救援组织等多个部门及周边群众在女孩失踪区域全面寻找。

失踪小女孩情况:章子欣,女,9周岁,杭州市淳安县人,身高130厘米左右,体态微胖,长发扎辫子,带红框眼镜。失踪当天身穿上白下绿连衣裙,灰色凉鞋。

△图片来源/淳安县公安局微信公众号

综合警方消息和家属采访,有媒体梳理出了租客两人和失联女孩这几天的轨迹。

失踪女童市民卡被找到

大规模搜救展开

10日傍晚18:40分,救援人员已经在宁波象山海岸线,发现了失踪女孩章子欣的市民卡,但还没有发现孩子的其他随身物品。

10日的搜救行动一直持续到晚上10点多,由于海面已经涨潮,加上夜色已晚,基本搜寻不到有价值的线索。11日早上8点救援继续进行。

据了解,搜索范围的确定,是因为松兰山景区内一个企业家俱乐部建筑的监控显示女孩和这对租客出现,而另一侧爵溪的一个收费站监控出现只有这对租客离开,没有女孩。

两个监控直线距离2公里。中间就这一条大路。这条路一侧是海,一侧是山,海岸线和山里都进行了搜救。松兰山往爵溪街道方向其中2公里范围内,也就是发现小女孩市民卡的两公里范围内的山上的小路也都搜救过了。因为前几天象山有大雨,也增加了搜救难度。象山县总共有9支救援队,已经有7支救援队加入了搜救。

7月10日晚上11点左右,象山县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张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们通过视频侦查,发现小女孩出现在一个几公里的范围。这个范围锁定以后,我们马上组织了400多人的搜救队,包括我们县局自身的一些警力,巡特警大队、当地的派出所,当地的乡镇,还有9支搜救队,会同渔政,从海陆空三个方面,对所有的岛屿,包括山上的小森林,都进行了搜救。2公里范围,我们基本上都走遍了。在这个范围里,一个是海里,一个是山上。对于海上,考虑到涨潮退潮,各种可能性都比较大,不一定今天就能发现,不一定明天就能发现。但我们会持之以恒地去找小女孩,尽量找到小女孩。”

11日

山上海里搜救仍在进行

据@新华视点,记者从浙江宁波公安部门获悉,11日7时30分许,象山公安组织警力100余名,协调街道、志愿者、9支社会力量共计400余人在事发地海域、森林等附近,出动声呐、无人机开展陆上、海上全方位搜救工作。

此前,章子欣的市民卡在海岸边的一处凉亭中被发现,搜救工作目前以凉亭为中心展开。

据钱江晚报,发现女孩市民卡的地点叫“观日亭”,这里很偏僻,离松兰山景区最热闹的游客海滩车程约30分钟,一路上还在施工中。

为什么会带着市民卡?

女孩爸爸章军表示,女孩穿的是连衣裙,没有口袋,两个租客拿了女孩市民卡说坐公交便宜一点。市民卡的出现,也可能是租客夫妻留下的。孩子爸爸觉得留下的市民卡太刻意了,不像是不小心遗失的。

搜救进行时

8:45,雄鹰救援队准备出发去海上进行搜救。这支搜救队从松兰山景区南沙滩下海,雄鹰救援队一共来了5条艇35个人,搜救范围从昨天的2海里增加至今天的5海里。

9点,救援队在海域开始搜救。

搜索现场

9:32,公安无人机开始空中搜索。

9:50,潜水搜救队员也已经就位。

10:30,失踪女童的父亲章军独自一人来到事发海边,望着海上的搜救队伍,期待着奇迹的出现。

10:55,海上声呐探测,可以探测到水下5米,目前没有发现线索,还在继续搜索。

11:12,蓝豚水上救援队队长鲍幸旦说,她的一个学生家长在7月7日下午见到过两名租客和孩子,家长是在丹城开童装店,他们是来店里问象山港路怎么走。

当时孩子的衣服已经很脏了,店主让他们给孩子买一件,他们拒绝了,说“孩子不是自己的”。

截至13点,搜救工作仍在继续中。

女童失联案

仍存诸多疑点

孩子失联或与母亲有关?女童父亲辟谣该事件发生后,一些网友揣测孩子母亲与案情相关,11日,女童姑父王先生表示:“孩子母亲憨厚老实,怀疑其和案情有关纯属无稽之谈。”

