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两年多,前夫领着情人去前妻家炫耀,街坊垂泪:她不在了

离婚两年多,前夫领着情人去前妻家炫耀,街坊垂泪:她不在了

离婚两年多,前夫领着情人去前妻家炫耀,街坊垂泪:她不在了

“曲小姐,从现在起你不再是凌夫人,明天天亮以后,请你从这里搬出去。“

还没走到楼梯口,律师的声音从背后响起来。

曲婉脚步停滞了一下,机械的回答,“好!”

赤脚迈上台阶,身后的声音再次响起,“曲小姐,这些年你没有稳定工作,所有生活所需都是凌先生提供的,请你把金银首饰留下来,作为偿还。”

律师的话让她有些不敢相信,这真的是凌慕白的意思吗?

净身出户以后,那些首饰是她唯一可以变卖,维持生计的东西。

“好!”她嘴里吐出一个字,头也不回的上楼了。

她的淡定让凌慕白有些意外,原本以为她不会这么轻易答应离婚,没想到事情出奇的顺利。

看着她毫不留恋的背影,凌慕白忽然生出一种焦躁,心里没来由的憋闷。

曲婉站在楼梯上,没有回头,“我会把你的东西全都留下,也希望你把我的东西还给我。”

❀❤心若不动,风又奈何;你若不伤,岁月无恙❤❀

说完之后回屋,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楼下,律师疑惑的看向凌慕白,只看到他烦躁的表情,视线依然盯着二楼关上的房门。

三年之后。

车子在路上飞驰,后座上男人盯着手中的策划书,眉心拧在一起。

凌氏集团要争夺一个开发项目,是关于旧城区改造的。

曲婉的家,就在那片旧城区。

❀❤心若不动,风又奈何;你若不伤,岁月无恙❤❀

凌慕白盯着图纸上标红的居民区,大脑像过电一样恍惚。

车速很快,街边一道熟悉的身影飘然而过,凌慕白眼角余光一闪,猛地坐直身体,“停车!”

司机踩了紧急刹车,“凌总,有什么吩咐?”

凌慕白盯着人来人往的街道,胸口剧烈起伏。半晌,他忽然笑了,“没什么,可能是我看错了。”

❀❤心若不动,风又奈何;你若不伤,岁月无恙❤❀

他知道,刚才那个身影,不可能是她,因为她恨他,恨得要死。

三年了,他找遍了所有可以找的地方,丝毫没有她的消息。她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音讯全无。

凭她倔强的性格,就算死,也不会出现在他面前吧。

====

酒店大堂里,曲婉拎着行李包,狗腿子一样东看西看。

❀❤心若不动,风又奈何;你若不伤,岁月无恙❤❀

前面的男人走得很快,回过头询问,“今天有什么安排吗?”

“有!”曲婉拿出备忘录看了一眼,“两点和合作伙伴面谈项目开发,四点受邀参加演讲,六点有一个饭局,对方已经和您预约过了。”

男人干净利落的开口,“晚上去不成了,你替我去!”

“啊?”

❀❤心若不动,风又奈何;你若不伤,岁月无恙❤❀

曲婉嘴巴瞬间成了O形,能塞进去一颗鸡蛋了。她猛地摇头,“不不不,王总,还是您亲自去吧,我不行的……”

王子承转身瞥了她一眼,“让你去,你就去,哪有那么多废话!”

“王总,我这个人比较死板,不会谈生意,也不会喝酒,长的也这么难看,会把对方吓到的!”

她一口气把自己黑成了二百五,希望能逃过这一劫。

❀❤心若不动,风又奈何;你若不伤,岁月无恙❤❀

“你对自己还挺了解的!”王子承一句话,让曲婉差点一口血喷出来,“放心吧,就是因为你长得丑,我才让你去的,换一个漂亮的秘书,我才不舍得白送给那些禽.兽!”

禽.兽?

曲婉心里一惊,果然,女人上了酒桌,铁定没好事!

王子承知道她又要拒绝,干脆的一句话把她堵了回去,“不想去也行,立刻从公司辞职!”

“可是……”曲婉迟疑了一下,还是咬牙追了上去。

❀❤心若不动,风又奈何;你若不伤,岁月无恙❤❀

酒店大厅里站着很多人。

“听说凌总亲自要来?”

