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富王健林放弃金融梦:超3700亿债务待偿还,27亿甩卖保险公司

首富王健林放弃金融梦:超3700亿债务待偿还,27亿甩卖保险公司

数月的秘密谈判后,百年人寿的新任大股东即将入场。

12月17日,绿城一纸公告宣示,他们要以27.18亿元买下9亿股百年人寿的股份,摇身持股11.55%的新老大。

尽管绿城对卖家身份进行了保密,但启信宝等软件已经穿透了这件东北老牌中资寿险公司的股权架构往来。启信宝数据显示,大连万达集团(下称“万达”)持有百年人寿9亿股,股份占比11.55%,与卖家身份吻合。

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这笔买卖目前还在等待银保监会的最终批复。一旦成行,也意味着万达将不再拥有这块历经坎坷才拿下的保险牌照。

这一年,30岁的万达脚踩荆棘奔赴未知,但王健林笃定,有舍才能有得,他定了个三年赌局,来测试这一轮万达的买卖逻辑。

站在命运十字路口,64岁的王健林把安全视作万达发展的第一要务,这也解释了为何在短短15个月时间里,万达就能斩断非拳头业务,把负债骤降了2158亿元。

这一年,王健林带领万达重新出发,他翻开的剧本是—继续重兵投入非卖品万达广场。在年初年末迎来腾讯、苏宁、京东、永辉等同盟者后,万达广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扩张;“文旅”也仍旧是万达开疆拓土的重要工具。切入延安、遵义红色资源路线后,不排除有更多万达红色文旅项目要洽谈。

金融矩阵全线收缩

首富王健林放弃金融梦:超3700亿债务待偿还,27亿甩卖保险公司

岁月的指针拨回到2014年的夏天,在百年人寿成立五年后,万达用1.225亿元的小小成本,迈开了进军百年人寿的第一步。随后,从1亿股到9亿股,万达花了一年半时间屡屡增持,最终才一跃成为百年人寿第一大股东。

拿到保险牌照,代表着万达又多了一个资金入口,这也是万达金融梦的肇始。左手百年人寿,右手飞凡和快钱,彼时的王健林想干成一件大事—再造一个万达,一个基于O2O、大数据、金融工具的万达。

事实上,从2012年开始,王健林的重心就从房地产转向了资本,进入产业整合者角色。他把万达的优势兵力转移到新型服务产业,金融便是其中一个重点。数年的准备就绪后,2015年7月,万达金融集团在上海正式成立。王健林亲自挂帅并表态:“我对金融集团有大期许,这是万达未来价值最大的板块。”

三年前,王健林在畅想拥有银行、保险、证券等全牌照的万达金融帝国;三年后,万达出售了金融板块中含金量最重的百年人寿股权。百年资产管理公司由于80%的股权在百年人寿手中,也将脱离万达的掌控。

这一切,用今天的眼光看,万达金融的数字并不难看。2015–2017年间,万达金融年收入分别为208.9亿元、213.5亿元、321.2亿元,分别完成当年全年计划的697%、127.7%和125.5%。其中,2017年,万达金融净利润完成全年计划的1961%,创万达完成计划指标的历史纪录。

但这离王健林当初设想的发展轨道还有一定差距。这个专业性非常强的领域里,万达也面临着一些困难。要带领百年人寿这样的非龙头企业走进第一梯队,有一定难度。

2010–2014年的五年时间里,百年人寿净利润均为负数。2015年,万达接手后,百年人寿开始转亏为盈,净利润达到3239.45千万元。此后2016–2017年,净利润分别为2.07亿元和3.51亿元。

首富王健林放弃金融梦:超3700亿债务待偿还,27亿甩卖保险公司

但后续发展却并不尽如人意。2017年末,百年人寿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仅为128.80%,并在2018年二季度末继续下滑至101.45%,逼近《保险公司偿付能力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中划定的100%红线,或将面临重点非现场核查。

此外,当前的调控语境下,金融监管步步趋严,细则条条细化,即便是拥有广发银行原董事长董建岳在列的明星团队,万达金融也是步履维艰,负重前行。

上游财经专家顾问江翰对时代周报记者说:“万达此时选择出手,并获得一定的资金,这对于万达来说有着重要意义,可以降低万达的债务水平,提升核心业务的竞争力。”

眼下,万达金融旗下的快钱、征信、小贷业务的未来命运,同样值得关注。有坊间消息称,万达快钱业务也在找下家,有可能打包征信业务等一同出售。万达方面并未对此有过明确回复。

负债率降至60%以下

首富王健林放弃金融梦:超3700亿债务待偿还,27亿甩卖保险公司

现阶段,对万达来说,钱比任何时候都更重要。

万达面临的大环境之变与回A压力,构成了一盘艰难而复杂的“棋局”。王健林重新审视万达未来路径,并在去年起就拉开了万达“大瘦身”的序幕。

11月16日,万达同意将位于美国加州比弗利山庄的一地块出售给一家英国伦敦公司。在此之前,他们已经相继清空了英国、澳大利亚、美国、西班牙等多处海外资产,并将大多数业务移回国内。

