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亿集团申请破产清算:曾经的宁波首富能否化险为夷?

来自:OlinaYin

6月17日,一则大消息在资本圈炸开了锅,也在很多人的朋友圈刷了屏。

一家宁波民营企业向宁波中级法院申请了破产重整。因为是熊续强,因为是银亿,因为“宁波首富”和“中国民营企业500强”的名头,让很多媒体和看瓜群众噪杂不已,深怕语不惊人,深怕“天下不乱”,在一切尚未盖棺的情况下,就给予了他们偷换概念的定论:银亿大溃退,银亿大死亡,银亿轰然倒下,等等。

银亿创始人:熊续强

然后,很多宁波手机都在转载及评论。一幅要吃“人血馒头”的冷漠样,一幅“你跳呀跳呀干嘛不跳”的围观状。在银亿长于斯兴于斯服务于斯的宁波,在商业文明相对发达的宁波,这让人很是惊讶。我在想,包容开放的宁波,应该包容得下银亿此番的艰难抉择。我们做不到伸手以援,但至少我们应该给予足够的尊重,特别在我们宁波——不谣言中伤,不恶语相加,不落井下石。

1

上市公司银亿股份发布公告称,银亿集团、银亿控股已于2019年6月14日向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重整。编号为(2019)浙02破申11号,办理法院为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

公告次日,银亿股份的股价开始连续跌停。此后,大股东被动减持、债务违约数额不断增加、公司戴帽ST、业绩亏损、独董余桂明提出辞职等一系列负面事件接踵而至。

从2016年开始,银亿股份大举进入汽车相关产业。28亿并购安全气囊生产商ARC集团、80亿并购变速器企业比利时邦奇,接连两笔跨境并购轰动全国。

与之同步,熊续强及其子熊基凯直接、间接所持银亿股份,几乎都被用于质押融资。

2016年12月2日,熊基凯将其持有的5006万股股票质押给华鑫证券,后又于2018年8月20日补充质押102万股,共质押5108万股,质押到期日为2018年10月18日;

2017年8月10日,银亿控股将其持有的2674万股股票质押给天风证券,质押到期日为2019年8月1日;

2018年1月18日,银亿控股将其持有的4276万股股票质押给申万宏源,质押到期日为2019年1月18日……

截至目前,银亿控股未按相关协议约定履行补充质押及到期购回义务,已构成违约。

2018年11月以来,银亿股份已经连续多次遭银河证券被动减持1亿多股。其质押给天风证券、申万宏源、华鑫证券的股份,未来都存在被动减持的可能。

截止目前,ST银亿共有27.8亿元债务违约,其中中建投信托违约11亿元,2015、2016两笔债券违约10亿元,山东省金融资产管理公司3亿元,稠州银行宁波分行1.35亿元。

4月30日,银亿股份公布年报。天健会计师事务所对公司2018年度内部控制进行了审计,并出具了否定意见,涉及以下五大事项:

一、子公司宁波银亿房产于2018年8月、9月以支付不动产转让款形式通过关联方宁波卓越圣龙工业技术有限公司支付公司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资金13.72亿元,账列预付账款。

二、宁波银亿房产于2018年5月、7月以支付不动产转让款形式通过宁波盈日金属制品有限公司支付公司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资金5.87亿元,账列其他应收款(计提坏账准备2935万元)。上述两笔款项截至内部控制审计报告日尚未归还。

三、子公司银亿新城置业于2018年9月销售房产2.88亿元,该款项已被公司实际控制人及关联方占用。

四、宁波银亿房产于2018年8月根据签订的《不动产转让意向协议》支付关联方宁波港通凯邦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不动产转让款1.45亿元,该协议于2018年10月8日终止,公司于2018年10月10日收回该资金。

五、宁波银亿房产于2018年6月以支付股权转让款形式通过宁波奉化新世纪溪口大酒店有限公司支付公司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资金8亿元,并于2018年8月收回。

上述事项银亿股份未按照《关联交易管理办法》、《关联方资金往来管理制度》等内控制度履行决策审批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内部监督无效,违反《关于规范上市公司与关联方资金往来及上市公司对外担保若干问题的通知》相关规定。

银亿股份独立董事余明桂则对年度报告投弃权票。他指出,公司治理及内部控制体系存在重大缺陷,关联方资金占用及其可回收性存在不确定性,关联方资金占用导致的应收款项坏账准备计提是否充分存在不确定性。