“真的吗?天啊!洗手间在哪里?我要补个妆!”

……

曲婉跟在王子承后面,耳边听到凌慕白三个字,下意识的打了个冷颤,赶紧低下头,快步跟了上去。

◎◎亲爱的你在哪儿◎◎……◎◎亲爱的你在哪儿◎◎

王子承在门口停下脚步,曲婉没有注意到,整张脸撞在他的后背上。

嘶——

她倒吸一口冷气,鼻子被撞得生疼,泪水瞬间蓄满眼眶。

王子承转回头瞪着她,“你走路都不长眼睛……”话说到一半,看到她眸子里晶莹的水珠,后面的话又咽了回去。

她居然还会哭?

❀❤心若不动,风又奈何;你若不伤,岁月无恙❤❀

有些意外。

原本以为她只会像木头一样,让干嘛就干嘛,仿佛是没有感情的木偶。

没想到这个为了工作像拼命三郎一样的女人,也有这么柔弱的一面,居然哭了。

王子承车门打开,冷冷说了一句,“还不上车,想自己走回去啊!”

虽然还是很不友好,但语气已经比之前缓和了很多。

曲婉弯腰上了车子,用手捂着被撞疼的鼻子,真疼,不知道会不会留下疤。

❀❤心若不动,风又奈何;你若不伤,岁月无恙❤❀

王子承从后视镜里看着曲婉揉着鼻子,有种诧异的感觉。别说,她这种可怜楚楚的样子,比他新找的那个模特不差多少。

可惜了,她脸上巨大的墨镜,挡住了他探究的视线,没劲!

车子启动,王子承视线看向正前方,莫名其妙开始可怜这个女人了,嘴里说了一句,“晚上的饭局,我亲自去。”

曲婉一愣,随后反应过来,“那太好了,谢谢王总!”

❀❤心若不动,风又奈何;你若不伤,岁月无恙❤❀

“别急着高兴,我还没说完呢。”王子承瞥了她一眼,“你和我一起去!”

“啊?”

曲婉脸上的笑容瞬间僵住了,又开始垂头丧气。

看她吃瘪的样子,王子承心里一阵愉快。之前没发现眼镜妹也有这么好玩的一面。

他似乎开始对折磨这个眼眶妹上瘾了。

❀❤心若不动,风又奈何;你若不伤,岁月无恙❤❀

下午五点。

王子承见到曲婉穿着廉价的黑色职业装,带着墨镜出现在他面前,强忍住一脚把她踹下车的冲动。

“你打算穿成这样去参加饭局?”

曲婉咽了咽口水,有些尴尬,“我只有这种衣服!”

王子承冷哼一声,黑着脸下车走向旁边的商场。

❀❤心若不动,风又奈何;你若不伤,岁月无恙❤❀

曲婉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也拎着行李包下车,气喘吁吁的跟着他后面。

王子承进了商场直奔女装区,曲婉见他终于停下来了,这才长舒了一口气,抹了一把汗。

正想坐下来休息一下,男人的声音响起来,“过来,看看这条裙子怎么样?”

曲婉想都不想,随口回答他,“挺好的!”

“你去穿上试试!”

❀❤心若不动,风又奈何;你若不伤,岁月无恙❤❀

“我?”曲婉愣住了,反应过来之后赶紧摇头,“王总,我和您女朋友身材不一样,她人又高挑,皮肤又白,我又矮又黑,试了也没用!”

王子承换女朋友比换衣服还快,最近迷上了一个时装模特,要身材有身材,要模样有模样。

让她替他女朋友试衣服,这不瞎胡闹吗!

王子承一听就不高兴了,“让你穿,你就穿,哪有那么多废话!”

曲婉不敢反抗,放下行礼包,拿起衣服进入了试衣间。

❀❤心若不动,风又奈何;你若不伤,岁月无恙❤❀

已经有三年的时间没有穿过这么贵重的衣服了,再次穿上香奈儿,心中不由得生出一些感触。

三年前,她经常穿这个品牌的衣服,高端大气上档次,从服饰到香水化妆品,都是让人羡慕的奢侈品。

当时她还想,凌慕白给她买这么贵重的衣服,是不是代表对她的爱很深。

到后来才明白,香奈儿的每一位创始人,都有一段不完美的爱情。

❀❤心若不动,风又奈何;你若不伤,岁月无恙❤❀

大概是穿的多了,结局才会这么不完美吧。

曲婉心情复杂的走出试衣间,撑开衣服站在镜子前,王子承围着她转了一个圈,“啧啧,没想到,丑小鸭也能穿出白天鹅的惊艳!不错!”

