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艺术:史上第一个对于预备队给予足够重视的战术

原著 :〔拜占庭〕莫里斯一世

译者 :王子午

战争艺术:史上第一个对于预备队给予足够重视的战术

一提起罗马军队,人们首先想到的无疑便是由重步兵组成的罗马军团。这些步兵身着全副铠甲,左手持矩形或椭圆形的大盾,携带两支重标枪(Pilum),排成著名的三线队形,接敌时首先投掷标枪,然后拔出短剑与敌军进行白刃搏斗。作为古典时代最为卓越的步兵战术和最为精锐的重步兵部队,自公元前3世纪第二次布匿战争结束后直到3世纪危机到来前这长达四百余年的时间里,除少数几次例外,整个地中海世界几乎没有任何力量能够与罗马军团的重步兵们匹敌。

罗马军队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公元前8世纪的国王时代,当时罗马尚处于国王统治时期。此时整个罗马不过是一个城邦,而“军团”(Legion)一词的含义也代表着整个军队。从此时直到公元前107年的马略改革为止,能够加入军团成为一名军团步兵(Legionary)在罗马法律中是一种特权和义务,因此除第二次布匿战争等特殊时期以外,只有财产达到一定水平的公民才能加入军队。那些没有罗马公民权的盟邦军队,则组成所谓的辅助部队(Auxilia)伴随罗马人一同作战。

在公元前315年以前,很可能是在意大利的希腊殖民地影响下,罗马人使用的战术与希腊人相同,均为纵深为八排的多里亚方阵(Dorian Phalanx),但意大利多山的地形并不适合方阵行动,导致军团多次被击败,甚至连罗马城也曾因此被攻陷,进而促使罗马改用了著名的三线战术。在这种体系中,按照法定义务服役的士兵依年龄分为散兵(Velite)、青年兵(Hastati)、主力兵(Principe)和三线兵(Triarii),在一个军团中,四个兵种各编成十个中队(Maniple),散兵、青年兵和主力兵每个中队为一百二十人,三线兵中队则为六十人,另外还要再加上三百名骑兵。青年兵和主力兵装备相同,使用矩形大盾、投枪、短剑作为武器,身穿锁甲或者皮革、亚麻胸甲,在战场上以相对宽松的队形作战。三线兵作为经验最丰富、最精锐的预备队,依然采用方阵步兵的装备,使用长矛作为武器。散兵作为轻步兵,不穿盔甲,仅以轻盾护身,并使用标枪在重步兵前方先行攻击敌军,之后便会撤退到后方。

战争艺术:史上第一个对于预备队给予足够重视的战术

在公元前315年之前,罗马军团使用着和希腊人一样的方阵战术,但意大利崎岖的地形并不适合方阵行动

除三线兵仍然作为方阵步兵以密集队形参战以外,青年兵和主力兵在接战时都会使用相对于方阵而言更为宽松的队形,其目的在于发挥士兵们的个人武勇,而不像方阵那样将所有力量都寄托于全军协调一致的单独一次冲击。罗马军团步兵们每人占据五尺见方的空间(方阵步兵为三尺),以方便他们投掷标枪、挥舞短剑。在接近敌军时,他们会首先投掷自己携带的重标枪,之后再拔出短剑冲上前去与敌军短兵相接。诚如《罗马史》作者特奥多里·蒙森所言:“罗马人将重标枪与短剑配合使用,其所产生的作用与近代战争中使用火枪与刺刀是极相近似的。标枪的投掷用来为刀剑的肉搏战做准备,正好像先发射一排火枪,再用刺刀冲锋一样。”关于这一点我们之所以花费笔墨引用蒙森的著作,原因在于即使到了莫里斯的时代,罗马重骑兵依然保留着既能使用弓箭发射火力,又可以利用骑枪发动冲锋的双重效用。

作战时,三条战线以棋盘格阵型列成,战线中各中队之间都会留出一条相当于一个中队宽度的空当,而后排的各中队便面对着这个空当布置。最初按照规定,青年兵被固定为第一线部队,后来,青年兵和主力兵二者谁居于第一线通常依指挥官的判断而定。但无论如何,当首先接敌的第一线士兵感到疲惫或敌军发生混乱后,第二线部队要么接替第一线部队继续作战,要么对敌军施以决定性打击。三线兵则作为最后的预备队,只在前两线无法支撑时才会参战。

罗马军团使用的三线战术,可以说是战争艺术历史上第一个对于预备队给予足够重视的固定战术。这种战术给罗马军队带来了其他重步兵无法比拟的灵活性,而较为宽松的队形也使他们能在几乎任何地形上作战,而不像方阵那样一旦脱离平整地面便无所适从。这些优势使其足以压倒包括希腊方阵步兵在内的一切对手。而这种重视预备队的思想,直到莫里斯在《战略》中为重骑兵们所规划的双线战术中,也仍然一脉相承。我们甚至可以说,《战略》中所记载的骑兵战术,不过是重步兵的三线战术在重骑兵身上得到复活。

战争艺术:史上第一个对于预备队给予足够重视的战术

军团时代早期的三线兵(左)和主力兵(右),可见其中的三线兵仍然在使用长矛作战,而他们在战场上也担负着方阵步兵的责任。主力兵以及与他们装备相同的青年兵则成为使用重标枪和短剑的新式重步兵

在此有必要提及,关于这种三线战术,20世纪最杰出的军事理论家、战史学家,英国陆军少将约翰·富勒曾在其著作《恺撒:男人、士兵和僭主》(Julius Caesar:Man, Soldier, and Tyrant)一书中提出疑问,对第一线各单位间是否真的会留出那么大的空当表示怀疑。毕竟,若第一线留有总长相当于整个战线一半宽度的空当,士兵们无论如何精锐,也还是无法组成一条足够坚固的战线以在白刃战中压倒对手。因此在他看来,军团的三条战线在进入战场时,会以每人占据三尺见方空间的密集队形排列为棋盘格队形。第一线在散兵从空当退到后方而自己又尚未与敌军接战时,展开成疏开队形,通过放宽行列来增加每个中队的正面宽度,填满空当组成一道完整的正面,并以这种队形与对方接战。第二线和第三线部队则会在其后方继续保持密集队形,各单位之间留有相当于一个中队宽度的空当,以方便第一线在失利的情况下向后撤退寻求掩护。

战争艺术:史上第一个对于预备队给予足够重视的战术

由两个军团组成的一个三线阵型示意图

关于这一点,译者也感到十分怀疑。对于罗马军团的敌人来讲,他们完全可以利用这些空当来打击第一线各单位的侧面,无论罗马士兵如何擅长单打独斗,一个中队也不可能在正面承受重压的同时去应对侧面的威胁,除非第二线部队在第一线与敌军接战后立刻便对那些穿过空当的敌军发动进攻,否则第一线便很难支撑下去。倘若如此,第二线作为预备队的意义便又完全不存在了。另外,以方阵密集队形战斗的三线兵,各中队的正面宽度在棋盘格阵型中却与青年兵、主力兵相同,也足以印证后二者在与敌军接战之前也同样采用着密集队形,战斗前必须先将队形疏开。因而在译者看来,富勒的观点不无道理。而我们之所以要在此处提及这一点,是因为读者们在阅读后文时便会发现,莫里斯在描述骑兵双线队形中第一线为连续的完整正面,第二线留有空当供第一线撤退之用时,几乎与富勒上述关于军团步兵的假设完全相同。

本文摘自《战略:拜占庭时代的战术、战法和将道》

战争艺术:史上第一个对于预备队给予足够重视的战术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战争艺术:史上第一个对于预备队给予足够重视的战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