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他来到红山城打听药材坊市,遇见一纨绔少年在找兵器铺的茬

故事:他来到红山城打听药材坊市,遇见一纨绔少年在找兵器铺的茬

两个月之后木岩在红山城城门之前下马行走,城门两旁站立两排杵着长枪的守门兵士,长枪之上寒光闪闪一看便知这兵器不同凡响,徒步进入城中这城中比临山城大了很多,城中建筑古朴,店门之上大多挂着标明为铁铺与兵器铺的店幌,其它商铺和这些店铺比起来显得奚落,整个城中安静祥和,城中人不是很多只是偶尔听到铁匠铺中传来叮当捶打之声,没有在临山城中那种喧闹的焦虑。

“这红山城以炼铁售卖兵器为主,现在正值太平年间,想也没有多少人在此时购买兵器。”

木岩这一路走来,从丘火州启程路过几个城池,这些城池都是以当地一些特产而得名,而大多的商业又是建立在当地所出产物之上。比如说在丘火州金穗国的巨海城和大海没有任何关系,但是农田之中长起来的谷穗遇风起浪好似一片金色浪花因此而得名。

据传几万年前当地之人的祖先是逃避允中战乱向东行进来到这金穗国领地,便看见满山遍野长着金色穗谷随后便在这定居下来,那些穗谷制作出饭食吃了以后百病不生强身健体,就有人说那是仙人的仙田。但也没人知道是什么原因稻田被仙人舍弃,后来之人用这些穗谷培育出的谷种种植后就没有那些效用了,所以还有人说是这些稻谷没有仙人种植之法已经成为凡种了。

在经过灵云州潘老国的雷纹城,而此城主要是销售当地人从雪峰捕获和从雪蛮那里收购的野兽之皮为主。当地还有一个雅致的有名之物,便是闻名天下的“文星笔”,据说文人墨客为能得到当地“文皇玉斋”所制的文星笔而疯狂载舞,当地人说这文星笔是“尾星狼”尾尖所制,尾星狼以尾巴之上有白色小点而得名,制作成笔,星点不能过多呈九星为最,而过多或少就被贬为次品,所以那“九点文星笔”被抬为高价。

之后的一些城池不是以种植棉麻生产布匹在经过商人倒卖为主就是以酿造酒类为主,凡是所过之地倒是都有自己的经营之道,使木岩阅历大长。

这一路没有遇到什么危险,也没有看见和木岩一样的修真之人,在凡人眼里修真之人不露出一些手段和凡人没有什么两样,但木岩自己已经是突破练气五层成为修真胚体,更是有练气六层顶峰的修为,对于修真之人只要去感知便能感觉到对方身上得灵压,但是从丘火州一直到这红山城也没有发现一个身具灵气之人,现在木岩对修真之道还是一片茫然,想要认识一个修真之人来了解修真界的基本情形,看样子是不能如意了,每次在城中停顿用那草药修炼也积累不了更多的灵气,所以木岩更是着急想要认识修真同道好打买卖集市,去换一些修炼所需的灵丹。

在街上正感受这安宁之时,从其中一个铁铺之中传来“铿”的一声,好似有兵器折断的声音,随后便听到人声传来:“我要的是天下第一的剑器,你这店铺也忒不讲究,看我好蒙骗吗?”木岩正好走到这店铺门前,本想转身就走,这时体内木珠一阵颤动,习惯性的神识一扫却感觉到从那发出话声的人身上有一股比自己还要强大的威压缓缓滚动。

“我正在寻思怎么能认识修真之人,却不想在这里撞见,到不便走了先看看什么情况在说。”迈步跨进店铺便看见有一个俊美少年大概舞象之年,两指夹着一个剑尖,而在地上却是有好几节剑柄剑身的残片,那少年正用戏虐的眼神看着身前一个年轻伙计。

当木岩进的店来那俊美少年神识在木岩身上扫过,便不再理会继续朝那伙计说道:“还不快去将你店中珍品拿出,还想用这骗人的东西来糊弄小爷吗?”

“大大爷,这些都是我店中的好剑了,不是我想诓骗您。”那伙计战战兢兢说话都开始结巴,突然好象又想起什么随即说道:“后堂之中有一柄刀,乃是用“沉红霜莹铁”打造的,只是没有署文便没在店中售卖,不知道大爷是不是能使的刀,那铁很是刚硬为红山铁矿中难得一见的神铁,如果大爷能够用我这便给您取来?”

“小爷我各种兵器无所不精,你拿来便是,如果还是诓骗与我那小爷便拆了你这个兵器铺。”

伙计不敢怠慢连声称是,向后堂跑去,心中一个劲得嘀咕:“他妈的,早起就眼皮乱跳今天必定有祸事,还真被我遇到了。也不知道从那跑出来一个疯子,一来就要最好的兵器,现在可好这能拿的出手的都被他给折断了。不过这位爷还真的厉害,两指一夹没有一把剑不应声而断的。救苦救难得救世“天尊”保佑这“红霜刀”能让他满意,要不然不用别的只用他那手指头一戳我这小命就要见你老人家去了。”

木岩看四下无人拱手向那少年问道:“这位兄台不知怎么称呼?”

