磁器口非遗文化之旅│在古镇里,品一场原汁原味的重庆川剧

磁器口非遗文化之旅│在古镇里,品一场原汁原味的重庆川剧

龙群(右)在磁器口川剧团演出。一年当中总有好几次,外地朋友来向我咨询,“你知道磁器口哪儿能听上一折川剧吗?”

当然有,如果你只是感受一下老重庆的川剧氛围,在古镇上,这样的茶馆并不少,如古镇丁字路口的宝善宫、幸福街的三皇堂清代茶馆,都有川剧变脸表演,而我要重点推荐的一个去处——是磁器口正街110号的转运楼。在转运楼喝茶,不用在意是高雅还是通俗,也不在意茶的品质,全然一派市井风范,坐的是木制方桌高靠椅,踏实轻松;茶具是简单盖碗,虽说机器制着的青花,比不过青花瓷精致养眼,但并不影响茶客喝茶的兴致。如果说,在转运楼喝的不是茶,而是川渝老茶馆的世俗化传统,那么,对真正热爱听戏的票友们,或者说,要顶真地体验什么是古镇川剧——我要推荐的是并不太为游客所知的“磁器口古镇川剧团”——其具体位置,位于磁器口东林停车场一侧(磁器口金蓉桥的端头处,过桥则是桥头观音),十分方便。为什么要推荐“磁器口古镇川剧团”?首先,这儿的重庆川剧,不是表演,而是演出;一字之差,但大相径庭。其次,在很多重庆票友心中,磁器口川剧团是非常知名的品牌——这个民间性质的川剧团来到古镇已有十年时间了。于重庆这座城市而言,“磁器口川剧团”的影响力也是极大的,大到什么程度?重庆市民甚至不允许这个民间剧团轻易离开磁器口——每次剧团的搬迁,几乎都会引发媒体和大众的关注。必须介绍一下,磁器口川剧团的团长,叫龙群,一位值得钦佩的艺术坚守者。龙群从1979年学习川剧,毕业后并没进入到川剧演出行业,而是被父母安排到了工厂就业。但她的心里还是一直放不下川剧。后来工厂倒闭,她下岗了,便在青木关开了一间小餐馆。有一次沙区在青木关组织了一场川剧演出,她作为“群众演员” 受邀参加了演出。就是这一次演出,使她找到了“组织”——沙坪坝区川剧团。之后,她便动了念头,把川剧捡了起来。这时她认识了贺老大。贺清福,人称贺老大,原来是磁器口附近某工厂的厂长,自幼喜爱川剧,平时也能演唱几折传统折子戏,还能打站桥 ( 马锣、小锣、梆子 )。 因为太爱川剧,干脆丢了厂长一职,一门心思支持川剧。二十几年前,他就在双碑开茶馆,座唱川剧,后来觉得小打小闹不过瘾,开始购置行头服装,在双碑二钢的灯光球场开台演出,由于条件有限,只能露天彩唱,逢到天气炎热或下雨,就暂停演出。

磁器口非遗文化之旅│在古镇里,品一场原汁原味的重庆川剧

当龙群与贺老大相遇,结果便是——2007年,贺老大和龙群一拍即合,拉着几个戏友,将舞台迁到磁器口古镇的宝善宫,成立了磁器口川剧艺术团,“磁器口恁个大的场镇,啷个能没得川剧呢?!”川剧团在宝善宫的容纳率很高,最火的时候,一天连场唱,一场人数就达到八百多人。他们在宝善宫演出了6年,2009年宝善宫因重新修整,于是磁器口川剧团搬到聚生茂的巷子里。位置偏,观众渐渐冷清。每个月只有八场戏,除了一些固定的老戏迷,新观众总是不多,有时忙活了一整天,台下也许只有四、五个人。 “不坚持不行啊,我们的观众很多是老戏迷,有的老人已经七十多岁,还拄着拐杖转几次公交,就只为来看我们的一场川戏。”龙群告诉我,有位老人自己本身经济也困难,是吃低保的。但每次辗转来磁器口看戏,临走,硬要塞五块钱到自己手里。这样的观众,这样的故事,大概就是支撑龙群一直走到现在的那种力量,而这种力量又被他们转化到了自己的演出里,赢得了更多票友的支持。2014年9月28日,在沙区政府和磁器口古镇管委会的共同努力和帮扶下,这艘飘摇的“川剧梦之船”, 终于停泊在了磁器口东林停车场,有了属于自己的场地。所以,如果您想要在古镇上看一段正儿八经的川剧折子戏,就在磁器口古镇川剧团,也非得来这儿才能解那个馋,或者说,才有那种原汁原味的生活体验。有一位外地游客,在磁器口川剧团看了演出,回去后经常在戏曲论坛里浏览龙群发布的川剧视频。他留言说,磁器口川剧团,已成为了古镇特色文化的生动载体。当然,他更艳羡的是,“我们在城市的高楼间再难听到川剧的锣鼓与旋律时,在磁器口古镇,却依然可以在《杜十娘》或《柳荫记》凄清婉转的唱腔里,捧一杯老沱茶,品味重庆川剧与慢生活独特的韵味。”

磁器口非遗文化之旅│在古镇里,品一场原汁原味的重庆川剧

文明旅游 人人有礼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磁器口非遗文化之旅│在古镇里,品一场原汁原味的重庆川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