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拜大裁员:持续亏损难翻身,已被“爸爸”抛弃?

摩拜大裁员:持续亏损难翻身,已被“爸爸”抛弃?

即使找到 “好爸爸”,也不意味着能够毫发无伤地活下来。

上个周末,摩拜的“精神旗帜”、创始人胡玮炜发内部信正式宣布卸任CEO,这距离摩拜被美团收购仅过去了八个月。紧接着就有传闻,摩拜将优化人员,进一步降低成本。

手起刀落。周一,多名摩拜市场、安全和城市端的员工表示,刚上班就被告知裁员,从总部到城市,涉及到各个部门,部分后端部门近乎“团灭”。对此,摩拜回应称属于正常的业务调整。

美团长期发力本地生活服务,目前已经成为该领域的领跑者。这个过程伴随着四处扩张,收购摩拜的初衷,正是要借此完善“吃住玩乐行”的生态构想。如今此番动作不免令人疑虑,究竟是收购的算盘打错了,还是迫于形势的自我动刀?

摩拜成“弃子”

“上午一波一波地叫去会议室开被裁人员宣讲会,下午是HR一对一谈话。”一位摩拜员工表示,这么大规模的裁员也没有提前通知“整片焦虑和恐慌的气氛里,互相打招呼就问一句‘有你吗‘?”

周刊君多方了解得知,本次裁员由美团操刀,对被裁员工的补偿以n(在职年限)+1为准,最晚26号必须走人。完成后,摩拜的财务和人事将并入美团体系内。

摩拜回应称,人员优化的最终目标是更好地聚焦核心能力,让组织变得更加贴近业务,提升业务的推进效率。据多名离职员工表示,提供的内部转岗职位非常少,“只能走了。”

这种对自己命运掌握的无力感,上一次真切的体会还是在今年4月。

摩拜和ofo在很短时间内就领跑了整个共享单车行业,摩拜智能终端的科技含量更高,扎实的车身和相对更少的单车投放,在后期运营上更占优势。但受困于前期激进发展,却始终无法证实盈利能力,即便是头部企业也已是疲态尽显。

在共同的投资人腾讯主导下,摩拜最终被美团全资收购。相比孤立无援的ofo,摩拜终于在寒冬来临前找到了“好爸爸”。

美团收购摩拜时,其估值为155.64亿元,其中净资产仅27.4亿元,商誉价值高达128亿,而摩拜账面现金仅剩8.3亿元。美团上市招股书显示,2018年4月4日至30日,摩拜总收入1.47亿元,折旧3.96亿元,经营成本1.58亿元,总亏损4.07亿元。

据华尔街见闻见智研究所分析,美团上半年在新业务领域的亏损为4.71亿元,如果将上海、南京两地试运营的网约车业务剔除,则美团新业务将获得正向毛利润。然而,如果将摩拜业务加入,上半年,美团新业务的亏损高达19.82亿元。摩拜在4月初并表,因并表增加的亏损在一个季度就高达15.11亿元。

相比美团半年250亿以上的收入规模,摩拜上半年(包含1季度)创造的收入不足14亿。上半年,剔除摩拜业务,美团创造了71亿的毛利润,而摩拜形成的亏损(包含一季度)则不低于30亿。

美团最新一季财报中没有提及摩拜的表现,但包括其在内的整个新业务产生了13亿亏损,其中很大比例来自摩拜单车的运营及折旧。摩拜已经成为整个美团体系的负累。

面对血流不止的摩拜,美团不可能无动于衷。一系列“美团化”的进程其实早有端倪。

4月,伴随着美团收购摩拜的靴子落地,联合创始人王晓峰卸任摩拜单车CEO职位,出任摩拜单车顾问;创始团队中的原CTO(首席技术官)夏一平担任新成立的智慧交通实验室的负责人,向美团高级副总裁王慧文汇报。于是,摩拜原高管团队中只剩下胡玮炜一人还处于核心地位。

11月27日,摩拜运营主体“北京摩拜科技有限公司”正式完成股东工商变更。创始团队中的胡玮炜、王晓峰、夏一平以及投资人李斌全部退出,美团创始人王兴成为大股东,占股95%,美团联合创始人兼CTO穆荣均占股5%。

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12月20日,王兴和穆荣均将自己在北京摩拜科技有限公司的全部出资额进行了股权质押。

在摩拜的巨亏之下,美团不只在管理层对其调整,还在运营策略、整体人员等层面进行优化。胡玮炜在卸任前接受采访时透露,过去几个月摩拜几乎没有投放新的单车,而是将精力放在了削减成本、提升收入和订单数上。

摩拜的经营情况好转了吗?根据美团的财报,对网约车及摩拜,仅有“该分部亏损净额较截至2018年6月30日止三个月有所减少”的表述。

摩拜被裁员几乎是无可避免的结果。

在人员和团队管理上,美团也向来非常强硬。合并大众点评后,原CEO张伟和团队尽数出局,今年4月,王兴改变投资的思路,转而全资收购摩拜,就是“不想让ofo和滴滴的故事发生在美团身上。”美团的诉求是绝对控制权,因此,胡玮炜出局更是一种必然。

伴随着胡玮炜卸任,创始团队尽数退出,王兴成大股东,大规模裁员,美团接管,摩拜已褪去创始团队的基因,彻底“美团化”了。

美团要自废出行?

摩拜失血、打车困顿,美团曾经寄予厚望的出行业务,正渐渐失色。

三季度,外卖和到店酒旅延续成为美团的盈利支柱,但包括摩拜、美团打车在内的新业务收入35 亿元,成本48 亿元,毛利亏损额达到 13 亿,是美团三大板块中唯一为负的业务。

几个月前被传为“美谈”的摩拜单车业务,在不久前公布的架构调整中,甚至连名字都没有被提及。这被市场解读为,摩拜正逐渐被边缘化。

12月21日,美团打车获得了北京市网约车经营许可,曾经限制业务发展的牌照拿到手之后,拓展最大的政策障碍已经扫清,下一步就是烧钱开路了。按照目前美团的动向来看,未必会再趟这条路了。

上市前夕,过去一年里投入超过十亿元的打车业务就暂停拓展。近期,因为" 商业模式无法跑通,很难实现盈利"的租车业务也被关闭。

尽管 " 吃住玩乐行" 的前景无比诱人,但美团要应对的重量级玩家已够多,需要考虑业务的优先级别了。财报发布后,美团明确表示将 " 更谨慎地对新业务投入资源 ",把重点放在餐馆管理相关的服务上。

撤换掉接手 8 个月的摩拜原股东,叫停未见成效的租车业务,加上早已不再拓展的美团打车,整个出行版块都在明显收缩。

如此一来,最初用出行贯通生活服务的愿景更难实现。各块的业务数据整合目前尚未完成,用户也还没有形成习惯。乘坐美团打车或骑辆摩拜去看电影或吃饭依然停留在设想中。

失去"行",美团从前的故事可能无法讲通,但完全有可能换个故事继续讲。

美团曾尝试过很多业务,除去赖以起家的团购,外卖、酒旅、出行都源自“试一试”的战略考量。资本的助推也帮助其实现了业务竞争的弯道超车。

但当下美团已经独立上市,盈利摆在第一位,对流量和盈利都产生不了正面影响的业务势必会被边缘化,甚至是花大代价试错后被牺牲。重新搭建商业模型后,整个出行的故事大概率会被改写,如此,摩拜和打车的处境将更为尴尬。

寒冬中,美团选择了保护自己,对“儿子”的情谊终究抵不过现实。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摩拜大裁员:持续亏损难翻身,已被“爸爸”抛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