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阎王(好看小说)

亲,敬请您点击"关注"关注我,让我们牵起手,一起行走,一起感悟……

兔阎王(好看小说)

娃子致残后那几年,涂延旺有些魔怔,逮谁跟谁说:"说来日怪,两次出事,头一晚我都梦见那只母兔,拖一条血糊糊的后腿,跪着流泪。"

上世纪七十年代,农村允许用土枪打猎,哪个村都有三五杆土枪。我们这里不是深山区,别的动物如野猪啦、獾啦都很少见,打猎主要是打兔子打野鸡。涂延旺是我们那一带的打兔能手,隔三差五就会扛着那杆长管猎枪从山岗上深沟里回村来,猎枪上吊着一嘟噜兔子,公的母的,大的小的,惹得小孩们成群围上去看热闹。涂延旺家的土院墙里常常飘出肉香,让人直流口水。那年月,一月能吃上一两次白馍就很了不起,吃肉?不过年不过节,谁家敢想?

涂延旺真的太会打兔,好像天生就是兔子的克星。别的猎人山山沟沟转一天,扛杆空枪回家不是稀罕事。涂延旺扛上枪,随便站上一个土坡,前后左右察看一番(村人说涂延旺识坡,那双眼毒着哩),再换一个高地站定,手卷喇叭"嘿嘿嗨嗨"一通吆喝,明明草不深树不密的荒坡坡,往往就有好几只兔子惊慌失措地跳出来,向远处逃。涂延旺站在高处,往远处是下坡,兔子前腿短后腿长,跑上坡快,跑下坡笨,涂延旺举起土枪,稍微一瞄,"嗵",有兔子立马蹬腿,有兔子受伤哀叫。涂延旺又装了枪药子弹,对准另外几只没跑远的,"嗵",又一枪。能逃出涂延旺枪口的兔子,少。村人背地里都叫他"兔阎王"。

涂延旺有一次到村南荒坡打兔,跟往常一样,一番察看,选了沟边一处高地站定,手卷喇叭"嘿嘿嗨嗨"一阵儿,就有五六只兔子急急慌慌跳出来逃,涂延旺"嘿嘿"一笑,举枪开火,撂倒了四只,另外一两只钻进洋槐林逃命了。涂延旺近前看时,三只已蹬腿咽气,另有一只大肚子母兔,左后腿血肉模糊,正半睁着眼倒地喘气。涂延旺捡起那三只兔子时,那只母兔突然挣扎着站起,拉着伤腿向涂延旺靠近几步,人一样曲腿跪下,兔眼里满是可怜的哀求,并有泪水溢出。涂延旺又是"嘿嘿"一笑,说:"你还跟我玩一套哩,没用!你天生就是一道菜!"说完,俯身抓起母兔,向地上狠狠一摔,母兔哀叫一声,口鼻流血而死。次日中午,涂延旺杀母兔炖肉喝地瓜酒,剖出七只血红的兔崽,尽数喂了邻家的黑狗。

一年后的一个上午,涂延旺背着土枪到村北坡地打兔。坡地条条块块,种着各种庄稼。一块豆地下边,隔一道一两米深的地堰,是一大块棉花地。涂延旺知道,棉花地是他二叔家的。棉花长势极好,棵棵像小树,棉花地就像小树林。这么好的棉花涂延旺难免多看几眼,多看几眼就发现了猎情——棉花地那边,棉花棵子在轻轻晃动,分明是什么活物在向前移动,走走停停的样子。涂延旺定睛看了半天,断定是一只兔子边吃草边向前。棉花棵晃动的幅度大,兔子万万不会小。兔子快要跑出棉花地了。棉花地那边地势开阔平坦,跑出棉花地可就不好打它了。涂延旺缓缓举起土枪,瞄准,猛扣扳机,惊天动地一声枪响……

