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亿保健帝国背后,权健的谎言和套路

200亿保健帝国背后,权健的谎言和套路

“天津权健队”这个标签背后,权健集团拥有遍布全国各地直销体系,让安利甘拜下风;权健标榜治疗癌症,并通过开设肿瘤医院,售卖自己生产的治癌药物,甚至承诺免费治疗,这让莆田系都望尘莫及;法院相关判决书一厚摞,却从未伤筋动骨。权健这个200亿的保健帝国崛起背后有哪些不为人知的谎言和套路?

作者| 马程 杨泳洁 编辑| 安心

12月26日,天津武清,权健集团天津总部在举办年度营销大会。从全国各地赶来的“经销商”多达2000人,坐满了整个会场。全场高喊着”功在华夏,誉满全球”。一位被称为专家的人,做了长达2个小时的演讲,不断强调,“权健是一家正规直销公司”。

权健集团的核心人物,董事长束昱辉并没有出现在现场,但在播出的宣传片中,他坐在直升飞机上喊话,气派十足。

200亿保健帝国背后,权健的谎言和套路

图为权健集团千人直销大会现场

就在前一天,国人对“传销式”的权健集团的主要印象还停留在2017年中超季军与2016中甲冠军——天津权健队的冠名商,同时,有7000多家加盟火疗店遍布国内各大城市。

然而,一盘篇丁香医生文章《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把权健集团带上了头条。在束昱辉和权健的影响下,患有骶尾部恶性生殖细胞瘤小女孩周洋,放弃化疗,接受权健肿瘤医院的治疗,配合使用旗下药品。但周洋病情很快恶化,离开人世。

周洋去世三周年,他的父亲周二力每天都在后悔,现在他决定起诉权健。

这家以保健鞋垫和负离子卫生巾起家,年销售额已经破百亿。用所谓“直销”但近乎传销的推广方式,在全国铺开7000多家加盟火疗店。同时,权健还在全国各地成立了肿瘤医院。

“不幸的是,一些参与者不仅搭上钱财,更有人烧伤、致残,甚至丢了性命。”文中提到,受害者不止周洋一个人。

多年来,媒体零零散散有相关报道, 法院也接到不少起诉书,但这些都没有阻碍权健集团成长称为一家拥有20多家公司,200亿资产的“知名企业”。

12月26日下午,多家媒体从天津武清区市场监管局相关部门获悉,武清区市场监管局已注意到刷屏文——《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正在核实文章中反映的情况。

经历了媒体大曝光之后,12月26日晚,权健公司终于接受媒体采访,否认了受害者周洋父亲的大部分说法。权健品牌管理部部长王女士称“当时过来的时候肚子都烂了,还昏迷,经过我们的治疗能走能跳,后来听她父亲说还去幼儿园了,是后来康复不当恶化了”

“直销”挖坑,“治癌”害人

“披着直销的外皮干着传销一样恶心的事”,麦子这样总结。

他的家人在卖权健的产品,几块钱的麦芽味饮料说成“能提高免疫力,消炎的麦芽精”,价值上百元,几百块的蒸汗机摇身一变成为“能治疗感冒,逼出寒气的八卦仪”,价格达到7500元,还有正骨垫、按摩仪等,“他们深信不疑。”

“权健的直销体系比安利还猛,在业内很出名。”张明对全天候科技提到,他的朋友就是全健的经销商。

权健今天的直销千人大会上,主讲人一再强调,权健是有全国“直销牌照”的正规公司,并通过PPT再一次晒出了牌照,强调业务都合法正规。

一位医疗行业评论人对全天候科技提到,在目前的体系下,从事直销业务是合法的,但看似正规有牌照的直销企业大多都运用传销模式来运作,但很难界定。

“权健发展仍然是依靠发展下线,杀熟等模式,其实和传销非常类似。”上述人士提到。

张明称,一般情况下,权健发展下线分三步走,前期拉熟,主要针对身边的熟人,“为了把自己的熟人发展成下线,往往需要进行一轮轰炸,带着父母一起现身说法。”第二步,权健会大打“会议牌”,在全国各地开会,培训,从而进一步拉新员工。

在天津武清,还有束昱辉的家乡——权健的另一个重心江苏大丰,经常可以看到大巴车拉着成群的新人入住酒店,参与培训。“会议上也是亲身讲述自己用权健之后的好(处),给新人们画饼。告诉他们简单可以赚多少钱。”张明提到。第三步,加入者要亲身体验药品的药效,这样在此后宣传案例的时候,就可以用事实说话。