这身衣服就像是为她量身定做的一样,让她整个人脱胎换骨了,有了一种袭人的灵气。

“今晚就穿这条裙子,还有,一会儿去把你的发型整理一下,把眼睛扔了!”

“不行!”曲婉第一时间拒绝,她一直以为王子承带她来这里,是为了给他女朋友买衣服。

❀❤心若不动,风又奈何;你若不伤,岁月无恙❤❀

现在才明白过来,他是嫌她太磕碜了,要她换一身打扮,再去参加饭局。

“这是工作需要,由不得你!”

王子承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会拒绝奢侈品的诱.惑,“今晚的客人很重要,出了差错,你付不起责任!”

“我只是你工作上的秘书,生活上不合理的要求,我可以拒绝!”

❀❤心若不动,风又奈何;你若不伤,岁月无恙❤❀

“这就是工作!”王子承有些生气,知道这衣服多少钱吗?她居然还不想要,让人不知道说什么好。

“不想穿也行,饭局搞砸了,你这个月工资别想要了!”

王子承懒得多说废话,迈开大步离开了。

曲婉松了一口气,赶紧回到试衣间把衣服换了回来。

没想到,再次从试衣间走出来,就和一个女人迎面撞上了。

❀❤心若不动,风又奈何;你若不伤,岁月无恙❤❀

“姐姐?”江馨月正在和朋友一起买衣服,看到曲婉从里面走出来,一脸诧异。

曲婉面无表情,当做没有看到她们,拿着裙子往外走。

“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这个贱女人!几年不见,怎么变成这幅鬼样子了?”

看她一身古板老土的衣服,两人面带嘲讽,说话尖酸刻薄,还特意抬高了声音。

回到这个城市,曲婉就知道早晚会遇见,只是没想到这么快。

反正都已经过去三年了,就算遇见,也只是陌生人了,她没打算和她们再有交集。

❀❤心若不动,风又奈何;你若不伤,岁月无恙❤❀

“穿成这样土里土气的,也敢进商场,就不怕丢人现眼?”

江馨月没有说话,她身边的朋友开口嘲讽,“这种地方是你能来的吗?衣服弄脏了,你赔得起吗?”

“雯雯!”江馨月想阻止她。

“本来就是嘛!你们看她穿的衣服,几十块钱的地摊货,当年和凌少离婚,她净身出户,现在肯定过得特别惨,居然还有脸来这种地方试衣服!”

❀❤心若不动,风又奈何;你若不伤,岁月无恙❤❀

手里的裙子被蒋雯雯抢走,曲婉也不争辩,准备离开。

“小姐,抱歉,您不能离开。”导购小姐拦住了曲婉,把裙子拿给她看,“这个地方,划破了。”

曲婉愕然,看到蒋雯雯不怀好意的笑,忽然明白了什么。

她不想耽误时间,这种高档商场的顾客都是上流社会的贵妇千金,她不想被人认出来。

“这件衣服不是我弄坏的。”她解释。

❀❤心若不动,风又奈何;你若不伤,岁月无恙❤❀

“只有你一个人碰过这件衣服,还想抵赖?”蒋雯雯意有所指。

曲婉上前一步,猛地抓住蒋雯雯的手举起来。她长长的指甲上,残留着一些布料的纤维。

“想嫁祸给我,也不把罪证清理干净,你以为别人都像你一样傻?”

蒋雯雯脸上瞬间变成猪肝色,以前曲婉总是躲在凌慕白身后,被人欺负了也不吭声。

三年不见,她变了,变得这么强势,像刺猬一样。

❀❤心若不动,风又奈何;你若不伤,岁月无恙❤❀

场面有些尴尬,江馨月赶紧上前,“我姐姐是不小心弄坏衣服的,钱我出,你们让她走吧。”

曲婉冷笑,“别叫我姐姐,我妈只生了我一个,我没有妹妹!”

离婚两年多,前夫领着情人去前妻家炫耀,街坊垂泪:她不在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离婚两年多,前夫领着情人去前妻家炫耀,街坊垂泪:她不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