余明桂称,子公司南京银亿建设发展有限公司对百胜麒麟(南京)建设发展有限公司的应收利息的可回收性及其坏账准备的计提是否充分存在不确定性。可持续经营能力存在不确定性。业绩补偿及相关事项存在不确定性。包括但不限于以上事项的存在导致无法保证本议案的真实、准确、完整。

4月25日,余明桂提出辞职。

5月6日,五一节后第一个交易日,银亿股份被ST,此后股价连续暴跌,公司最新市值仅剩75亿元。

5月21日,银亿董事长熊续强回应时代周报记者的提问是说:“玩笑地说句,就算所有宁波人都跑了,我也不会走。我一直对公司充满信心。”。

熊续强的话有两重含义:一是指银亿自2018年由股价大跌开始暴露的业绩亏损、债务违约等种种问题,熊续强有信心去解决。他给出的时间表是尽量在今年年底;二是代表他并不后悔银亿的转型。这家公司依旧会坚持“房地产+高端制造”的双轮驱动发展战略,哪怕在2018年,后者已经带来10.27亿元的商誉减值损失。

2

银亿集团成立于1993年,注册资金4.6亿元,对外投资14家企业,是银亿控股的母公司。

公司官网显示,银亿集团列中国500强第215位,中国服务业百强第83位,中国民营企业500强第61位,宁波市百强企业第3位。

银亿控股成立于2004年,注册资本10亿元。对外投资13家企业,是银亿股份、河池化工两家上市公司的大股东。

2011年,银亿股份借壳上市,迄今已有25年发展历程。

1994年,熊续强敏锐地捕捉到了房地产大趋势,组建了银亿集团。

1998年,趁着福利分房制度取消之前,银亿接手了宁波众多“烂尾楼”,并进行改造。在房地产发展的黄金时代,熊续强带领银亿踏上房地产的高速车道,成为宁波当地数一数二的房地产商。

早在2007年,银亿集团就开始把资源类工业作为第二支柱产业,因为熊续强看到了当时中国工业化进程下煤、钢铁、有色金属等资源类工业的发展机遇。通过投资,银亿集团在山西创办了集原煤开采、煤炭洗选为一体的煤化工企业,并在广西新建了当时国内第一大镁厂和第二大镍厂。

2012年4月,银亿集团借壳“ST兰光”成功上市,股票简称变更为“银亿股份”,房地产开发与经营成为公司主营业务。

2014年,熊续强斥资3.5亿元入主康强电子。

2016年4月,熊续强再耗资8.4亿元获得广西ST河化29.59%股权,晋升为实控人。银亿集团一口气花了120亿元收购了三家行业领先地位的国外汽车零部件制造商—美国ARC、日本艾礼富和比利时邦奇。

与很多民营企业一样,是时代成就了银亿,是宁波给了银亿发展的机会,但同时,银亿也有大贡献于宁波。跳出其为宁波房地产整体发展奉献的价值不说,在其他方面,它也有为于宁波。

比如,在国企改革过程中,银亿集团先后兼并和收购了宁波罐头食品厂、宁波电视机厂、宁波木材厂和宁波经济发展总公司等大中型国有企业,这些企业改制后经过卓有成效的运作,逐步打破了发展瓶颈,开拓出新的业务,不仅盘活了土地、厂房、办公楼等一大批存量资产,而且理顺了两千余名原国企身份职工的劳动关系,解决了一千余名下岗职工和社会失业人员的再就业问题,有力地支持了国企改革,为宁波经济的发展作出了自己的贡献。

再比如,在宁波大规模的城市改造过程中,银亿集团公司先后投入6亿余元,支持“半拉子”改造工程。改造后的“世纪广场”、“外滩大厦”等项目带动宁波新一轮写字楼市场的销售热潮,为盘活社会闲置资产、有效提升城市形象起到了示范性作用。出资1亿多元建设“宁波市中心农贸市场”,开创企业办菜市场的先例,如今的“中心菜市场”以管理规范而著称,为广大市民所称道。

又比如,多年来银亿集团积极参与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投身“五水共治”行动,在西部贵州山区和东部四明山贫困山区、海岛地区援建道路和引水系统等基础设施建设。近几年来,银亿集团向社会慈善机构及困难地区累计捐助达2.6亿元。

3

银亿破产,给我们什么启示?

