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云雷的清水河,郭德纲的卤煮火

张云雷的清水河,郭德纲的卤煮火

三月初三春正长,蟠桃宫里看烧香。

沿河一带风微起,十丈红尘匝地扬。

大莲儿在蟠桃宫烧了一柱香,出来正碰见卖小金鱼儿的,捡了一根糖葫芦签儿,逗弄着几只蛤蟆骨朵儿。

卤煮喂!炸豆腐哎,开锅嘞!

大莲才觉得饿了,卖卤煮的大家都称呼“小肠陈”,大莲儿跟父亲松老三吃过几次,爱吃的不得了。

陈掌柜麻利的从锅里捞出一个火烧放在案板上切井字儿,再拣出豆腐小肠、肺头剁成小块儿,一勺冒着热气儿的老汤往碗里一浇,蒜泥、辣椒油、豆腐乳、韭菜花。那味儿顶香了哩。

“爷,来点儿肺头呗 ”,佟小六眼巴的望着小肠陈,爷捞起一块肺头,当当几下扔进小六的碗里,油花溅起。

“哎呦喂,小六子”。大莲儿眼尖着哪。

“大莲儿”,小六子兴奋的跳起来。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 ,两小无嫌猜。

小六子十几岁时搬家离开了蓝靛厂。

大莲儿姑娘为此蔫儿了好几天呐!

“哎”桌对面的大莲儿说:“你爱吃肺头,给你,”

小六抬起头,眼睛像三更天的月亮,“莲儿”

大莲儿低下头,脸红的像风中的灯笼。

“爷,给我姐姐来一碗,不要肺头的。”

香菜褪去绿色,酱乳泛开红晕、辣椒油热气裹着黄色小火烧翻来覆去……。

月亮它照在中天呐 ,

六哥哥来到 /姑娘喜心间呐 。

鸳鸯呐戏水/我们说说心里话呀 ,

一把手抱住了/冤家我的心肝儿 。

六哥哥地舌头尖儿/

点上了我的上牙膛/。

大莲说:“六子,小肠陈是你家亲戚呐”?

小六子:“和我爷把兄弟啊”。

小六子说起卤煮火烧,来了劲头。

“别看它简单、可它的来头可是不小滴,

乾隆爷下江南,扬州有个陈府家厨张东官烧的苏造肉特好吃,用丁香、官桂、甘草、砂仁、桂皮、蔻仁、肉桂等九味香料,九味昂!皇上吃顺口儿了,把张东官带回京城,做了御厨。俺陈爷的祖太爷跟张东官是吃喝不分的好朋友,张东官让祖太爷在东华门摆了小摊卖“苏造肉”。

“后来呢,后来爷怎么不卖苏造肉聂”大莲儿问。

“爷说苏造肉贵,大家吃不起 。”小六子说,“爽利我爷换成了下水,我爷洗的干净,谁也比不了哪。”

“嘘,小声点,”大莲儿推开小六子。

六子热气哈的大莲儿耳朵痒痒的。

“姐姐,我给你做苏造肉吃”

大莲儿幸福的合着眼:“哥哥,你做吧”

“沌沌倒油了,次啦葱花爆锅呐,炒酱尼香吗,搁肉,五花大肥肉昂,下鸡汤喽。”

大莲儿,“怎么下鸡汤。”

小六子:“好吃呗,熟了,切肉片喽!一两片三四片,五片六片七八片,九片十片无数片,飞入水中都不见。看不见呐,”

“点灯”!

已经夜半,松老三抽了锅大烟,出来解手,看大莲子屋内掌着灯,心说这丫头忘了吹灯了,挑起门帘……。

桃叶儿尖上尖柳叶儿就遮满了天

在其位的这个明阿公细听我来言呐

此事哎 出在了京西蓝靛厂啊

蓝靛厂火器营儿 有一个松老三

提起了松老三两口子卖大烟

一辈子无有儿生了个女儿婵娟呐

小妞哎 年长一十六啊

取了个乳名儿 姑娘叫大莲

姑娘叫大莲俊俏好容颜

此鲜花无人采琵琶断弦无人弹呐

奴好比貂蝉思吕布

又好比阎婆惜 坐楼想张三

太阳落下山秋虫儿闹声喧

日思夜想的六哥哥

来到了我的门前呐

约下了今晚这三更来相会呀

大莲我羞答答低头无话言

一更鼓儿天姑娘她泪涟涟

最可叹二爹娘爱抽鸦片烟呐

耽误了小奴我的婚姻事啊

青春要是过去 何处你找少年

二更鼓儿发小六儿他把墙爬

惊动了上房屋 痴了心的女儿娇娃呀

急慌忙打开了门双扇

一把手拉住了心爱的小冤家

三更鼓儿喧月亮那照中天

好一对多情的人 对坐把话言

鸳鸯哎戏水我说说心里话呀

一把手我就握住了 冤家我的心肝

五更天大明爹娘他知道细情

无廉耻的这个丫头哎败坏了我的门庭啊

今日里一定要将你打呀

皮鞭子沾凉水 我定打不容情

大莲我无话说被逼就跳了河

惊动了六哥哥来探清水河呀

亲人哎 你死都是为了我呀

大莲妹妹慢点走 等等六哥哥

秋雨下连绵霜降那清水河

好一对多情的人双双跳下了河

痴情的女子那多情的汉呀

编成了小曲儿来探清水河

编成了小曲儿来探清水河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张云雷的清水河,郭德纲的卤煮火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