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耳蜗事件是“恶意营销”?耳蜗丢了,舆论不能丢了善意

19日下午,一则“小伙丢失20万元人工耳蜗,找不到需做开颅手术”的消息被送上热搜。

丢耳蜗事件是“恶意营销”?耳蜗丢了,舆论不能丢了善意

这个耳蜗“是定制的,通过脑部植入的,接收器跟脑子里植入的是相配套的。如果没找到,有可能需要再开一次头颅,把脑袋里面的耳蜗拿出来。”小伙现在处于全聋状态,再加上又是“天价”耳蜗,不由地让人焦心。

声援持续发酵时,却出现了诸多质疑,认为这件事99.99%是媒体和商家合谋的营销套路!

丢耳蜗事件是“恶意营销”?耳蜗丢了,舆论不能丢了善意

这篇文章说:

如果家庭条件仅仅以电动车为交通工具,她舍得给孩子配28万的耳蜗?……为什么全国丢失耳蜗的都是贫困家庭?因为这些家庭的描述更容易引发别人的爱心罢了。

文中还列出“三大疑点”:

第一、耳蜗丢了就得开颅?第二、12月以来全国四起“耳蜗丢失”,营销痕迹明显;第三、耳蜗到底值多少钱?有报道称仅为4.5万。

这篇文章的阅读量很快就突破了10万+。在文章下方的留言中,有人支持他的观点↓↓↓

丢耳蜗事件是“恶意营销”?耳蜗丢了,舆论不能丢了善意

丢耳蜗事件是“恶意营销”?耳蜗丢了,舆论不能丢了善意

有人觉得自己的善心被利用了↓↓↓

丢耳蜗事件是“恶意营销”?耳蜗丢了,舆论不能丢了善意

也有很多人反驳↓↓↓

丢耳蜗事件是“恶意营销”?耳蜗丢了,舆论不能丢了善意

丢耳蜗事件是“恶意营销”?耳蜗丢了,舆论不能丢了善意

丢耳蜗事件是“恶意营销”?耳蜗丢了,舆论不能丢了善意

20日上午,记者在朝阳公园地铁站见到了丢失人工耳蜗的李明(化名)和他的姐姐李女士。在现场,李女士对自媒体的质疑一一回应↓↓↓

质疑:当年人工耳蜗到底花了多少钱?回应:17万。

李女士称,弟弟小时候因为服用抗生素变聋,植入人工耳蜗整体费用17万,可以提供做手术的证明,之前说20万不太准确。

李女士也用李明的朋友圈发消息解释称,“对不起大家,多说了三万。”

丢耳蜗事件是“恶意营销”?耳蜗丢了,舆论不能丢了善意

质疑:装新耳蜗需要重新做手术?回应:如果有需要,打算做

李女士表示,如果找不到的话,会去医院配置一个新的外接设备,去跟植入物进行匹配。如果新设备无法与植入物相匹配,可能打算做手术换一个新的耳蜗,当然我们也不愿意这样。

不过,李女士后来发朋友圈,已经有备用机,也不需要做手术了。

丢耳蜗事件是“恶意营销”?耳蜗丢了,舆论不能丢了善意

质疑:是否与商家合谋营销?回应:无稽之谈。

李女士:弟弟真的丢了东西,我们报过警,寻求了地铁工作人员的帮助。我看到那篇文章后很气愤,但是我现在没有时间交涉,我注意力都在寻找人工耳蜗的事情上。

记者还辗转联系到李女士的朋友任女士。对于网友的“炒作”质疑,任女士强调,这是好朋友的真人真事。“网友的质疑文章,闺蜜也看到了,她前面还能忍住,后面越看越生气。”

丢耳蜗事件是“恶意营销”?耳蜗丢了,舆论不能丢了善意

而网友的质疑,也对李女士的生活造成了影响。任女士告诉记者:“她接到的骚扰电话非常多,也有不明真相的人说一些侮辱性的话,对她精神上有一些影响。“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造谣成本太低了。”

任女士补充说:“大家信息接触比较多,你应该根据可靠的信源去判断真伪,而不是跟风。多去了解事情的各个方面后,再去做判断,去发声,比臆测好一些。言论自由,但也不能胡说八道。”

丢耳蜗事件是“恶意营销”?耳蜗丢了,舆论不能丢了善意

光明观点

丢耳蜗事件是“恶意营销”?

