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怆”—贝多芬c小调钢琴奏鸣曲

悲怆”—贝多芬c小调钢琴奏鸣曲

贝多芬是维也纳古典乐派大师中的最后一位,也是最伟大的一位音乐家。在钢琴艺术史上,贝多芬是继约.塞.巴赫以后的又一位傲然屹立的巨人。他的音乐与巴赫音乐并称为音乐史上的《旧约圣经》和《新约圣经》,堪称内容与形式的高度统一和完美结合。贝多芬表现钢琴音乐的手段,无论是从音响上,演奏技术上,曲式规模上还是从主题展开和和声功能、织体上都超越了莫扎特、海顿等音乐家使用的传统手法。如果说莫扎特的音乐显示出他察人(洞察人们内心活动)的本领,那么贝多芬的才华在察人的基础上还要加上“探天索地”。天、地、人构成了贝多芬音乐的主要内容,它超越了贵族沙龙的绮靡,打破了宫廷皇室的华丽,取而代之的是人的地位、人的尊严,人与自然、人与命运之间碰撞的火花和音符。

贝多芬一生处于欧洲动荡时代:1789年法国大革命爆发,拿破仑的兴衰,德国民族运动的高涨,维也纳“神圣同盟”复辟等一系列历史重大事件对他的触动极大。他一生目睹革命、流血、斗争、失败、反抗……性格中充满了追求自由、憎恨压迫的反叛精神,他向往博爱、民族(民主)、平等,作品中充满了鲜明的时代精神。他的音乐是自由的,其原因在于他本就是音乐的主宰,音乐是他内心变化的写照。

贝多芬的一生共创作了三十二首钢琴奏鸣曲,早年在1794年至1800年写下的十三首中,就已有很多显现出了作曲家朝气蓬勃、倔强自信、勇往直前的大无畏精神。其中,作品第13号《c小调“悲怆”奏鸣曲》是贝多芬性格最为显著的作品之一。作品的全称是由作曲家本人所定的。该曲写于1798年,次年出版。

奏鸣曲由戏剧性的引子开始——但是,它已经远远超越了引子的作用,作为这幕戏剧的序奏,奠定了整部作品的基调。这是贝多芬首次遭到耳聋威胁的心灵表白,他(它)不但在开始时出现,在发展部和尾声中的闪现也加深了乐思的深远含义,构成了音乐的另一种平衡,“庄严而缓慢的”与“极快而热情的快板”相互交替产生戏剧性。这一从交响乐角度构思的乐章在开始时奏出由强转弱的和弦,然后过度(过渡)到快板,快板的驱动带有很强的力量,左右“定音鼓似的振音”流露出积蓄已久的感情,高声部与低音的对话在进行中越发变得广阔,旋律的情绪越发显得激动不安,而副题的出现又略微舒缓。关于第一乐章,贝多芬说“非这样不可吗?非这样不可”。

在“流畅的行板”一章中,贝多芬似乎不愿过多地发展这个主题,他意识到,旋律本身是那样的真挚感人,所以更适于采用简单的回旋曲形式。甚至在勃拉姆斯的作品OP.5中,还出现了这两个小节的影子,并且,与贝多芬相同的是,他们都将下面的旋律转向了降A大调的低音区。在这段柔板中,有两个间插段,一个是间断的间走,生动的独奏在其中高高升起,还有一个更加激动不安,但是,其三连音节奏最终顺应了开始的主题。

终乐章采取了奏鸣曲-回旋曲式,特征复杂而丰富,一部分充满渴望,一部分充满挑战。据说贝多芬曾用充满幽默感的方式演奏回旋曲主题,虽然凯鲁比尼把它描述成“粗糙的”,克拉默认为它是“不连贯且杂乱无章的”,但是他们都赞成贝多芬的演奏富于性格和气质。

“钢琴要被他砸掉”,“他用特殊的方式控制住音符,加之一种轻柔滑动的触键方法,使音色娓娓动听,听者可以想象他是在注视活生生的恋人”,这是贝多芬的管家辛德勒在回忆音乐家的时候的话。年轻的贝多芬,在钢琴音乐中体现出令人震惊的戏剧性与激情,无论他的痛苦绝望抑或是胜利的欢呼,纯洁爱情抑或是深刻的思绪,再用音乐阐释出后,不仅震惊了维也纳上层社会,即使180余年后的我们,也永不能忘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悲怆”—贝多芬c小调钢琴奏鸣曲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