那俊美少年“咦!”了一声便说道:“道友想要插手这店铺之事?”

“那到不是,只是向兄台打听一些消息。”木岩不想对方有什么误会连忙说道。

“何事?”那少年面露不耐之色。

“不知道兄台可知道哪里有卖修炼所需的药材集市?”看对方有些不耐也就不想过多探听消息只问了自己最想知道的。

“原来是个雏?”那少年嘀咕了一声接着说道:“你是哪里人?到了练气六层既然不知道坊市?”

木岩见对方没有回答,到问起自己来,便回答道:“在下,丘火州灵山城碧水村人事,不知道兄台可否告知你所说坊市的地点?”

“我问完你话自然告诉你,我说你怎么对坊市一无所知,想这修道界中只要进入练气一层就会知道这些修道界常识,并且修为相若既称称道友,你连这些都不知道,而那丘火州无天地灵气,不出产修真所用之物几乎没有修真之人前去,不想你却练到练气六层,你是如何修炼的?”

木岩看对方好像高高在上将自己当下人问话,心中也就不喜,但是有求与人没有转身便走,于是说道:“机缘巧合遇到一个老人家,也许看我顺眼便传了我修炼之法,并赠送草药所以侥幸之下练至六层,他老人家传我功法就走了到没有机会问修真之事。”木岩不想把自己从尸体身上得到功法的事情说出,以免牵扯出更多,所以扯了个谎。

“你到是有机缘。算了你的事与我何干!那坊市出了金雀国便有,金雀国以东没有修真材料,自然不会有坊市,出了金雀国再打听吧。”转身便不在理会木岩向着后堂看去。

那伙计背着一个刀匣慢吞吞的走来,到了那少年处将刀匣放在案几之上打开匣盖,恭敬的退到一边。

少年伸手将那长刀拿起在眼前看了看,那刀浑身通红刀身之上有莹莹白光闪烁,给人一种冷热交替的感觉,那少年伸出右手捏住刀尖,灵力一发便将那刀尖掰了下来,伙计当时就傻在哪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心想“这刀可是“沉红霜莹铁”打造,是天下最硬的钢铁,据说连武林第一高手都掰不断这种材料炼制的兵器,这人却是轻易掰断难道他比天下第一高手还要厉害,我的妈妈呀儿子今天要呜呼哀哉了。”

这伙计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木岩却是看得清楚,那少年掰断此刀只是灵气一转便将其掰断,就如掰一个馒头一般容易,虽说自己运转全力也能做到,要是没有洗髓伐毛恐怕就是练气六层还是不行,虽然修真之人和凡人已经不能同日而语,可这刀也算是凡间绝品按自己的修为得到练气十层才能象那少年一样从容,难道这少年已经练气十层以上或者更高,如果那少年没有洗髓那么应该到练气十一层了吧。

“你这店铺叫天下第一兵器铺,拿出的都是这些垃圾来糊弄客家,我看是个黑店,不想丢了小命就乖乖的去将那招牌给拿下来,小爷可以网开一面绕了你的狗命。”说完将那刀扔到地上,在椅子上一靠。

通过少年所说木岩已经知道事情的大概,这少年其实是故意找茬,恐怕就是看不惯这个天下第一兵器铺的招牌。

“大爷这招牌不是我们店自己封得,是天下第一高手诸葛天虹大侠来我店购买兵器,试过“沉红霜莹铁”打造的“红霜索命环”,因质地坚硬无坚不摧而大加赞意,所以给我店提了个天下第一的匾额,你让摘下来这个小人实在做不得主,你可容小人禀报东家在做定夺。”那少年也不说话只是摆了摆手算是允了,那伙计如得大赦连忙朝外跑去。

看自己在这里有些碍事拱了拱手准备告辞,那少年头也没抬,木岩心中有些不满又不好发作转身向门外走去,刚跨出店门便看见那伙计领着两个身穿黄色道袍之人从远处而来,两前胸之上写着“救世”两个古字,木岩从那两个人身上能够感觉到散发的威压都要高于自己,并且其中一人身上的威压比那少年还要高。

心中想到:“这两人不知道是什么来历,看来是助拳的,我到不用这么着急走了,以前没有见过修真之人今天倒是一下见了这么多,而且如有机会看看修真之人争斗,到也可以增长自己的见识。”

这时那两人走到门前,抬眼看了一下木岩便朝木岩做了个手势,口呼:“无量天尊”,木岩虽然不知道什么意思也同样弯腰回了一礼,那两人没有过多说话便跨进门去。

“不知何方神圣欺压平凡弱小!我二人乃天宫救世教护教使者,今天见了此事倒也要为世间不平之事讨个说法!”

本文来自小说《丹神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故事:他来到红山城打听药材坊市,遇见一纨绔少年在找兵器铺的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