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唐最后的余晖,杜牧忧世,李商隐缠绵

有人说,唐朝诗词分两半,前一半只读李白、杜甫,便可知巍巍盛世的气象;后一半只读杜牧、李商隐,便尽览昔日盛世下最后的余晖。

杜牧忧世,李商隐缠绵。

同是仕途晦暗,命途多舛,两人在一生寻觅与坎坷中,留给我们一首首传世的佳作。

盛唐最后的余晖,杜牧忧世,李商隐缠绵

杜牧说:

青山隐隐水迢迢,秋尽江南草未凋。

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

李商隐说:

云母屏风烛影深,长河渐落晓星沉。

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

同一轮明月,杜牧看到的是意趣,李商隐看到的却是愁绪。

杜牧笔下,明月夜,长桥边。江南的山水美景依然历历在目,遥想好友的逍遥,心中也不觉一阵安然。

烛光明明灭灭,星星忽闪忽灭,一腔愁绪不禁汹涌而来。那些年错过的事、错过的人,依旧缠绵在心。这就是李商隐的哀愁,越是月明夜深,越是刻骨铭心。

盛唐最后的余晖,杜牧忧世,李商隐缠绵

杜牧说:

多情却似总无情,唯觉樽前笑不成。

蜡烛有心还惜别,替人垂泪到天明。

李商隐说:

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晓镜但愁云鬓改,夜吟应觉月光寒。

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

夜阑人静,总是忍不住思念如水袭来。

思绪万千,看着一旁红烛垂泪,点点滴滴落下,不禁悲从中来,一夜无眠。

盛唐最后的余晖,杜牧忧世,李商隐缠绵

杜牧说:

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李商隐说:

紫泉宫殿锁烟霞,欲取芜城作帝家。

玉玺不缘归日角,锦帆应是到天涯。

于今腐草无萤火,终古垂杨有暮鸦。

地下若逢陈后主,岂宜重问后庭花。

时逢乱世,世途黑暗。

眼看着那些金阶之上的云端之人,一个个醉生梦死,不顾底下苟延残喘的黎民百姓死活,心中的激愤何止万千。

盛唐最后的余晖,杜牧忧世,李商隐缠绵

杜牧说:

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

天阶夜色凉如水,卧看牵牛织女星。

李商隐说:

荷叶生时春恨生,荷叶枯时秋恨成。

深知身在情长在,怅望江头江水声。

秋日,带着忧伤的步伐,来到你我面前。

秋风萧瑟,吹起你我的愁绪,一抹寂寞孤冷,不觉而生。

夜凉如水,花叶零落如雨,或是思念已逝斯人,或感叹时光不再,或难忍心中悲苦。

秋夜断肠,哪怕一杯浓酒,也不能将息那内心愁绪。长夜漫漫,怎可安眠。

盛唐最后的余晖,杜牧忧世,李商隐缠绵

杜牧说:

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深处有人家。

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

李商隐说:

向晚意不适,驱车登古原。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夕阳是优美的。山民归家,炊烟袅袅,鸡鸣犬吠,一副生活精美安好的精致。哪怕是日渐黄昏,也是别有一番意趣。

夕阳也是伤感的。夕阳之美,璀璨夺目如烟花,只是极致的美过后,便是落幕。不禁让人想起那些年的未曾顺遂的梦想,抱负仍在,时光不再。

盛唐最后的余晖,杜牧忧世,李商隐缠绵

一千多年前的两位诗人,也是两个“命途多舛”的生命。

尽管命途多舛,依然为着自己的梦想耕耘,用最细致的笔墨,写出你我动容的佳作。

时间无法停止前进的步伐,传世的诗篇却可以留下。尽管过去了那些时光,依旧充满魅力,说尽你我心中最细腻的情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盛唐最后的余晖,杜牧忧世,李商隐缠绵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