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售第一的招商银行正土崩瓦解?利润增速为零传言引发股价暴跌

截止12月19日收盘,A股“定海神针”招商银行(25.450, 0.06,0.24%)已连续暴跌三日,12月截止目前跌幅超过11.07%;比2月“白马回头”行情录得的10.72%跌幅还严重。

而此次暴跌的直接原因是一则关于2019年招行可能零利润增速的传言;但深层次原因是,招行的零售银行面临预期与边际增速“双透支”;而另一方面,与10年前相比的网点优势、服务到位相比,如今的零售银行业务更比拼的是深度资产管理能力———显然在这方面,招行不具优势。

有关招商银行“零利润”的谣言正在漫天飞。

12月19日,媒体报道招商银行接受“窗口指导”,要求部分银行“适度控制利润增速”,招商银行内部则定调将公司利润增速“定调至个位数”。

或传言受此影响,12月19日,招商银行收盘大跌4.08%,12月20日大跌3.21%,截止发稿,招商银行连续三天收绿,三日跌幅超过9.04%——作为对比,中证银行指数(5540.985, -12.23, -0.22%)(399001)同阶段跌幅仅为2.56%。

2018年3月,《亚洲银行家》主办的“2018国际零售金融服务卓越大奖”,招商银行斩获五个奖项,其中便包括“亚太区最佳零售银行”。

讽刺的是,获奖前的一个月,招商银行A股月线录得了自A股2016年1月流动性股灾以来的最大月度跌幅10.72%。而截止发稿,招商银行12月跌幅已经来到了11.17%,超过了2月时的跌幅。

“传言”引发暴跌

12月19日,媒体报道招商银行接受“窗口指导”,要求部分银行“适度控制利润增速”。招商银行内部则定调将公司利润增速“定调至个位数”。

12月20日晚间,招商银行出面否认谣言,称未接到通知,未上报定时会研究,不知传言从何说起。

事实上,招商银行2017年归属股东净利润增速在14.11%,2018年前三季度净利润达到14.80%,对于2019年“零利润”的提法,市场显得有些莫名。

招商银行出现大跌之后,大部分较为客观的市场分析认为,巨量来自于机构投资者砸盘——因社保持仓等在年底关键时期抛售可能性较小,加之人民币汇率稳定,海外机构投资者抛售可能性也较小。

而因时至年底,机构投资者进入调仓换股的窗口期,招商银行“零售之王”炒作多年,相对等体量股份制银行估值过高,诸多因素都会刺激机构投资者在2019年选择低配招商银行。

招商银行大跌之后,截止12月20日,招商银行动态市盈率为8.30倍,在28家上市股份制银行中排名第六高;作为对比,上述银行平均市盈率达到6.93倍,中位数为6.26倍。在16家非次新银行股(即原始股限售未解禁)中,招商银行估值排名第一,远高于平均市盈率6.0。

但即便如此,部分机构卖方仍然高位唱多招商银行。

19日大跌之后,国泰君安(15.520, -0.12, -0.77%)银行分析师邱冠华呼吁,外界关于招行净利润增速大幅放缓的传言,其实经不起推敲,招行净利润出现零增长的情况基本没有可能。而申万宏源(4.150, 0.01, 0.24%)则更为直白发布《招商银行:请务必珍惜谣言之下的优质标的上车机会》的观点,以零增速站不住脚,多提点拨备并不利空估值的论据,号召投资者买入招商银行。

而从机构持仓情况来看,根据Choice数据,2017年年末基金持仓招商银行为8.87亿股,2018年中报则下降至8.43亿股,总持仓净减少0.44亿股。

“零售之王”边际效应递减

那么关于零利润的传言从何而来呢?网上流传的一份调研纪要,或可部分解答投资者疑惑。

该份调研纪要为安信证券银行组12月19日调研公司董秘办时留下的材料。有意思的是,公开渠道无法查询获得安信证券针对招商银行董秘办的调研记录,机构调研登记数据上,近期也没有任何机构对招商银行公开调研的记录。另外,作为这份调研纪要的源头,社交媒体账户在招商银行“辟谣”之后,竟然主动删除了这篇调研问答。

在这篇纪要中,招商银行董秘办在陈述招商银行投资逻辑时,比较少见地传达了一定程度的悲观预期,以下为上述会议纪要的部分摘要:

