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千帆”们究竟错在哪?

“张千帆”们究竟错在哪?

去年,《辽宁日报》头版刊登的那篇致全国高校教师公开信《老师,请不要这样讲中国》一经发表就引发舆论争议,被围攻的场景至今仍让不少人心有余悸,言语污秽不堪,评论时间高度相仿,账号粉丝大多在10余个,且无原发帖。

然而,假的终归是假的,哪怕再浩大的舆论造势也经不起真实民意的持续拷问。随着“眦必中国”的网上言论逐渐引起网民反感,真实的社会民意随之在舆论中汇成一股与之针锋相对的力量,表达也更趋于显性。

这几日,曾以“体制黑暗论”深受网络追捧的北大教授张千帆就遇到了这顾显性民意的对抗,令其陷入被众多网民“口诛笔伐”的尴尬境地。有趣地是,这种情况若是放在几年前,简直不敢想象,要知道“逢中必反”、“逢体制必黑”、“逢月亮必是国外的圆”可是当初成为“网红”,受舆论追捧的三大秘籍。那么如今,张教授同样一篇以“黑中国”为主要基调的文章《法西斯并未离我们远去》为何非但没能赢得舆论赞誉,反而将其推到了众多网友的对立面?内中原委值得深思。

网络是现实的延伸,舆论则是具体现象的虚拟投影。前些年,在网络上“吐槽”中国的言论很多,通过简单的账号分析与观察,就会发现其中绝大多数为20岁至30岁左右的年轻人。吐槽是个中性词,并无褒贬之分,若仅仅是些口语上的情绪吐槽,却也没多大危害,毕竟年轻人的一时血气上涌是很自然的事情。但经过长期的账号观察,却发现这些20来岁年轻人在吐槽中国的时候,会加上一些他们自认为是“事实”的事实,如“三年灾荒饿死了三千万”、“邱少云是杜撰出来”等等,言辞凿凿之程度令人诧异。那么,这些所谓真相揭秘的“虚无历史”究竟是谁灌输给他们的?他们给出的答案令人惊讶,竟是某些有着“象牙塔园丁”美誉之称的高校教授与老师。

即便如此,依然有不少人认为“讲什么”是高校教师的权利,学术应无禁区才能促进这个国家进步。这个观点看似有符合情理,实则偷换了语境概念,学术这个词像极了麻将牌里的“财神”,谁都能拿来作为其“行为合法化”的正当理由。学术无禁区,本身并没有错,但“学术无禁区”却有个非常重要的语境前提,那就是学术讨论的双方要有对等的知识构架与理论背景,这个语境设定显然不是针对高校教师与年轻学子的,在这种不对等的对话语境下,学生只能沦为“照单全收”的被动接收器。

至于“张千帆”们究竟错在哪?不少人在用意识形态的高度回答,虽然理论足够深厚,道理也都对,但却难起到说服观众的效果。这其实并不难解释,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群体观念与价值的多样性使得民众在意识形态的认知上很难达成非常一致的统一。我们不妨去尝试换个角度回答,“我们是哪国人?”,“我们该有怎样的立场“、“西方的东西是不是都要照单全收?”“根据我国实际国情,取精华、除糟粕,走有中国特色道路,就错了?”这四个问题其实并不难回答,也相对容易为国人所接受,而当你有了这四个答案,就会发现“张千帆”们错的除了立场,还有这该死的“照搬主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张千帆”们究竟错在哪?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