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童举吊瓶参观衡水中学 “狼爸”真就没人性吗?

文 | 西坡

随着北方杨柳絮纷飞,我知道又到了衡水中学霸屏的季节。当衡水中学遇上“狼爸”,更是会撞出一股不小的流量。

5月4日,衡水中学一年一度的开放日,一位父亲举着吊瓶,带着正在输液的女儿前来参观。10岁的女儿此前连续四天发高烧到38、39度,但父亲认为开放日机会难得,想让孩子好好感受衡中的气氛,“我们没文化,但是希望孩子能有文化。一定要考上!”

女童举吊瓶参观衡水中学 “狼爸”真就没人性吗?

在网络上,这位一口北方方言的父亲被冠以“狼爸”的称呼,而他很可能不知“狼爸”为何意。但这不妨碍他因为偶然闯入公众视野而成为新闻人物。网友对他的行为展开了激烈的争论,大多数声音是批评、鄙视乃至谩骂。

热门评论包括“没文化真可怕”“望子成龙的家长自己就是条虫”“没文化没关系,没人性就可怕了”“有些鸟自己不飞,生个蛋,逼着下一代飞”等等。也有少数网友表示理解,“别光骂她爸,事实就是没文化的话真的翻不了身,归根到底还是社会决定的”。

女童举吊瓶参观衡水中学 “狼爸”真就没人性吗?

打吊瓶参观学校这种行为,固然是不值得提倡的。但是这位父亲的观念和行为方式,在中国底层社会都是很有代表性的。在现实生活中,我们会见到许许多多这样的人,他们自身受教育程度有限,但是极其渴望儿女通过教育出人头地。

鉴于他们的文化水平和生活视野,这些父母不可能有太先进的教育理念,说不出符合互联网上年轻人喜好的漂亮话。乡村“狼爸”“狼妈”还不同于城里的“狼爸”“狼妈”,他们无法把自己的做法形成理论,也不会带孩子上各种各样的兴趣班,而是只能用一些非常老土的办法来激励孩子。

但是你能说他们“望子成龙”就一定错了吗?

与这位“狼爸”一样值得换一只眼睛审视的,是他和他女儿心向往之的衡水中学。

这些年,密集的新闻报道已经把衡水中学压缩成了一个符号,它是应试教育的“圣地”,是“素质教育”的对立面。在许多围观者眼里,衡水中学俨然是生产“考试机器”的流水线,是孩子天性的乱葬岗。

女童举吊瓶参观衡水中学 “狼爸”真就没人性吗?

但是网络跟现实有很大的差距。我一位河北的朋友说:“我们这边以能把孩子送进衡中为无上光荣。自己考进去的,那是自己有本事;找人送进去的,那是爸爸有本事。”你能说那个地方的人脑子都坏掉了吗?理论上的对错是一回事,现实中的“对错”复杂很多。

教育是这样一个话题,每个人都能聊两句,但要真说出个所以然来并不容易。在公共讨论有可能影响政策走向的前提下,就要注意一个事情:我们并不生活在真空中。

对万万千千的底层家庭来说,望子成龙是关心子女前途的表现,考上好大学则是成龙成凤的最直观标准。让底层孩子“解放天性”“实现自我”很可能意味着让他们初中毕业就出去打工,打工几年结婚生子,重复上一辈的人生。所以,衡水中学式的学校是底层家庭视野中最能帮助孩子突破出身局限的地方。

女童举吊瓶参观衡水中学 “狼爸”真就没人性吗?

某种程度上来说,乡村“狼爸”“狼妈”们的存在恰恰是中国社会活力的体现。因为他们要强、不认命、不服输、相信教育,这种精神资源是宝贵的。当然,这种民间自发的教育热情需要得到适当的引导,不能变成代际之间的压迫。

衡水中学当然不是理想的学校,“狼爸”也不是理想的父母,但我们更要意识到,他们的存在是某个问题的结果,而不是问题的原因。这个问题就是,社会为底层家庭开辟的上升通道太少了。

万马千军去挤独木桥,不是万马千军的错,也不是独木桥的错,而是桥不够多的错。当我们谈论教育改革时,更要有这个意识。教育改革的成败应该以这样一条简单的标准来衡量:改革之后,底层家庭能否触摸到更多的上升通道。

假如哪一天,“狼爸”除了带着女儿参观衡水中学,还可以参观一些其他的地方,这些地方也意味着有更好生活的可能,然后对各种选项进行比较,那才是令人欣慰的场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女童举吊瓶参观衡水中学 “狼爸”真就没人性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