1. 招行“本身盈利能力没问题”,但“投资者希望明年拨备前利润高,但招行觉得不太容易,少损失一些就是盈利做贡献了”;

2. 降息周期下,由于招行活期存款比例较大,息差改善空间相比其他结构性存款较多的银行有限,这一部分会压制利润;

3. 理财子公司落地“进度没有大家想象那么快”,系统在反映多层嵌套产品估值时存在困难;

4. 作为支撑招行零售业务的一个核心业务板块,同时作为零售客户资产配置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如果没有理财产品的供应,客群的流失会很快;

5. 零售业务投入线性增长,“边际效应递减”,有天花板。预计明年“三分之二”新增贷款为零售。这里作一个对比,零售业务突飞猛进的交行,后者今年新增贷款前三季度73%为个贷;

6. 扩大消费金融征信一年以后,招行仍然没办法完全审核在做信用卡业务时风控方面完全把握风险,称“最大的隐患在于数据缺失,银行只能在客户的准入方面有要求,包括稳定的职业、固定的工作场所、现金流水以及征信记录都有要求”;

7. 招行版本“零售3.0”试图通过开发APP打开零售天花板,完成“非线性增长”。

其余通篇传递的信息,归纳起来就是,零售业务有天花板,来年资产质量随着部分经济部门的出清存在下滑风险,而为了预备风险,保守计提,可能会影响利润。

截至今年11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速为8.1%,再创阶段性新低。而这对于银行业,尤其是将零售业务作为主打品牌的招行来说,无疑是一种利空预期。

而随着各大银行对于零售业务的愈加重视,竞争对手的零售业务占比也在不断接近甚至超过招行。

工行今年上半年个人金融业务营收1559亿元,在总营收中占比40%。个人金融业务利润788亿,在总利润中占比40%;建行今年上半年个人金融业务利润总额807亿,在利润总额中占比44%。

平安银行(9.420, -0.03, -0.32%)近年来着重发力零售业务,虽然体量不及招行,但是根据2018年上半年数据显示,在总利润贡献比例方面,平安银行在2017年就超越了招行,并在2018年上半年保持领先。

对手的进步相对应的是招行在零售业务占比上的停滞不前。

根据招商银行中报,公司零售贷款余额较年初增长850亿。相比之下,对公贷款较年初增长1178亿,对公贷款增速已经快过零售,票据贴现更是增长1094亿,增速达到94%;而零售贷款占比从今年年初的50.08%,下降至48.24%,为近年首次下滑。

从招行近年来的零售税前利润比重看,2017年相比2016年出现了下滑,截至2017年末零售贷款总额为17642.96亿元,占本公司贷款和垫款总额的53.36%。2018年上半年略有增长,为54%。

当问及零售业务为何停滞不前时,招商银行常务副行长李浩在公司2017年股东会上对此做出了回答:“零售业务未来还会不会提高到70%、80%?我们的态度是,虽然零售是我们的品牌,但我们追求的是零售贷款、公司贷款、票据的贷款三者比例合适,让公司的RAROC最高。

据悉,所谓RAROC,是风险调整后的资本收益,是国际上采用的以风险为核心的新的考核盈利的指标,传统的ROE、ROA没有将风险考虑进去,目前只有招行公布这一数据。

但是零售业务作为低于经济周期风险的重要砝码,如果要特意设置一个占比上限,逻辑上恐怕说不过去。

深度资管能力缺失

而作为招商银行并不擅长的资产管理,其略微滞后的理财子公司进度,不如平安银行一样夸张的线下销售团队,或许会让零售客户流失加快。

今年6月份,招商银行管理层在2017年股东大会上表示,按照资管新规要求,招行资管规模会从目前的2.3万亿元左右下降到1.5万亿元,其中结构性存款和保本理财产品会下降大约6000亿元的水平;同时由于非标资产不能通过资产池滚动发行、期限不得错配,投资非标资产会有所萎缩,非标资产的规模也会下降,带来理财产品规模的下降。

事实上,根据Choice数据,今年以来,招商银行累计发行理财产品数量1417个,不仅低于中农工建四大行、低于同场竞争零售之王的交通银行(5.610, -0.04, -0.71%)(10998个)、平安银行(2563个)也低于传统理财大行南京银行(6.520, 0.03, 0.46%)(3226个)、江苏银行(5.970,-0.04, -0.67%)(3146个)。

