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例基因编辑婴儿:当科学变得无耻,便是人类的末日

1

超越诺贝尔奖?

科研还是生意?

首先,基因编辑真的是技术突破吗?

有人会说,对于这对感染了艾滋病却想生孩子的夫妇来说,毕竟能使他们的孩子免疫一部分的HIV病毒。

然而问题是,如今母婴阻断技术已经相对成熟,已经能够降低95%甚至以上的HIV母婴传染。

而这项基因编辑技术究竟会给人体带来怎样的副作用,现在完全是未知数。

还记得克隆羊"多利"吗?

作为世界上第一个利用生物技术克隆的人工动物,多莉的诞生标志着生物技术新时代来临。继多莉出现后,很多人以为接下来还会出现克隆猪、克隆猴、克隆牛等等,然而情况并非人们所想!

"多利"在尚处于年轻时期时,就患上了高龄羊的一系列疾病,关节炎等各种疾病不断,最终因为严重的进行性肺病,被研究人员实施了安乐死。

首例基因编辑婴儿:当科学变得无耻,便是人类的末日

多利的制造者伊恩·威尔穆特教授,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对多利的死亡表示“感到十分失望”。这种典型的“高龄病症”对当时还年轻的多利而言,很可能意味着目前的克隆技术尚不完善。

人们原认为,克隆是对原来动物的一种完美复制,从每一根毛发到性情都将完全相同。这样的想法的确十分诱人。但事实并非如此。有人在花费了数千美元克隆了自己的宠物猫后,却发现克隆出来的小动物与自己的宠物大相径庭:克隆小猫无论是外表还是性情,都和原来的完全不同——皮毛的颜色不同,对主人的态度也不同。

至少从目前来看,人类还不具备挑战生命的时机。

而这一次,多利变成了两个活生生的“人”。

这两个孩子看似是被赋予了了不起的“天赋”,实际上与养在笼子里的实验动物一样。

针对这个“首例”,大号“知识分子”这样写道:

1、技术难度不算高。

2、严重违反医学伦理。

3、并非对所有HIV都可以免疫。

4、对那两个孩子及其不负责任。

5、给中国人打上不讲医学伦理的标签。

这项研究所使用的根本就不是什么新技术,早就在美国诞生很久了,而且已经在小白鼠、鱼、羊等身上实验过。

美国人不做是因为他们没技术吗?

完全不是,麻省理工将CRISPR/Cas9技术授权给那么多国家,包括麻省理工在内从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与大学去做活体的人体试管婴儿实验。

因为这项技术运用到人的身上,极其违背伦理和道德。

首例基因编辑婴儿:当科学变得无耻,便是人类的末日

但是在这个伦理申请书中,竟然是这么写的:

在国际日益竞争激烈的基因编辑技术应用中脱颖而出;这将是超越2010年获得诺贝尔奖的体外受精技术领域的开创性研究,将为无数的重大遗传性疾病的治疗带来曙光。

真是无知者无畏!

换言之,这项研究在艾滋病的免疫和预防方面几乎没有任何作用,却使得这两个呱呱坠地的孩子承受了全人类都无法预料的可怕风险。

究竟是为了探索生命,还是为了提升自己学术身价的同时,为自己的公司创收?

生化危机游戏里有句台词:人体基因改造是一种对上帝的傲慢,它告诉了不可预料的风险有多大。

对伦理的傲慢,对金钱的狂热,就是人类作死的开始!

2

伦理对流氓

从来没有约束力

崔永元还说:这次基因编辑行为艺术,让大众看清楚了基因编辑的风险。两姊妹中的一个易感基因被剪掉了,另外一个脱靶了,只剪了个半拉子工程。脱靶,是基因编辑避免不了的风险,只是多少的问题。

作为第一批小白鼠的她们,一定会被这位教授的严密监控,并且为了证实他所谓的“免疫HIV”的研究,她们会被阶段性抽血,用一生来证明他的研究没有出错,如果出错,就意味着她们彻底沦为实验的失败品。

她们的一生都注定被掌控:没有自己的私人空间,被贺建奎教授时刻抓在手中,时刻受到全社会的关注和压迫,简直就是现实版的《楚门的世界》。

首例基因编辑婴儿:当科学变得无耻,便是人类的末日

此外,没有人能保证被篡改基因的她们,会不会因此患上从未出现过的疾病,如果发生了,那么等待她们的必定是无边无尽的痛苦,甚至死亡。

基因编辑,打开了威胁全人类的潘多拉魔盒!

倘若这两名基因编辑婴儿长大后生了他们的孩子,那么这些被编辑过的基因将通过他们的后代流传下来,于是一代又一代人。

倘若这些被编辑的基因在未来出了问题,所造成的风险和危害将远远超出人类的想象,甚至可能对人类造成灭顶之灾。

而有一就难免有二,有二就难免有三。

这样的试验他们还要做多久?

还要拿多少人做实验?

如果试验成功了,还会不会继续升级?

最后会像《异形》或者《生化危机》中那样?

首例基因编辑婴儿:当科学变得无耻,便是人类的末日

更让人细思极恐的是,倘若未来能通过基因编辑技术定制婴儿,霍金预言的“超级人类”可能会成为现实。

有钱人在未来有机会花钱变动子女的DNA,从而创造出有更好基“超级人类”。

“超级人类”相比普通人类将提高智力和寿命,甚至对疾病的抵抗力都会增强。

“超级人类”一旦出现,没有改善基因的普通人将面临毁灭性的灾难。

在之前,我们总认为:这个世界上最公平的,恐怕就是生老病死了。即使一个人一生的成就再大,财富再多,最终都敌不过自然规律,走向死亡。

而现在,我们不得不承认:在金钱和权力面前,生命正在变的不平等,时间正在变的有偏见……

之前,我们一直有所敬畏,而现在潘多拉魔盒竟然被毫无征兆的忽然打开!

科学伦理对流氓是没有约束力,那时真正要为之埋单的,就是普通的大众!

3

生存还是毁灭?

第二届国际人类基因组编辑峰会召开的前一天,风暴已经开始在会场外蔓延。

伦理委员会表示不是他们审批的;

基金会表示经费不是他们给的;

南科大表示不是在他们实验室做的;

医院表示该项实验跟他们没有关系。

在撇清关系上,大家的步调达到了惊人的一致。

当资本的手触碰到人类最本质的东西时,人类的灭亡也将就此开始。

很难想象当金钱可以改变生命本质的时候,这个世界会变成怎样。

就像人类吸食了鸦片,发现自己不用奋斗就可以收获快乐;人类被编辑,发现自己不用努力就可以拥有完美的一切。

我坚信:名利虽然会临时站在资本这一边,但真理却不会,正义、文明、历史同样不会!

首例基因编辑婴儿:当科学变得无耻,便是人类的末日

下面是水木然对人类文明的设想:

每一个维度的生命,都是由上一个高维生命创造出来的,高维是低维的造物主。

高维文明在创造低维生命时,都会给低维生命设计了一种程序,就像一把无形的枷锁,低维生命终其一生要和这种枷锁抗争。就像人类一直在挣脱自己的命运枷锁一样。

上帝与神,就是人类的高维文明,上帝看待我们,就像我们看待一群蚂蚁一样。

上帝是绝不允许有人可以行使他的权力的,否则一定会遭到天谴!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首例基因编辑婴儿:当科学变得无耻,便是人类的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