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团长我的团》里的庸才、懦夫

恰逢《我的团长我的团》开播十周年,看着这部电视剧从默默无闻到热度口碑一点点攀升,我心里是由衷的高兴,充分说明了我们观众的品味在提高,欣赏能力也在提高。这部电视剧可以说是我国史上最好的战争片。他有着最精湛的演技,最良心的道具,最深刻的反思,最细腻的讲述,最真实的人性,最难能可贵的是讲述了战争中的两段爱情悲剧却完全没有油腻的感觉。

《我的团长我的团》里的庸才、懦夫

对于这样一部优秀的作品,再多的赞扬都不为过,但这不是本文讨论的重点,在欣赏小说版和电视剧版多次后,总能有点新发现,本文这次就来讨论一下《我的团长我的团》中最大的庸才、懦夫。

在讨论这个话题之前,我想先介绍一场战役和一个人。

松山战役:又称松山会战、松山之战。是中国远征军于1944年6月4日进攻位于龙陵县腊勐乡的松山,历时95天,前后发动十次攻势。本次战役胜利将战线外推,打破滇西战役僵局,同时,拉开了中国大反攻序幕。

《我的团长我的团》里的庸才、懦夫

11集团军投入兵力约两万人,拥有美国第14航空队空中支援。守备松山的日军拉勐守备队兵力共计1340人,除去伤员和后勤人员,实际战斗人员不足千人。在三个月的时间里,半个联队的日军成功抵挡住中国军队九次攻势,担任首轮主攻的新28师82团与39师117团因伤亡过半退出战场。虽然兵力处于绝对劣势,日军借助坑道和反斜面固守,甚至频繁对中国军队发动夜袭,一度攻克一个远征军炮阵地,摧毁4门火炮。中国远征军主攻部队从最初的一个师到最后扩充到10个团,在9月发起第十次攻势,最终于9月7日攻克松山阵地。

此役,远征军伤亡18000余人,其中阵亡7000余人。

稀缺的情报,甚至没有战前侦察,最终在拙劣的指挥下,用人命填出来的这场胜利,在超出1:10的伤亡比面前,其政治意义远大于微不足道的军事意义,只不过是为某几个人胸前添几个军功章罢了。

这场战役是不是像极了电视剧中的那场沙盘推演?

《我的团长我的团》里的庸才、懦夫

何绍周:第八军军长,军政部长何应钦的侄子。何应钦膝下无子,何绍周过继为子,早年曾进过日本步兵学校深造,又毕业于黄埔军校第一期。

何绍周在抗日战争爆发后,参加了南京保卫战。任第103师副师长、师长。参加武汉会战,血战田家镇、松山、四望山一带。1939年6月授陆军少将。1940年9月起任新编第11军副军长,第8军副军长,参加宜昌西岸会战、第二次长沙会战,布防枝江一带。1942年3月任第三战区第10集团军第88军军长,参加浙赣会战。这是不是很虞师。只看这光辉的履历,是不是很虞师。

《我的团长我的团》里的庸才、懦夫

然而,何氏虽然身为中将军长,实际并不擅长打仗,尤其不擅长与日本人打仗,因此每有战事或遭遇激烈战斗,便将前线指挥权慷慨交与副军长李弥,自己蹲在第二线掩蔽部里观望。抗战末期他在云南昆明大搞走私,发了大财,也算是发国难财。七十年前,何绍周任第六编练司令部司令官兼第49军军长,贵州绥靖公署副主任。解放军打到贵州也就稍作抵抗意思一下就跑路了,但是顺手将中央银行在贵阳分行所存的黄金约5万两,白银约8万两押解至重庆政府。

好了,估计到现在读者老爷们可能已经猜到了,我要说的这个庸才、懦夫就是虞啸卿,而何绍周很有可能就是虞啸卿的原型。

一出场,虞啸卿头上的钢盔合身的军装,简直帅的不要不要,再看看死啦死啦和小太爷,死穷屌。虞啸卿收拢残兵败将,给了众人希望。江防边上虞啸卿还是给人以军人以死报国(站着说话不腰疼的)的感觉,这绝不是爱兵如子,连个火炮支援都不给。让老兵油子对他的实际能力第一次起了疑心。

《我的团长我的团》里的庸才、懦夫

虞团座信曰,我辈退已失据,若强行渡江必为倭军追而歼之,甚之连天险亦为敌所趁。如此,不如决死山头,玉碎成仁之一仗当可振颓丧之友军,此役之后他当请东岸自军长以下为我们浇奠……还有,我不大明白。” 死啦死啦说:“虞大铁血也不怕噎着,这还有一百多活人,要浇奠我们轮番浇奠他十万八千遍。什么不明白?都得明白。”.......我(张译小太爷)忍不住冷言冷语,“虞大人搞不好和后生小子一样的年庚。”

回到对岸,看看军法森严的虞师,莫名其妙有了一点讽刺额度感觉。庭审死啦死啦显出虞啸卿一身书呆子军人气质,然后开始被死啦死啦等一棒子老兵调侃了“书生不可以没有,但是空谈误国”

