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梅葆玖赴香港演出

 梅葆玖是梅家第四代旦脚演员,但9岁时第一次登台却演的是娃娃生——《三娘教子》的薛倚哥,女老生李桂芬演老薛保,胡韺女士(孙养侬夫人)演三娘,那时尚未解放,李桂芬还带了葆玖到后台参拜老郎神——祖师爷。

送梅葆玖赴香港演出

梅葆玖首次登台,饰演《三娘教子》一剧中薛倚哥的剧照

 梅夫人福芝芳培养葆玖学戏是花了不少心血的,从北京请来王幼卿为葆玖开蒙。幼卿是名琴师王少卿的弟弟,得到王大爷(瑶卿)嫡传,嘴里讲究,教的是唱工青衣,《彩楼配》、《祭江》、《祭塔》、《三娘教子》、《起解·玉堂春》、《二进宫》……

 同时,又请朱传茗教昆曲,朱琴心教花旦,陶玉芝打把子。13岁起就在上海为募捐义务演出《祭塔》、《玉堂春》,有时与姐姐葆玥合演《武家坡》、《坐宫》。葆玥是李桂芬开的蒙,后来又从陈秀华、王少楼学戏,是余派老生。新中国成立后,葆玖正式参加梅剧团到各地巡回演出,如《游园惊梦》演春香,《金山寺·断桥》演青儿。由于与萧长华、姜妙香、俞振飞等名演员合作,演技得到提高。

 例如,《断桥》的“三插花”,《游园》的“合扇”身段,经父亲及姜、俞二老的指点而做得严密。

送梅葆玖赴香港演出

《金山寺》梅兰芳饰白蛇 梅葆玖饰青蛇

 有一次,演《女起解》。萧老的崇公道,当把棍子交给苏三作为见面礼时,萧老说:“别瞧不起这根棍儿,他可拄了多年啦!”观众报以热烈掌声,70岁的崇公道陪18岁的苏三唱戏,这个“他”字就说明隔了三辈啦!

 1951年,梅剧团在哈尔滨演出,梅先生演了几天,因患眼病,只能由葆玖接演,他用三天时间赶排《霸王别姬》,虽说这个戏是他父亲教过的,但临时“钻锅”(即在短期排练演出),剧团的人都夸他聪明。

 1956年,中国访日京剧代表团到日本演出,是中国京剧院和梅剧团联合组的。1919年梅先生第一次访日,演出了《天女散花》,大受欢迎,日本剧团还争相仿效,称为“梅舞”。这次梅兰芳先生为代表团团长,带了葆玥、葆玖同去,葆玖演出了《天女散花》。不少老观众在座谈会上还谈起30多年的旧事,并向梅先生祝贺后继有人。

 1961年,梅兰芳先生以心脏病逝世,葆玖就挑起了梅剧团的担子,他演出了梅派名剧:《西施》、《洛神》、《廉锦枫》、《木兰从军》、《凤还巢》受到欢迎,可惜好景不长,一些文化暴徒,以割断历史的野蛮手段,禁演传统剧目,葆玖改行搞录音效果,但干得很出色。我记得有个“样板团”的人对我说:“我团的效果很差,要有梅葆玖那样的技术,就解决问题了。”

 “四人帮”恶贯满盈,终于给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梅葆玖又粉墨登场,演出了《霸王别姬》,由于他离开舞台的时间,比他父亲要加一倍(梅先生蓄须辍演八年),而一些梅剧团的老人,有的告老回家,有的离开人间,恢复梅剧,甚为吃力。这次带到香港的几个节目,是经过慘淡经营,才能上演的。香港有不少看过梅兰芳先生表演的老观众,还有许多研究梅派的业余爱好者,他(她)们是这次赴港演出团的支柱。

 最后,我想谈一谈梅派的唱法,梅先生的开蒙老师是吴菱仙,他是同光年间著名旦脚时小福的学生,时老先生的发音吐字,清晰准确,而梅先生的唱法,用丹田气、共鸣法,唱腔着重表达剧中人的性格,使听众得到感染。葆玖的唱法是家学渊源,因此,在国内有不少老观众认为是艺术大师梅兰芳的缩影。我与亡弟源来合编这本《忆艺术大师梅兰芳》,其中有源来写的《从唱片看梅兰芳歌唱的发展道路》,就是分析梅派唱法的论著。

 总之,梅兰芳先生塑造的各种类型的人物,给后人留下典范,成为20世纪影响最大的流派,不是偶然的,而是他热爱艺术,勤学苦练的成果。最后,希望葆玖沿着父亲走过的道路,稳步前进,为继承梅派而努力,口占小诗一首祝此行成功:

艺王登遐二十年,

声清雏凤着鞭先。

遥看香岛红毡上,

再啭春莺世泽延。

(《忆艺术大师梅兰芳》)

送梅葆玖赴香港演出送梅葆玖赴香港演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送梅葆玖赴香港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