此刻,在万达的货架上,海外仅剩下芝加哥一个项目还在寻找买家,海外地产员工已不足10人。

在国内,继2017年7月万达将旗下13个文旅项目91%股权卖给融创、77家酒店售予富力之后,今年10月,万达又将原文旅集团和13个文旅项目的设计、建设和管理公司悉数售予融创,前后总对价超过500亿元。

“万达不断采取产业退出政策,也和他之前发展过快有关。”江翰称,万达多元化布局无疑是为了寻找更多的收入增长点,但这个战略的核心前提是每一项业务至少不会给企业带来亏损。

万达选择轻装上阵,王健林面对的非议无穷无尽,他选择直面:“众说纷纭,很多解读,万达卖资产是不是不行了。但世上没有只买的生意,也没有只卖的生意。买也好、卖也好,关键看买卖之间能否赚钱。”

时代周报记者掌握的万达商管财务数据显示:一系列资产腾挪之后,这家公司的总资产、营收、负债及现金流等均发生了巨变。

尤其是净利润的大幅上涨,解释了王健林强调的“买卖赚钱论”。截至今年9月30日,万达商管今年的净利润为252.08亿元,较去年同期翻了一倍有余。

“为了企业安全,为了保证核心产业发展,我们必须这样做。”王健林将安全视为万达发展第一要务,这点在数字上也有体现。截至今年9月30日,万达商管总资产6364.95亿元,较2017年底的6891.04亿元减少526.09亿元。

时间尺度再拉长一些来看,2017年中,万达总资产在8225.65亿元,这个数字在15个月缩水了1861.7亿元。但从负债水平来看,万达商管在15个月里减少了2158亿元负债,负债率已经降到了60%以下。

值得注意的是,万达商管目前仍有超过3700亿元的债务需要偿还。在上市融资通道打通前,万达系或仍面临较大的财务压力。证监会官网最新IPO排队信息显示,截至12月20日,万达排在第71位,审核状态为已反馈。

王健林带领下的万达仍在采取一切资本手段降负债:“计划用两到三年时间,将企业负债降到绝对安全的水平。”他要为万达的高负债套上剑鞘,不允许万达出现任何信用违约,“万达30年没有出现一起信用违约,我们把信用看得比资产、利润更重要。”

集中兵力做拳头产品

首富王健林放弃金融梦:超3700亿债务待偿还,27亿甩卖保险公司

过去一年多里,王健林变得低调和隐忍,不再到处输出他的王氏价值观,就连今年的万达30周年也没有过往轰轰烈烈的大肆庆祝。

在万达内部,他忙着翻开万达商管故事的新一页。近300个万达广场,依然是王健林优质的核心资产,也是万达能吸引豪华投资队伍的底牌。在公司的内部会议上,王健林都会强调:“万达广场与AMC是万达的非卖品。”

12月22日,全国第280座万达广场在泉州城东开业。这个月,还将有5座万广场陆续开业,遍及广州新塘、山东潍坊等城市。

这一年里,新开业的万达广场将达49座,几乎是以一星期新开一座的速度在狂飙,并“重仓”在三四线城市。

“截至2018年底,全国将有285座万达广场开业,总持有物业面积4256万平方米。” 万达商管集团首席总裁助理兼招商中心总经理王锐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到2019年,全国万达广场数量将超300座,其中三四线城市开业数量占比超七成。

从这点来看,高喊着要减肥瘦身的万达,并没有放慢拳头产品万达广场的扩张脚步。

王健林在内部有过训示,他说:“要加快万达广场的全国布局,尽快多签多建项目,更快千店规模,这就是万达的护城河计划。”

千店规模,就意味着全国336个地级以上城市,万达广场能覆盖90%,它们会像细胞分裂一样迅速占领中国的大小城市。在王健林的投资理念里,建设万达广场就像下围棋一样,需要占先手,“商业中心有竞争半径,特别是在三四线城市,万达广场一旦落地,一定半径里竞争对手很难再投资”。

地产业务的地位再度被提了起来。在今年4月份的架构调整中,地产顶替了网科的位置,与商管、文化、金融一道位列万达四大业务集团。

首富王健林放弃金融梦:超3700亿债务待偿还,27亿甩卖保险公司

“除了商管公司剥离的地产业务之外,地产集团还将开发万达广场重资产,也不排除纯粹搞一些住宅开发,”在王健林给出指示后,这个地产公司已经陆续在多地补充土储。

“文旅”也仍旧是王健林开疆拓土的重要工具。12月13日,延安市政府与万达在北京签约,万达将在延安市投资120亿元建一个红色主题文化旅游项目—延安万达城。

万达称,这个项目将作为延安庆祝爱国主义教育建党100周年献礼工程,计划在2019年一季度开工、2021年上半年开业。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首富王健林放弃金融梦:超3700亿债务待偿还,27亿甩卖保险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