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鹤臣百万众筹质疑依旧,大病求助平台如何规范?民政部回应

自五一劳动节以来,德云社相声演员、郭德纲弟子吴鹤臣(本名吴帅)突患脑溢血,特别是其家人通过网络方式发起众筹百万医药费的消息受到了广泛关注和质疑。几乎一夜之间,网上道德绑架郭德纲、指责家属狮子大张口、质疑众筹网络平台等各种各样的说法甚嚣尘上,让人叹为观止。

吴鹤臣百万众筹质疑依旧,大病求助平台如何规范?民政部回应

吴鹤臣百万众筹质疑依旧,大病求助平台如何规范?民政部回应

其实,网上最多的质疑还是针对吴家,主要观点是:吴鹤臣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有大病医保,德云社先期捐助了约30万,为何还众筹百万,与真正需要救助的家庭和病人抢爱心呢?

吴鹤臣发病是在4月8日,而发起众筹的时间则是5月1日。随着网络上的质疑声浪越来越高,5月3日傍晚,吴鹤臣妻子张泓艺发布长文,告诉众网友网络众筹已主动停止,对家产再度做出说明。

吴鹤臣百万众筹质疑依旧,大病求助平台如何规范?民政部回应

吴鹤臣百万众筹质疑依旧,大病求助平台如何规范?民政部回应

张泓艺解释说,她平生第一次发起众筹,对相关平台规则并不熟悉,在这种情况下,她就随意输了个上限额度100万。张泓艺说:“我没有逼捐也没有骗钱,截止筹款停止,一共筹到十四万八千一百八十四元。扪心自问,我从来没让任何人给我捐过一百万!没有逼捐过任何一个!也没骗过任何一个人!”

同时,张泓艺也谈到了德云社和郭德纲:“师徒父子,师父终究是师父,德云社没有不管!事发当天,德云社陈九福带夫人来看过。一些同门师兄弟了解情况后,都在询问并要来探望。”并特别强调:“德云社里也在众筹,师父也在关注!”

5月4日晚,德云社发布《关于吴帅(艺名:吴鹤臣)病情及若干问题的声明》。《声明》说:“作为其经纪公司,我公司已开展内部捐活动,且我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其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以期能够对吴帅的后续治疗起到一定程度的帮助。”

吴鹤臣百万众筹质疑依旧,大病求助平台如何规范?民政部回应

吴鹤臣百万众筹质疑依旧,大病求助平台如何规范?民政部回应

也就在同一天,北京某著名短视频平台采访水滴筹某相关负责人时,该负责人表示,平台“没有资格去审核发起人的车产和房产”。对于该众筹显示“贫困户”一事,该负责人解释,这“应该是他(指吴鹤臣家人)误操作”。好一个“误操作”?

随着该事件影响越来越大,张泓艺于5月4日上午再次发布长文:“陆续会公布一切信息,截止目前善款依旧在水滴众筹平台,也将会为水滴众筹平台提供医院官方账户,一切费用,公开透明,并且全部用于医疗及医疗相关费用。”

吴鹤臣百万众筹质疑依旧,大病求助平台如何规范?民政部回应

现在的问题是,张泓艺自5月4日“陆续会公布一切信息”后,就再也没有发布任何信息,她的博文,定格在了5月4日。

沉淀了几天后,问题的焦点已由最初的质疑吴家,开始转向质疑网络平台。5月5日晚上,水滴筹创始人兼CEO沈鹏公开发布了一份说明——《针对“相声演员吴某在水滴筹筹款”一事的相关说明》。

吴鹤臣百万众筹质疑依旧,大病求助平台如何规范?民政部回应

吴鹤臣百万众筹质疑依旧,大病求助平台如何规范?民政部回应

在沈鹏的回应中,除进一步介绍了该事件的一些情况,他坦承道,目前平台对车产、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

对此,5月5日晚,中央政法委公众号长安剑发文《德云社演员众筹百万:善良为困顿兜底,谁为善良兜底?》文章认为,我们所做的不应仅停留在谴责发起众筹者的层面,更不能将网络众筹一棍子打死,而是应该在瑕疵被反复打磨中,还原逻辑的起点。

吴鹤臣百万众筹质疑依旧,大病求助平台如何规范?民政部回应

所以,该文提出,要“用善良为困顿兜底,让规则为善良兜底。”这里的“规则”,主要包括法律层面上的、行政管理上的、平台运营上的规范、机制。

终于,5月8日,民政部有关人士发声,对此事给予了回应。该人士指出,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不在民政部法定监管职责范围内,但由于影响到慈善领域秩序规范,下一步,民政部将引导平台修订自律公约,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自律机制。为了帮助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健康发展,民政部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

吴鹤臣百万众筹质疑依旧,大病求助平台如何规范?民政部回应

吴鹤臣百万众筹质疑依旧,大病求助平台如何规范?民政部回应

对于民政部的最新回应,您是怎么看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吴鹤臣百万众筹质疑依旧,大病求助平台如何规范?民政部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