请对动态的新闻保持善意

这几天,一则“小伙丢失20万元人工耳蜗,找不到需做开颅手术”的消息牵动着很多人的心。一位叫李明(化名)的年轻人在坐地铁时,丢了他的人工耳蜗体外机。他姐姐在网上发文求助,称如果没找到,有可能需要再开一次头颅,把脑袋里面的耳蜗拿出来。但是,随后又有自媒体质疑此事是营销炒作,表示人工耳蜗花不了那么多钱。

更多媒体关注以后,事实的轮廓更加清晰:警方回应报警属实,民警已协助调取监控录像;当事人姐姐李女士承认,植入人工耳蜗整体费用17万元,“多说了3万”;有关医学专家表示,人工耳蜗体外机丢失确实不需要重新做手术,只需花费几万元重新购买体外机进行匹配。

总结起来,李女士先前提供的求助信息,确实存在事实偏差。事件之所以引发舆论高度关注,显然与人工耳蜗涉及的巨额费用,以及“开颅手术”对受众造成的心理刺激,有着直接关联。现在,丢失人工耳蜗体外机的损失被证实没那么高,更不必做所谓开颅手术,确实降低了受众的关注期待。

但是,即便事实在传播角度没那么大的噱头,并不意味着这不是一起令人遗憾的意外,当事人家庭不值得同情。无论如何,对于普通家庭来说,哪怕是几万元的体外机,也是一笔不菲的花费。况且,当事人亲属在焦虑之际高估丢失体外机的后果,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人之常情。

经典新闻理论告诉人们:新闻真实是一个动态的过程,是一个以接近真相为目标的持续过程。后续报道更接近真相,并不能抹煞早期哪怕是不太准确的报道的价值。在新媒体时代,舆论环境更加复杂,但那些最基本的传播理论依旧经得起检验。一些自媒体习惯于给动态变化的新闻事件扣上“反转”的帽子,随意揣测当事人动机,既缺乏理解与同情的善意,也暴露了对传播规律的无知。

我们当然希望李明的人工耳蜗体外机能够被找到,或者在社会帮扶下,这次因为意外疏忽造成的损失能够得到弥补。从个案上升到整体,此事得到热议,更大的价值在于普及了人工耳蜗的相关知识。

从李女士作为家属对人工耳蜗的不准确认识来看,公众对人工耳蜗的相关知识确实挺匮乏的。简单地说,人工耳蜗是一种电子设备,可利用电刺激神经的原理,修复听障人士的部分听力。它分为依靠手术植入内耳的体内机,和通过耳朵外部佩戴的体外机两部分。手术植入内耳的体外机可以长期使用,一般情况下不会损坏,而且严格意义上讲也不需要“开颅手术”,只需要在耳后做一个3厘米大小的切口植入体内。

人工耳蜗被誉为目前运用最成功的生物医学工程装置。听力正常的普通人没有接触相关知识的需求,对人工耳蜗对听力障碍人士的巨大意义自然缺乏了解。但是,目前而言,人工耳蜗的整体费用依然巨大,对普通家庭尤其是低收入家庭来说,是一笔高昂的费用。而且,一般来说越早植入人工耳蜗,患者所能获得语言技能就越好,从而能够更好地融入社会。

据2018年有关媒体报道,全国有2780万聋人,其中约20%有望植入人工耳蜗,但目前只有约8万人装了人工耳蜗。一些地方已经将人工耳蜗纳入医保支付范围,但国内并未全面普及和推广,而且医保报销程度还相对有限。小伙丢失人工耳蜗等类似新闻的传播,不应该止于社会对个案的关注与帮扶,探索更高效的医保与社会救助机制,让更多听力障碍人士用上人工耳蜗,或是此事传播更大的价值。

将推广一种有利于残障人士生活的技术,指责为营销炒作,是冷血且不负责任的。传播新闻事实需要客观和冷静,从而最大程度地逼近真相,但人心应当是温暖的,要抱着善意寻找解决问题的最大公约数。

网友也表示,还是应该怀着善意看待这个世界:

丢耳蜗事件是“恶意营销”?耳蜗丢了,舆论不能丢了善意

丢耳蜗事件是“恶意营销”?耳蜗丢了,舆论不能丢了善意

丢耳蜗事件是“恶意营销”?耳蜗丢了,舆论不能丢了善意

丢耳蜗事件是“恶意营销”?耳蜗丢了,舆论不能丢了善意

丢耳蜗事件是“恶意营销”?耳蜗丢了,舆论不能丢了善意

希望丢失的人工耳蜗能够尽快找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丢耳蜗事件是“恶意营销”?耳蜗丢了,舆论不能丢了善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