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渊洁《驯兔记》里的孩子都有一个问题,这让我细思恐极

前些天看了童话大师郑渊洁的一则短篇故事《驯兔记》改拍成的短片,虽然是童话故事,但里面讲述的内容让我细思恐极,我想它值得每一个成年人思考。

原来“乖孩子” 是这样被炼成的

《驯兔记》用童话故事的天方夜谭讲述了一则现实寓言。

郑渊洁《驯兔记》里的孩子都有一个问题,这让我细思恐极

皮皮鲁上小学了,

天性活泼的他

对很多事情都充满好奇。

但真正的学校生活

不像他想象中充满欢乐。

郑渊洁《驯兔记》里的孩子都有一个问题,这让我细思恐极

“你们是小学生了。课堂发言要举手。”

所有的孩子都双手交叉放在胸前,

做出认真听讲的样子,不敢乱动;

而皮皮鲁却觉得,

座位上像有钉子在扎屁股。

郑渊洁《驯兔记》里的孩子都有一个问题,这让我细思恐极

老师提问:

皮球掉进深坑,怎么取出来?

某同学:用网捞。

老师让她再想想;

优等生李小曼:

倒水让皮球浮起来!

老师满意地笑了,这才是标准答案。

郑渊洁《驯兔记》里的孩子都有一个问题,这让我细思恐极

而皮皮鲁却问:坑有多深?

很深。老师答。

皮皮鲁:让爸爸再买一个球吧!

全场哄笑……

老师很生气:那你故意捣乱吧!

皮皮鲁很委屈:如果是个很深的坑,

我们去捡不安全,发生意外怎么办。

郑渊洁《驯兔记》里的孩子都有一个问题,这让我细思恐极

老师超级愤怒:

你的意思是我错了吗?

老师会不正确吗?

只有标准答案可以得到老师的认可,

发散性思维不值得一提。

郑渊洁《驯兔记》里的孩子都有一个问题,这让我细思恐极

之后,班上发生了奇怪的事,

优等生李小曼长出了兔耳朵,

成了第一个变成兔子的人。

郑渊洁《驯兔记》里的孩子都有一个问题,这让我细思恐极

学校的终极目标是:

把每一个孩子都培养成

像李小曼这样听话的好学生;

孩子们被灌输了这样的观念:

只有变成兔子的自己才是优秀的,

不然就是可耻的。

郑渊洁《驯兔记》里的孩子都有一个问题,这让我细思恐极

本来恐惧变成兔子的孩子,

都为了能变成兔子而变得顺从;

大多数孩子完成了老师的期望,

只有倔强的皮皮鲁,成了异类。

郑渊洁《驯兔记》里的孩子都有一个问题,这让我细思恐极

父母也想尽一切办法

让皮皮鲁变成兔子,

在父母和老师的双重压力下,

皮皮鲁戴上了兔子头套,

假装变成兔子,

所有人如愿以偿,

因为 “全兔班” 诞生了。

郑渊洁《驯兔记》里的孩子都有一个问题,这让我细思恐极

影片不长,只有二十多分钟,但我们仿佛都能从中看到自己的童年:

在老师和家长的观念里,只有绝对听从权威的孩子才会被认为是好孩子,不服从的孩子会受到批评,成为反面教材,随后被驯化。因此,害怕自己成为异类的孩子都努力让自己变成被大人喜爱的兔子。

可比起那些温顺讨人喜欢的 “兔子”,我更喜欢那个敢说出自己想法、有独立思考能力的皮皮鲁。那怎么才能让孩子们都成为有勇气的皮皮鲁呢?

不逼孩子找出“正确答案”郑渊洁《驯兔记》里的孩子都有一个问题,这让我细思恐极

对于 “皮球掉进深坑,怎么取出来?” 这个问题的答案,我想有很多种,孩子怎么去回答都有TA自己的想法。

老师的标准答案 “倒水让皮球浮起来” 或许是个不错的办法,但它一定不是唯一的。

从影片中可以看到,皮皮鲁总是能出奇不意地提出不同的意见,而这项能力恰恰对学习乃至人的一生都会产生极其重要的影响,它还有个很严肃的名字叫批判性思维。

“批判性”这个词源于希腊文,其意思是指:对某事物展开提问,从而去理解,最后做出自己的明辨或判断。

批判性思维是一种需要磨练的技能和思维态度,它还包含了一连串的基本能力,如解释和分析、评价和陈述、推理结果、论证结论和自我校正。

所以,当一个孩子逐渐具有批判性思维后,他就会变得明事理、有主见,不会人云亦云,跟风行事。这种独立思考和自我校正的能力还可以用来防范出现严重的行为错误。

郑渊洁《驯兔记》里的孩子都有一个问题,这让我细思恐极

出去讲课时,经常有家长问我:“我的孩子一点都主见都没有,整天就跟着别人,其他小孩干什么他就干什么;有不想做的事情,他不说出来,也不会拒绝。”

那我们怎么把这份重要的能力教给孩子呢?