此后,张明的朋友还开设了一个火疗店。根据官方宣传显示,申请加盟需要20万元的保证金、15万元的技术合作经费与30万元的中药材筹备费用,总计65万元。但张明提到,其实开店成本并不高,只有几万块钱,“关键看能否发展更多的下线,下线越多,回本会更快。”

据悉,权健的经销商有几十个不同的体系。根据权健“永和”、“牵手”、“百合”等系统的宣传,各团队拥有数万到数十万人不等的规模。

“安利至少大部分产品是无害的,还有一些有用处的生活用品,但是权健主打的是治疗癌症的药物,这就直接牵扯到人的性命。”张明也曾这样向朋友表达过自己的担忧。张明认为,权健的“洗脑能力”非常强,现在他奉劝朋友退出直销,根本无法劝动。

治疗癌症,是权健从一个普通药品直销公司,走上200亿级保健帝国的重要契机,也是包括周洋在内癌症患者噩梦的开始。

200亿保健帝国背后,权健的谎言和套路

图为周洋服用的权健抗癌药物。

与一般直销公司销售保健品的方式不同,权健通过旗下肿瘤医院来为旗下产品销售来背书,甚至承诺未来免费治疗癌症。同时,医院治疗的癌症病人也将成为权健的会员,病人推荐其他人购买产品、治疗疾病可获得收益。

据腾讯科技报道,权健承诺,只要消费者购买9500元直销产品,应用3年以上,未来可免费治癌。这一政策无疑吸引了很多难以承受高额医疗费家庭的关注。

但权健的肿瘤医院的运营资质也遭到质疑。根据权健(天津)肿瘤医院官方显示的信息,该院拥有二级肿瘤专科医院的医疗执业许可证。但是,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网站上收录的5472家医院中,天津市唯一一家肿瘤医院是三级甲等的天津市肿瘤医院。

周二力相信了权健肿瘤医院所说的“花 8000 万买的抗癌秘方”,也让女儿走上了不归路。

劣迹斑斑,屡遭起诉却无事

在束昱辉的自传《生命的代价》中,他获得秘方和研究药物的方式被描述的相当“魔幻”。

“束昱辉本人为救母亲辞职走遍全国寻找秘方;又为一张治疗脑梗的秘方未能见父亲最后一面;在山东打动的一位治疗蛇毒老人讲秘方免费赠送;花8000万元高价买下关系一个治疗癌症秘方……就这样收集了600副中医秘方,并投入生产” ,“以宫廷和道教火烧疗法,殚精竭虑,耗时多年研发火疗液精油”。

而事实并非如此。食药监总局的保健食品数据库中,目前仍在有效期内的权健牌保健食品共有13种,多为缓解体力疲劳、增强免疫力等常见保健功效。其中,9种均为2014年至2016年间由其他公司转让给权健集团旗下的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以圣安明胶囊为例,转让方为北京秦吉达科贸公司,法定代表人和大股东是鸿茅国药的副总裁鲍东奇。

同时,从2012年起,权健集团就曾屡屡遭遇起诉。“中国判决文书网”上,关于权健的刑事、民事判决书多大20多份,但大多数时候,权健公司和束昱辉都未受到牵连,甚至连赔偿的案例都少之又少。

2012年,权健下设的“人人系统”主要负责人就因被指控为“传销”而锒铛入狱。根据判决书显示,系统主要由孟某某等人管理,其模式符合传销性质——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来骗取财物的特点。而孟某某的直接上司就是权健集团董事长束昱辉。

判决书中提到,“每个被发展进来的人都必须交纳960元购买“骨正基磁疗鞋垫”或“益钙素”、“益菌素”等产品,获得资格后可以发展其下线人员,成为会员后如再购买产品可享受半价优惠,个人累计或一次性消费6720元权健公司的产品,由中心店以七单上报公司成为经销商,以此形成严密的人员销售网络,从中获取提成。”

此外,权健发展的多个火疗权健经销商,也曾因医疗事故被起诉。起诉的案例中,受害者众多,或因火疗引发的心脏病等去世,或导致3级到9级不等的烧伤,生活困难。这些只是受害者的冰山一角。早在2014年,央视等媒体也曾相继报道过权健旗下产品危害用户健康,但最后不了了之。