《我的团长我的团》里的庸才、懦夫

虞啸卿钉在同一个问题上不放松,“在哪儿学的打仗。”“民国二十五年从军,二十六年开始打仗,现在是民国三十一年,我们死了很多很多人,很多很多,一直看着,心里很痛,一直很痛。”死啦死啦仍没有直接回答。 于是虞啸卿把枪抬了起来,这回是直对着死啦死啦的脑瓜子。

沙盘作战,虞啸卿由战神变成笨蛋。虞啸卿每天闭门思索怎么作战,妄想依靠美式装备攻打松山,可惜自己连军事常识都没有。在沙盘推演一败涂地之后仍然想不明白死啦死啦在哪里学的打仗,书呆子败给了实践。

《我的团长我的团》里的庸才、懦夫

虞啸卿:“你到底藏了些什么玩意呢?要你的部下以死相胁才说出来?——你不会说,可你的防线在哪?三条防线都成粉了。”死啦死啦:“反斜面的。反斜面的两道防线。” 虞啸卿:“反斜面?它防的是铜钹!它的枪眼炮眼都朝的是西面!”....... 虞啸卿看了看他所有的部下,一只一只戴回他的手套。 死啦死啦:“……得到死了才知道。” 虞啸卿:“在哪学的……打这种仗?”

虞啸卿害怕自己,害怕敌人,害怕这场战争,然而自己并不知道,或者强迫自己不正视这一点,

因为害怕自己是个懦夫,所以别人只贴了一张纸条岂能坐视,他就立誓不坐;

因为害怕,他和他的精英投向大量的精良的武器和美国人的援助(孟烦了在沙盘推演的评价);

因为害怕,所以他枕戈待旦做出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

因为害怕,所以他甚至砍了自己的胞弟,只为了击败自己内心的懦弱...

《我的团长我的团》里的庸才、懦夫

他从不允许他和他身边人出现一丝怯弱的表现,所以他会杀死特务营的亲信,他会砸掉站长的留声机,他会亲自审判临阵脱逃的龙文章,他做得如此完美,以至于他自己也相信自己是个无所畏惧的勇者,他自己也十分陶醉于自己做出来的功夫,他这种做派也传染给他的精英

可是龙文章看清楚这一点很久了,龙文章曾在沙盘推演前两人对话中说:枕戈待旦容易麻痹自己,虞啸卿表面和实际功夫做的越足,他就越容易沉迷于假象中无法自拔,龙文章是个多智近乎于穿越的人,他表面上和虞啸卿完全不一样,可虞啸卿和他都明白他们俩人是有多么的勤勉,可龙文章有一个个内心坚强信念超然的内核,这也是为何虞啸卿会刻意避开他,但真正有了问题却又想到他的原因。

《我的团长我的团》里的庸才、懦夫

同样的枕戈待旦,龙文章所做的一切都是真真切切的为了胜利,这需要多么强的内心,所有人都想象不到,龙文章不怕死冒充团长拉起炮灰们,爬过江深陷敌营去画阵地,每天开一炮跟对面示威,为的是什么?为了不让他们睡着,为了军人不睡着,龙文章知道所有人都爱安逸,虞啸卿的安逸,就是每天枕戈待旦做出一副忙忙碌碌的样子,然后告诉自己:已经够了,龙文章不想安逸,所以在虞啸卿的兵和炮灰团一起和对岸歌舞大会的时候,他要开出那一炮,他要所有人都知道,歌舞升平永远不存在,只有两边的你死我活。

可是龙文章的内心只有一个,炮灰团的安逸是听天由命,虞啸卿的安逸是自我陶醉,龙文章一开始不想去南天门,因为他知道,他谁也信不过,但是他又想胜利,比谁都想,于是他挣扎了那么久,最后说服了自己再信虞啸卿一次,所以最后龙文章心死,不是没有道理。

《我的团长我的团》里的庸才、懦夫

龙文章说了那么多地名,虞啸卿不明白为什么,虞啸卿不明白连豆饼都明白的问题,那就是龙文章在哪里学的打仗,虞啸卿内心的怯弱让他和他的精英不由自主的想安逸,所以虞啸卿的沙盘不懂竹内的陷阱,所以张立宪在沙盘可以毫不犹豫卖掉一二防所有人,所以何书光在沙盘草菅人命一败涂地,所以龙文章的兄弟死了,那就是压在心头的一座坟,虞啸卿的张立宪死了,也只是为国捐躯,死得其所,虞啸卿的自我陶醉不会就此终止,龙文章的愧疚也只能伴随一生。

所以,虞啸卿是全剧最大的庸才、懦夫。邢佳栋曾经在采访时评价这个角色:孩子。不能说精准,但是比较到位,又正因为不够到位,所以我看邢佳栋的表演时,总觉得热血有余,内心纠葛不足。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我的团长我的团》里的庸才、懦夫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