棉花地里惊天动地一声惨叫。涂延旺打中的不是兔子,是人;这人不是别人,是他爹!他爹在棉花地里干啥?剥花杈(棉花多余的枝丫,不剥去空耗养料,影响棉花产量)。剥花杈咋不见人?站着剥累,蹲下省点儿劲儿,他爹又矮小。他爹咋在他二叔家地里剥花杈?他二叔那段时间卧病在床,眼看棉花要荒了,他爹替兄弟救急哩。

涂延旺听到惨叫,知道大事不好,扔了土枪,跳下地堰奔进棉花地。他爹已经扑倒在地不省人事。土枪的子弹是"铁绿豆",他爹后身被打成了筛子眼儿。在乡卫生院,医生从他爹身上取出六十多粒"铁绿豆"。好在距离远,"铁绿豆"嵌入不深,都不致命。他爹醒过来,弄清原委,大骂涂延旺:"你个鳖孙,瞄得可真准!"

爹在乡卫生院躺了半个多月才痊愈。涂延旺有俩月不敢打兔。俩月之后,涂延旺技痒难耐,再说想吃兔肉也想得发疯,于是重新扛起猎枪。

涂延旺第二次出事,是在两年后的深秋时节。那天涂延旺到西沟打兔。是星期六,涂延旺唯一的男娃涂小欣放假在家,非要跟着。涂延旺拗不过娃子,涂小欣就兴高彩烈地跟着了。涂延旺扛着猎枪,心里隐隐不安——昨晚他又做了母兔跪地流泪的梦。那次棉花地打中他爹,前一晚也做了这个梦。会不会再出啥事?可是那天天气晴好,看看灿烂的秋阳,不祥的梦境就遥远模糊了。发现猎情时,那梦早被涂延旺抛到了九霄云外。

那天,还没到西沟边,涂延旺就发现有兔子在离沟边不远的地方吃草跳跃。涂延旺赶紧拉涂小欣躲在一棵大柿树后边。细看,兔子一共三只,一大两小,大兔是母兔,看来是一家三口。涂延旺举了枪,凝神屏息,瞄准范围,枪响之后,一只小兔飞起尺余高,坠地身亡,母兔和另一只小兔都受了伤,瘸腿逃命。"撵!"涂延旺发一声喊,父子俩猛冲上去,很快离两只伤兔几步之遥。忽然,那母兔返身向父子俩这里跑了两步,又猛然转弯向沟边跑。父子俩都去追母兔。涂延旺对娃子喊:"去,撵小的!"小欣转身去追小兔。涂延旺追上母兔,一把按住,扭头看时,却不见了小欣。

小欣追那只小兔追到沟边,眼看追上,小兔突然纵身一跃,跳进沟里,小欣本能地往前一扑,想抓住小兔,却扑进了沟里。

西沟十几丈深,小欣被送到县医院,两天后才醒,命是保住了,却瘸了一条腿,残了一只手,瞎了一只眼,脑子也受了伤,人成了半憨。

涂延旺那个悔呀,用铁锤砸了土枪,不知扇了自己多少次耳光,人渐渐有些魔怔,逢人就说那个关于母兔的梦。

——涂延旺如今住在我们蔚蓝小区他大女儿家,头发灰白,很衰迈了;娃子小欣也在这儿,小五十了,常背个绿挎包,笑嘻嘻的,总像是有重大使命,一瘸一拐地走得紧急。

兔阎王(好看小说)

欢迎欣赏,有评必复!

(个人创作,侵权必究)

作者简介:

贺点松,1967年生,中学语文高级教师。坚持业余文学创作30年,已在《莽原》 《大观•东京文学》 《牡丹》《洛神》等刊物发表中篇小说8篇。另有小小说、短篇小说、诗歌、散文等800余篇(首),散见于全国各地数十种报刊及微信网刊。部分作品被广泛转载并译介到国外。多次获著名期刊全国征文大赛奖。有小小说集《扫落满天星辰》及诗集《河流》面世。

系河南省作协会员,河南省小小说学会理事,三门峡市作协理事,渑池县作协副主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兔阎王(好看小说)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