但在这些来自全国各地的案例中,权健集团本身却很少被判有罪。原因是火疗馆本身为个体商户,权健只起到了培训的作用,并未签订相关活动。

只有在一个深圳的案例中,受害人做火疗的门店招牌里提到权健的服务,参与者自称是权健的人,并以此发展下线。但权健集团最终也仅赔偿给受害人27万元左右的误工费和医疗费。

据一份权健内部资料,权健集团目前拥有600多家全国连锁的权健医院、7000多家火疗养生馆、800余家本草女人香会所。

火疗馆事故也是文章作者“丁香医生”关注权健的重要契机。“丁香医生”作者对全天候科技等媒体解释称,“最初关注这个话题,是因为急诊科医生朋友说在出门诊时,接诊过火疗烧伤事故的病人,给我们看了一些烧伤的照片,触目惊心。出于一个健康科普媒体的责任,希望深入调查,才发现了权健的很多问题。”

同时,权健官网上提到三大主要发明,包括火疗、负离子卫生巾和按摩鞋垫,在国家知识产权局官网都显示状态为“逾期视撤失效”。

束昱辉履历造假

据《生命的代价》这本自传,束昱辉1992年已从清华大学毕业一年。这一年,他24岁。

一份权健的招商手册显示,束昱辉拥有清华大学经济管理专业与中医学专业双学历。在权健的官网上,清华毕业的束昱辉被塑造成了“当代儒商英杰,古老秘方传人”。

据清华大学校友网显示,1988年该校设有经济管理学院,但该学院设有“国民经济管理专业”,但并没有“经济管理专业”。

据2016的一篇报道,清华大学曾向网易财经证实,"经过核实,束昱辉、束必和(束昱辉曾用名)均未在我们校友的名单中查到。校友名单包含本、硕、博、MBA。"

新京报也曾在束昱辉的老家——江苏省盐城市大丰区新丰镇裕北村向当地村民了解束昱辉的历史。村民们对“束必和”都很熟悉,并且知道其改名为一事。但多为村民矢口否认束昱辉上过清华大学一事。另有权威信源向新京报表示,束昱辉最高在读学校为盐城工学院。

跨界“洗白”

就在大量受害者申诉无门的时候,权健却以另一种形式“洗白”出现在大众面前——“天津权健足球队”,束昱辉也成为这支中超冠军球队的掌门人。

束昱辉不遗余力地在球队上“砸钱”,先后请来卢森博格、卡纳瓦罗与与保罗索萨,又重金签下法比亚诺、帕托、莫德斯特等国际足坛球星以及孙可、赵旭日等国脚。近两天时间,《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刷屏后,数千名网友聚集在权健足球官微下进行了声讨,有网友不懂足球走错了地方,也有一部分网友认为天津权健俱乐部应为这次事件负责。

自2004年创办以来,束昱辉以及他掌舵的权健集团,借助权健自然医学集团、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权健肿瘤医院三个运营主体,成就了200亿元的商业帝国。企查查信息显示,束昱辉担任了27家公司法人,对外投资21家公司,在外25个任职,52个控股企业。但企查查信息显示,束昱辉有57个关联风险。

根据直销行业杂志《知识经济·中国直销》的估算,权健公司的销售业绩从 2013 到 2017 年分别是:50 亿元、135 亿元、190 亿元、192 亿元、176 亿元。

在A股,束昱辉同样有布局,他曾斥资数亿元入股了老家江苏省盐城市大丰区的上市公司金财互联(002530,原名“丰东股份”)。束昱辉直接持有金财互联4262.7万股,占总股本的5.43%。

金财互联的控股股东是江苏权健东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权健东润”),持股比例19.75%。束昱辉是权健东润的第二大股东,占比23.99%。

同时,2018年,束昱辉作为股东的另一家公司——江苏大丰农村商业银行,也在排队IPO当中。

从声称的清华高材生,到标榜为“救母亲奔走寻找秘方”的医药公司老板,再到一掷千金,号称“21亿买下梅西”的球队老板,束昱辉看似走在了人生巅峰。而这一次,因为媒体爆料。隐藏的公司在传销、治癌假药的致命问题, 也许会相继浮出水面。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麦子、张明为化名)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200亿保健帝国背后,权健的谎言和套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