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他的妻子消失不见,他找了六年,孩子也已经六岁

故事:他的妻子消失不见,他找了六年,孩子也已经六岁

七月初的天气带着一丝丝的凉意,秋天也随着慢慢来到。但是惟独有一个地方,它的景色却与这世间有着截然不同的色彩,漫天的紫色,给人一种暖暖的感觉。好像这里只有那春天却不曾有其它季节。

一大片的紫色让人觉得它是那么神秘同时也是那么的不可侵犯。可事实上就如同它表面给人的感觉一样,它是绝对不容许任何人侵犯的。

它就是——紫雾林。坐落在紫云国南边地境的一片雾林。

紫云国皇宫

轩辕夜独自一人站于摘星楼的顶层,双手背于身后,远远的眺望着位于南边地境的某个地方。

剑眉下是一双紫色的眼眸,带着淡淡的忧伤,却依旧可以让人瞬间深陷其中。身上有着一种皇者应有的气质,刀削般的脸廓配着精致的五官让人看了无法移开视线,为之着迷。

风吹乱了他的发丝和衣摆,却吹不动那颗死寂的心。那俊俏的脸庞也在时间的冲刷之下变的疲惫不堪。

“父皇……”此时不远处传来一声娇滴滴的声音,拉回了轩辕夜的思绪。

回过头望见的是正朝自己奔来的轩辕芷敏,柔软的秀发被扎成两个小髻垂在两旁,圆嘟嘟的小脸上有着一双同轩辕夜一样的紫眸,其它的地方无论怎么看都像极了轩辕夜心中的那名女子。细柳一样弯弯的眉毛,小巧的鼻子下有着一张樱桃小嘴,嫩白的肌肤似乎弹指可破。

如今的轩辕芷敏才只有十岁,满脸的稚气。可是她却是这世上除了那个女子之外最了解轩辕夜的人。

“父皇……”来到轩辕夜身旁拉了拉他的衣角,眉头有些微皱。

“嗯?”轩辕夜回过神抱起身旁的轩辕芷敏,嘴角勾勒出一个迷人的弧度。

“父皇又在想那个女人了吗?”轩辕芷敏朝轩辕夜刚刚眺望的角度望去,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南边地境的那片紫色。

“那是你的娘亲,敏儿怎能如此无礼……”轩辕夜的剑眉微微皱了起来,他虽然明白芷敏对她的怨,可是她毕竟是她的亲生母亲。

“父皇就只疼那个女人,一点也不疼芷敏,父皇最讨厌了!!”轩辕芷敏挣脱轩辕夜的怀抱,两只圆溜溜的大眼睛里泛着丝丝泪光,指责完轩辕夜便转身朝楼下飞奔而去。

望着轩辕芷敏那离去的小小背影,轩辕夜又长长的叹了口气,思绪又飘回到十年前……

今生他生在帝王家,就注定了这一生都不能因为追求自己的爱而放弃一切……

“菲儿,朕已经等了你十年了,你何时才肯回来啊”轩辕夜喃喃自语,望向那片紫色,紫眸下的悲伤像大海一般将他淹没。

情,这世上最美也最毒的东西;让多少人放弃了一切,只为一句:此生不换,至死不渝。可又有几人能长相厮守直到白头……

宁雨菲,我一定要把你找出来,问清楚你到底为何如此狠心……

轩辕芷敏躲在一旁,有些发狠的握紧了小拳头,紫色的眼眸里刚才的伤心已然全无,剩下的只有那誓死也要找出宁雨菲的坚定。

风,依旧吹着;而楼上楼下之人各有所思。

缓缓离开这让她看了就感觉压抑的摘星楼,小小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弯曲的小路上,朝着皇宫的另一边校练场走去。

校练场是皇宫内专门训练锦衣卫的,而这里的老大便是锦衣卫的头——连魅。

望着那站在门口的小身影,连魅不紧不慢的朝她走去。

“不知公主殿下来此有何要事呀?”望着眼前这个可爱的小家伙,连魅满脸的笑容。

说起连魅,也是一位一等一的美男子,精致的五官,炯炯有神的眼眸,无一不是官家女子所崇向的归宿,只是和轩辕夜比起来,他少了一份摄人的煞气,多了一份亲近。不过,在战场上或许就不一样了。

“魅叔叔”轩辕芷敏一把拉过连魅的衣角把他拉到一旁,小声说道“教我武功好不好?”

“不知公主想学什么武功?”连魅不禁有些好奇。

“我要学很厉害的武功!!”轩辕芷敏仰着头满脸的期待与坚定。

“呵呵……好好好,公主,那就随微臣到武器房选一样公主喜爱的武器”连魅笑了笑,便为她引路。

来到武器房,轩辕芷敏一下子就兴奋了起来,一下摸摸这把剑一下摸摸那支枪。最后脚步停在了一条长鞭面前。紫檀木做的手柄,大概两米多长的鞭身。看似很沉的模样,可拿在手里却并无那种感觉,让轩辕芷敏爱不释手。

“魅叔叔,芷敏要学鞭”轩辕芷敏拿着长鞭已经兴奋不已。

“学鞭呀,这倒是可以,不过……以公主现在的身高和体质来说学这个似乎还有点早,不如微臣先教公主一些调整内息的方法吧,这些对以后学鞭会有好处的”

“这样啊……”轩辕芷敏望了望自己矮小的身体便也答应了“不过,这个鞭子芷敏喜欢,所以魅叔叔可不可以先赠与我?”

“这当然可以”

之后轩辕芷敏就一直在校练场听着连魅教自己如何调整内息,时不时也会照着做。

待到了黄昏时刻,轩辕芷敏才离开校练场来到了轩辕夜的书房。

“父皇”轩辕芷敏一跑进书房便叫着正处理公文的轩辕夜。

轩辕夜闻声抬头,然后抱起已经跑过来的轩辕芷敏,柔声问道“还生父皇的气吗?”

“芷敏怎么会生父皇的气呢,今天芷敏去找魅叔叔学武功去了”

“哦?学武功?”轩辕夜有些质疑的看着轩辕芷敏。这丫头平时如此贪玩,怎么现在到学起武功来了。

“是啊,芷敏以后会好好学功夫然后出宫帮父皇把她抓回来!!”轩辕芷敏昂着头一脸的自信,让人看了觉得甚是可爱。

“……”轩辕夜微微皱了皱眉头,却并没有说话。

“芷敏不想父皇伤心,也不许父皇伤心。因为……因为父皇伤心的时候就不英俊了”轩辕芷敏轻轻的拂过轩辕夜俊俏的脸庞,一脸忧伤的说着。

“哈哈……”轩辕夜听了她的话便仰头大笑,轻轻刮过轩辕芷敏的鼻梁“小丫头怎还分辨的出俊与不俊了啊?”

“父皇是天下最俊的人了”轩辕芷敏望着轩辕夜认真的说着,然后便紧紧的依偎在那宽阔的胸膛前。

从那日之后,轩辕芷敏每天便早早的去找连魅学鞭去了。午时就去轩辕夜的书房,下午就回房练内功。

轩辕夜也每天都会派人去找宁羽菲,但每次的结果都是令人失望的。

就这样一直持续了六年……

本文来自小说《武美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故事:他的妻子消失不见,他找了六年,孩子也已经六岁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