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容若的孤寂,莫过于我是人间惆怅客

人生在世,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内心惆怅、寂寥而又无法与人诉说。来看看清代词人纳兰性德是如何抒写内心的孤寂与怅惘吧。《浣溪沙·残雪凝辉冷画屏》是纳兰性德所写的一首词。词的上片写景来营造氛围;下片抒发了词人惆怅之情。全词景清情切,令人动容。

纳兰容若的孤寂,莫过于我是人间惆怅客

《浣溪沙·残雪凝辉冷画屏》

残雪凝辉冷画屏。落梅横笛已三更。更无人处月胧明。

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断肠声里忆平生。

庭院里的残雪映着月光皎洁的银辉,让缤纷的画屏也变得毫无生机与色彩,留下一片清冷。夜空中幽怨的笛声悄然响起,划破了寂静的深夜,月色朦胧,让孤独的人影也变得模糊了起来。我,不过是人世间一个哀愁的过客,身世凄凉。为何我会任凭泪水将自己淹没?为何能容忍自己在孤寂的断肠声中凭吊故情?以至于自己痛彻心扉地哭泣,在断肠声里,辗转难眠。

纳兰容若的孤寂,莫过于我是人间惆怅客

这首词写于康熙年间,词人在残雪之夜独自徘徊,联想到自己生活孤独凄苦,饱尝人间离愁别苦,为了表达内心的惆怅,故作下此词。

本词的写法与大多数诗人写作方法一致,采用上阕写景,下阕抒情的手法。写法虽然有些老套吧,但景色清寂,情感真切,故颇能打动人心。尤其是下阕“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断肠生里忆平生。”的描写,令后世一代代的文学爱好者痴迷不已。词中“残雪”是指雪下过后停留在庭院里与房屋上的雪,“残雪凝辉冷画屏”是说庭院里的残雪余辉衬着月光映在画屏上,使得绘有彩色画的屏风看上去显得异常清冷。

纳兰容若的孤寂,莫过于我是人间惆怅客

而在这个时候,幽怨的笛声悄然响起。此处“落梅”并非指的是梅花一片片的随风飘落,而是指古代羌族乐曲《梅花落》。李白曾在《司马将军歌》里有一句:“向月楼中吹落梅”。“已三更”说明此时已经是深夜,词人无法安睡,静听那院外笛声阵阵呜咽,惹人心伤,而屋外空无一人,越发显得月光的清辉如此朦朦胧胧。上阕通过“残雪”、“凝辉”、“落梅”、“三更”、“月胧明”等字句,营造出一种既清冷,又孤单的意境,大有屈原“世人皆醉我独醒”的孤独感,而这种感觉也大抵只能给人带来痛苦、茫然和无奈吧。

纳兰容若的孤寂,莫过于我是人间惆怅客

下阕中,词人便接着发出了“我是人间惆怅客”的感叹。不得不承认,好一句“我是人间惆怅客”!纳兰性德无论是论出身还是比才华,都堪称清代第一人,就这样一个才华绝代的人物,怎奈何天妒英才,仅活了三十一岁,便久久的离开了世人,留下了一声声的叹息给后人。他在精神气质上与贾宝玉的贵胄公子颇有相似之处。身处“繁华盛世”,却被“悲凉孤寂”日日侵袭着,折磨着。但凡读他的词,情真意切且凄婉动人,这是因为纳兰婚后仅三年,妻子卢氏便因病早逝,自己的精神家园重新被毁,这对他的感情影响极大。之后纳兰写了很多篇带哀伤之感的回忆之作,也写了不少悼念亡妻的诗词。上次说到的《浣溪沙•谁念西风独自凉》就是其中的一篇代表之作。

纳兰容若的孤寂,莫过于我是人间惆怅客

了解到这里,相信大家已经知道了词人在写词时候是怎样的心情了,就不用再问为什么他说自己是人间惆怅客了。接下来是“知君何事泪纵横”。大家不禁又要问,那这个困“君”指的又是谁呢?是朋友?是知己?还是那远在天上朦朦胧胧的月光?都不是,而恰恰指的就是纳兰自己。当一个人真正倦了、累了、苦了、伤了的时候,便会禁不住的自言自语,自怨自艾,自问自答了。何况是纳兰这样至情至性的人呢?词句至此,已经让不少读者唏嘘不已,不料词人紧接着又说了一句“断肠声里忆平生”,看到此处,已是让人伤心不已,短短七个字,不禁令人潸然泪下,久久不能释怀。

纳兰容若的孤寂,莫过于我是人间惆怅客

当代学者田萍评价纳兰这首词,是这么说的:“全词残雪冷,花屏冷,月光冷,心更冷。”编者读过很多古诗词,但每每读到纳兰的词作,总是那么容易就被这样痛彻心扉的凄绝之美打动。闭上眼睛仿佛依然能看到纳兰在那一片断肠声里,落泪伤神!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纳兰容若的孤寂,莫过于我是人间惆怅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