而从2018年半年报中间收入环节来看,招商银行托管以及受托业务佣金收入同比减少4.77亿元,降幅3.99%。

从泛财富管理数据来看,招商银行上半年受托理财收入为55.40 亿元,同比下降 11.20%,相比之下,代销基金、信托却出现增长,其分别增长46.82%和24.82%,流量变现似乎用错了地方。

而以上的问题,都被招商银行归结为资管新规后的正常调整。

央行行长易纲近日意外提及“影子银行是重要组成部分”一说,似是资管新规理财经理暖冬。但从招商银行董秘办调研的口吻,资管新规的压力,仍然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延续。

“在央行 720 打的那个补丁之后,非标压降节奏没有明显放缓,对于整个过渡期的大要求没有变,银行执行时会考虑转型的成本问题,现在不转未来压力会更大些,政策面虽然有点模糊,但银行还没有收到通知。这个节奏的问题还是各个银行自己把握,涉及到理财产品的到期、底层资产的到期等等,招行没有主动去放缓,招行一直严格符合监管要求。将来如果政策有放缓,招行也会按新政策去做。”

路在何方?

就在大跌的同时,网传招商银行2018年终盛典疑似办起风水大阵,祈求2019年风调雨顺。

零售第一的招商银行正土崩瓦解?利润增速为零传言引发股价暴跌

说到底,招商银行2018年的回调,与丢了天时有关,一定程度也反映出管理层没了方向。

2016年到2017年间,全国房地产行业出现全面限购限贷政策,商业银行房屋贷款萎缩,零售贷款则逆势增长。消费升级成为热门名词,提前消费成为新风尚。

根据招商银行2017年年报,招商银行全年净手续费以及佣金收入640.18亿元,结算与清算手续费收入同比增加37.47亿元,57.42%的增福也是中收中最亮眼的一环。

然而在这一切的背后,房屋贷款需求如堰塞湖,信用卡和消费信贷端则成了宣泄口。

早在2004年,招商银行转型的迫切性,提出将发展零售银行业务作为战略重点。彼时,国内银行业普遍倚重高收益高产出的对公业务,而对零售业务的重视程度较低。

原招行行长马蔚华曾公开表示,“不做对公,今天没饭吃;不做零售,将来没饭吃”。

抢占先机的招商银行,借助行业发展与消费升级的大趋势,2003年至2008年的五年期间,招行净利润复合增长率达到56.71%。然而随着08年金融危机的爆发,央行数次降息并大规模释放流动性,国内银行业普遍出现了净息差收窄的情况下,招商银行在2009年出现了业绩倒退。

2010年招行提出“二次转型”:提高资本效率、贷款风险定价、费用效率、价值客户和风控水平。随后,在2014年又提出了“一体两翼”和“轻型银行”的战略方向。2017年一季度,招商银行的净利润成功超过交行,跻身国内前五行列。在别家银行逆周期“吃灰”的时候,招商银行在2016、2017两年,逆势将净利润增速做到了两位数。

现在,零售之王又到了关键时刻。

根据招商银行2016、2017两年年报数据,零售贷款中房贷项目2016年全年增长2288.7亿,增速达到惊人的68.57%;而仅到次年,房贷项目增速就下跌至1050.82亿,增速下降至14%。而另一方面,信用卡贷款增长20%,其他贷款(消费贷款、商用房贷款,汽车贷款,住房装修贷款等)增长23%。

2017年年底开始,情况有了变化——现金贷进入楼市开始遭到严格管控,招商银行则首当其冲。招商银行消费贷款客户都会不约而同地收到“补充消费凭证”的要求,希望坐实贷款人消费行为,避免消费信贷流入房贷。

而其造成的结果就是,客户不愿意再用招商的贷款了。

2018年上半年,信用卡贷款增速较年初增长4.24%,其他贷款余额增长1.9%,零售贷款相比过去年20%以上的增长明显熄火。

招商银行零售之王的桂冠,几乎戴了十多年,而无论是从行业规律还是,政策趋势,2019,零售之王的皇冠已经开始摇摇欲坠。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零售第一的招商银行正土崩瓦解?利润增速为零传言引发股价暴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