我想告诉你,一个人的行为模式和思维模式早在幼年时就已开始形成了。比如,一个孩子在家庭中与父母的对话模式,就会影响孩子的思维模式。有些家长总会用权威式的口吻对孩子说“你听我的不会错”,时间久了这些孩子就会停止想象,不再寻找其他的答案;然而,还有一些智慧的家长却是这样做的:

▲ “噢,这个问题可能有更多原因,我们再想想?” 这是在鼓励孩子自己去寻找多种答案,逐渐了解问题可能不止一个正确答案。

▲ 当孩子与家长意见相左时,家长不卖老、不着急否定,而是给孩子时间去揣摩、分析、推理,找出因果关系。

只要花点时间,你就会发现孩子的能量实际上超乎了你的想象。在他心中,每天都会有很多 “不一样” 的问题,和与众不同的答案——可能他会勇敢地说出来了,可能他会把它压抑在心底……

这全看你如何与孩子展开一次次的对话。不经意时,你对孩子的奇思妙想说的一句话否定的话,就会逐渐让他丧失了独立思考的能力。

再来看一个有趣的例子。

对中国孩子来说,“孔融让梨” 的故事耳熟能详。普遍的家庭教育认为,这是在教会孩子谦让。可是当这个故事进入美国后,美国的孩子们却有了很多不一样疑问:

郑渊洁《驯兔记》里的孩子都有一个问题,这让我细思恐极

“分到大梨的哥哥或许不想吃大的。”

“按照孔融的说法,年纪小吃小梨,

但他却还给弟弟大梨,前后矛盾啊。”

“孔融才4岁,还没有是非观,

让他分梨的爸爸也挺不负责任的。”

“他自己估计很想吃大的,

却扭曲自己的欲望去赢得赞美

这是不健康的行为。”

郑渊洁《驯兔记》里的孩子都有一个问题,这让我细思恐极

这些看上去有些 “抬杠” 的独立思考,却让 “孔融让梨” 这个经典故事在美国的课堂上有了新的解读与引发讨论和思考的可能。

让我们再来看看在应试教育的模板下,孩子很容易被统一标准束缚,崇尚权威习惯服从,甚至害怕与众不同。他们往往不会提出自己的不同意见,因此批判性思维能力受到了束缚。

所以我会鼓励孩子们去发现问题,这比解决问题更具有实质性意义。

郑渊洁《驯兔记》里的孩子都有一个问题,这让我细思恐极

不做 “知更鸟妈妈”郑渊洁《驯兔记》里的孩子都有一个问题,这让我细思恐极

虽然现在学校的教育模式很难立即被改变,但家长可以把家庭作为早期教育的实践基地,尽早开始培养孩子的批判性思维。

你可能会问,我自己的批判性思维就不强,怎么知道如何教孩子呢?那就让我告诉你一个“快速通道”:

简单来说,不做 “知更鸟妈妈”。

Mother Robin 知更鸟妈妈,

被用来形容父母包办一切的教养方式。

知更鸟辛勤地抓了虫子,然后用嘴嚼碎了,一口一口喂给知更鸟宝宝们吃。结果,小知更鸟从来长不大,因为没有机会学会自己抓虫子、自己咀嚼食物。

如果我们像知更鸟妈妈一样包办一切,那么孩子的思维模式就会被固化于父母给予的正确答案,而不是自己寻找到的答案,他们总将一切看成理所当然,从而失去解释和分析,评价和陈述,推理结果,论证结论和自我校正的能力。

有时 “只听老人言”,恰恰限制了孩子的成长。

我在自己与孩子一起练习批判性思维的过程中发现:教育最根本的原则,不是把有问题的孩子变成没问题,而恰恰是让没问题的孩子提出自己的问题。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郑渊洁《驯兔记》里的孩子都有一个问题,这让我细思恐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