第一、没有金刚钻,房企别乱玩“跨界购”。

目前来看,房企玩跨界并购的,大都没有好下场。融创跟乐视跨界并购,200亿灰飞烟灭。以至于孙宏斌谈起乐视时戏精般哭啼道:这不是壮士断臂,是断头了。

怎奈孙大圣盘子大、背景深,200亿扔了就扔了,他依旧还是大显神通的孙大圣。不知道恒大接下来的造车,能否像恒大队一样创造奇迹。

希望许先生能够创造奇迹。

第二、资本冷血无情,民企慎控“扩张欲”。

民企不是央企,融资渠道和利息都相当“诱人”。资本是冷血无情的,一般不会轻易跟民企有真爱,想一想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的雷曼兄弟。

雷曼兄弟作为美国创立一百多年的老牌子投资银行,为啥美国政府最终没有救?反而注资2000亿美金救了同样宣布破产的美国两房——房地美、房利美,原因为何?

因为,从政府角度来看,必须选择“有保有弃”的策略——牺牲一部分利益以换取整体市场稳定的大局,这是必然选择。

因为,“两房”对美国经济实在太重要了,它牵涉到千家万户的切身利益,一旦两房抵押融资机构出现破产,美国经济将因此遭遇难以承受的风险,金融市场也将面临毁灭性的打击。

这也是很多制造业企业,进军房地产最终都相安无事,而房企进军制造业,大都是惨烈收场的根源所在。

比如最近闹得轰轰烈烈的格力VS奥克斯之争,两家制造业企业背后都在开发房地产,某种程度上来说,房地产甚至成为这些制造业“挟洋自重”的工具,当然我一向不提倡制造业进军房地产。

大家要多向华为学习,多向华为学习。

4

但是我们要尊重这样一个基本事实,银亿此次做出的是破产重整。

请注意,不是破产清算。银亿公告说,为妥善解决资金流动性问题,从自身资产情况、负债情况、经营情况等方面进行分析,认为企业适应市场需要,具有重整价值,因而主动申请破产重整。我们要明辨两个不一样的定义,“破产重整”程序完全不同于“破产清算”程序。前者主要用于救助暂时经营困难但仍具有运营价值的企业,一方面可以促进资源整合,减少资源浪费,一方面是给困难企业重生的机会,继续服务市场经济,而破产清算是对破产财产进行重新分配如拍卖、折价等。两者的设立目的不同,价值功能不同,具体措施不同,债权人获得的实际利益不同。自新企业破产法2007年实施以来,已有很多企业通过破产重整获得成功。

银亿的重整也许不一定会成功,但我们不能就此提前判定银亿的死刑。

正如人一出生就是活在走向死亡的过程中一样,每个企业也会从诞生走向消亡。无非是生的长短而已,活的价值而已。任正非也说,生意终将死亡。我们要对活着的企业表示敬意,也要对死去的企业表达尊重。——何况银亿还活着。

即使——我说的是即使——即使真到了那一天,银亿的25年,熊续强痴心事业的25年,今天破产重整的再努力,也足可以收获我们的尊重。

真的。不是每一家企业、每一个人都能留下如银亿般浓彩重墨的一笔的。

38岁从体制内下海的熊续强,在60岁那年毅然决然的走上了转型升级的二次创业。那个时候的他,已经被冠以“宁波首富”了,那个时候的他,算得上“花甲老人”了,也可以选择少干甚至不干,但他还是选择了拼命干。

为什么?我的理解是他的情怀和责任,这也是我们宁波很多第一代企业家的共性。

熟知熊续强的人都知道,一件白衬衫一双布鞋一只黑公文包是他的标配,生活简单化工作狂热型是他的性格,低调实在不摆花架子是他的风格。我们有时候组织企业家活动,短信他,必回;只要有空,必来。记得我给他准备过一个发言的稿子,他认为有个数字不对,非得再三核实了才行。与网上一片质疑声和喧闹甚至谣言相比,我们大多数宁波企业家对今天的银亿更多的是惋惜和慰问,而且基本达成一致的认识是,熊总是个好人,是个好企业家。

好人不一定就成功,好企业家不一定始终一帆风顺。这应该是辩证的。

真的。我们要包容失败,我们尊重银亿。如果还能大度一些,让我们衷心祝愿这位63的“老人”还能重整山河,再造银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银亿集团申请破产清算:曾经的宁波首富能否化险为夷?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