在章子欣的姑父眼里,章子欣的母亲是一位很憨厚老实的人,与章军结婚多年,一直和丈夫在外打工养家,很不容易。

至于为何在7月8日离婚,王先生解释:“这只是时间上的巧合”。

同时,女童父亲章军也表示,此前因自己低估了事态的严重性,只告诉了前妻孩子被别人带走的情况。章军直言:“怀疑前妻的想法很荒唐”。

女童父亲

此外,对于网友质疑母亲对孩子失联后无过多的问及,他表示:“孩子妈妈是从重庆一个偏僻的大山里走出来的,不是不关心孩子,只是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更不知道该怎么办”。

7月4日高铁站监控章子欣出现画面图据淳安县公安局微信公众号

失联女童母亲回应:昨天才确认孩子出事

据《钱江晚报》报道,孩子妈妈曾某表示,自己得知孩子出事,还是昨日(10日)从孩子姑父处得到的确切消息。此前,她一直跟妹妹在广东上班。

对于孩子出事的消息,孩子妈妈解释,自己虽在广东打工,但完全不认识这两个租客:“我都是在厂里的,哪里去认识他们呀?”

7月7日三人监控出现画面图据淳安县公安局微信公众号

曾某称,一直不太相信孩子会出事,直到7月10日孩子姑父给她发来了搜救的视频等消息,她才确认孩子出事。

女童家属:租客问过家庭情况女童或被拐卖过

奶奶事后回忆,租客在租房时特地询问了其家庭情况。租客特地问了一句“孙女在不在”?奶奶说“在”后,租客才来看房。

爷爷兄弟怀疑,女孩或许曾遭拐卖过。他表示从警方处得知,租客曾经拨打过一个福建的号码。随后租客没有先带女孩去上海和宁波,直接去了福建。因此怀疑,租客或将孩子带到过外地交易。

女童父亲透露新细节:租客曾拍视频称“收了一个女儿”

据江苏省广电总台荔枝新闻报道,11日,章军向媒体展示了一段租客曾微信发给自己章子欣在海滩边的视频。视频中,章子欣拿着此前在监控里出现过的蓝色游泳圈正在愉快地玩耍。

租客发给章父的视频截图

不过,章军将视频里的海域与搜救海域进行对比后,发现并不是同一个地方。他希望借助媒体力量传播这个视频,让网友帮忙进行辨认。

章军还透露,7月6日,两租客还拍摄过一段章子欣坐在网约车里的视频发朋友圈,说女孩在车上睡着了,睡得很香,还说他们“收了一个女儿”。

但是到了7月7日,这条朋友圈就被删除了。章军称心里预感不好,于是很着急地联系对方要求一定要将女儿送回来。“当时我甚至说不送回来,我就报警了,但语气没那么严重,毕竟女儿还在他们手里。”

章军告诉媒体,租客此前从未和自己与子欣爷爷奶奶说起过认女儿一事,这也是他头一次听说。

此外,据都市快报报道,结合监控视频和法医勘查,判断两名租客系自杀。监控中,男女租客挽手走向湖里,一开始在浅水区但可能水深不够,随即他们很坚决地走向深水区,直到被水淹没。

得知两名租客自杀消息后,章军的心里更加不安。“我最怕的是接到女儿已经遇害了的消息。”章军告诉记者,自己非常担心两名租客是先杀害了女儿,才选择自杀。

实际上,章军告诉记者,自己始终未与租客两人有直接沟通。“带孩子去婚礼做花童这件事,是租客与爷爷奶奶商量的。他们在电话里问我,我是明确反对的。”据章军回忆,就在带走孩子的前一天,自己还在与父母的通话中叮嘱,即便要带女儿参加婚礼,也必须有爷爷陪同。

如今,孩子失联仍没有消息。章军称,自己已经停掉了手中的生意,正在全力寻找女儿下落。

有媒体报道称7月8日上午有人见到疑似女孩遗体,并且已经报警。刚刚,据都市快报记者求证,专案组表示目前没有疑似发现女孩尸体的信息,象山警方暂时没有核实到这个信息。

愿孩子平安归来!

监制:张力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山上海里几百人出动搜救!失联女童父亲公开回应质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