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谁? 我来自哪里?

我是谁? 我来自哪里?

历观中国百年来移民史,我们的祖先在华夏大地间穿梭。由中原走向西北,由沿海奔赴南洋,由齐鲁闯到关东。中华960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每一寸都曾留下着我们先人们的脚印和汗水。

《山西移民史》序言里写道:“家山何止大槐树?麻城孝感乡、宁化石壁寨、江西瓦屑坝、苏州阊门外、南雄珠玑巷、山东枣临庄、南京杨柳巷、南昌筷子巷……无不是千百万移民后裔梦魂萦绕的故园家国。黄河长江、中原大地、西域东海、北疆南岛,中国历史上广袤的疆域,又有哪里没有渗入中华民族这棵参天大树发达的根系?”

我是谁? 我来自哪里?

大槐树、孝感乡、枣强县等等多么亲切的名字啊,这些地方我们虽然没有去过,但是它却深深的驻扎在我们的心里。每到家族祭祖和修谱之时,这些个名字总会回荡在我的耳边。“洪武三年,我祖*公历经艰难跋涉由山西洪洞大槐树徒居河北枣强,永乐二年,*世祖兄弟二人由河北枣强迁居山东省青州府寿光县定居”。不仅是这则谱序回荡在我的耳边,还有村口巷子里那耳熟能详的童谣。听她又在我的耳边响起来了“问我老家在何处?山西洪洞大槐树。祖先故里叫什么?大槐树下老鸹窝”。

我深深的感受到了那个画面,十多个天真小孩子手拉着手围绕着村门的大槐树转着圈,唱着那耳熟能详的童谣。兴许正是因为山西洪洞大槐树这个原因吧,很多村落里都会有一棵历经百年风雨的古槐。我是闯关东的后裔,我的根在山东,那么我山东的家难道就是从那个陌生却又熟悉的大槐树迁来的吗?我好想去了解她,了解她的历史,追寻她的足迹去感受祖先们的点点滴滴。但作为一名闯关东的后裔,不能直接去大槐树寻根,而只能去齐鲁大地寻根。那么,齐鲁之大,我的根在哪里呢?

木有根,水有源,我们有责任与义务去了解我们家族的过去,更应该通过去了解家族而学会感恩。没有他们的过去,哪有我们今天。回想着在那个年代,全家老小吃不饱穿不暖,为了生存被迫背井离乡来到那蛮荒之地,因为迈出那一步就意味着生存。我们的先祖步行千里去了东北,过程中鞋子磨烂了,就光着脚走,脚磨破了,忍着也要走。因为只要停下来,面对的就是那不敢触及的死亡。闯关东的大多数都是60%都是未婚的男丁,而更多的都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严重的人地矛盾以及社会矛盾让他们放弃了对家乡的希望,只有去关东才能有生存的希望。

有这样一份材料写到:

山东军队号称二十万,连年战争,除响糈多半出自农民外,到处之骚扰、拉夫、老车,更为人民所难堪。至于作战区域(津浦线)十室九空。其苟全性命者,亦无法生存,纷纷抛弃田地家宅,而赴东三省求生。

万千百姓敢于抛弃土地奔赴东北,可见当初家乡社会之动荡。先辈们,在东北一居住就是百年,而如今我们却忘了自己的根。可悲又可恨啊,我们都成了无家可归的孩子,我们的先祖们甚至连自己父母去世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更有甚者可能连一个亲属都找不到了。时代在变化着,如今社会上涌现出一批批寻根人,他们真的是在寻根,一个对根信仰的坚守就是十余年甚至二十余年,更有甚者是三代寻根。

不忘初心,不忘根。根是成长发育我们的脉,我们是他的叶,他的干。老话讲落叶归根,讲的不仅是自然万物,更多的还有感恩。“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我们源出哪里,就要感恩哪里。感恩者,天下人敬之,背离者,天下人恨之。

我是谁? 我来自哪里?

我是谁? 我来自哪里?

我是谁? 我来自哪里?

我是谁? 我来自哪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我是谁? 我来自哪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