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了,贝索斯买下的《华盛顿邮报》还好吗 | 观察

2013年末,亚马逊CEO杰夫·贝索斯斥资2.5亿美元收购《华盛顿邮报》,转眼两年过去了,当初那个自称是新闻门外汉的互联网大佬如今已经利用手中的平台优势和技术资源帮助邮报走出了无人阅览的困境,线上订阅量已然超越《纽约时报》,凭借电子新闻发布平台重获新生。这两年,贝索斯是如何一步步改造这张传统大报的?刺猬君为您一一道来。

by 马碧滢 整理

一转眼,距离亚马逊CEO贝索斯2013年末收购《华盛顿邮报》已过去了两年。两年前,《华盛顿邮报》的销量持续下行,贝索斯的收购显然给其注入了强心剂。

1为何收购一张销量持续下行的报纸

据贝索斯本人的说法,当年的购买行为,缘于华盛顿邮报集团掌门人唐·格雷厄姆先生通过中间人与他多次接触,向他转达了希望自己买下邮报的想法,因为拥有互联网支持和技术背景的亚马逊能够为邮报提供更好的发展前景。同时,对于通过运营亚马逊而身价不菲的贝索斯而言,2.5亿的收购价格并不昂贵,因此,他很快以个人的名义买下了这家已有百年历史的家族大报。

两年了,贝索斯买下的《华盛顿邮报》还好吗 | 观察

《华盛顿邮报》以政治报道见长。和《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一样,《华盛顿邮报》是历经几代人传承的家族报业集团,曾在2007年的年度报告中宣称是在“大型报纸中前景最好的”,但随后经济大萧条,广告的萎靡使其销量锐减。

据统计,从2007年到2012年,该报出版部门的年收入下降了35%,公司已经不再具有持久盈利的能力。因此华盛顿邮报公司掌门人格雷厄姆认为他的好友贝索斯能给《华盛顿邮报》带来新的发展生机,因为他拥有引领科技潮流的互联网企业和技术平台,而这些,都是传统报纸在转型道路上急缺的资源。

既然报业发展已趋衰落,贝索斯为何还决定斥资收购呢?其实,他并不是唯一一个对纸媒行业便显出兴趣的人,早在2012年,沃伦·巴菲特的公司也收购了一一批报纸。

面对这样的现象,业内分析师称,与十年前相比,如今报纸的价值下降了百分之十,在大部分报纸降低印刷量的同时,有更多的报纸开始对内容收取更多价钱,通过线上阅读的方式保持优质内容的可持续性盈利,因此具有互联网背景和技术支持的贝索斯或许不仅能给式微的《华盛顿邮报》带来新的生机,也能通过网络售卖的方式开发出传统媒体新的利润增长点。

2技术与平台优势改造邮报

被收购两年后,《华盛顿邮报》的数字业务独立用户访问量从2013年8月的2600万增长到2015年11月的7200万,这一数字已经连续两个月超过《纽约时报》,正如贝索斯在接受采访时说到的那样,“我对报业一无所知,但我了解互联网,再加上我可以提供一些财务支持”,因此,他在报纸的新闻业务上并未发表过意见,不常去采编室,但他一直亲自利用技术和工具提升该公司的数据驱动水平。

两年了,贝索斯买下的《华盛顿邮报》还好吗 | 观察

有更多的工程师甚至愿意为了能和贝索斯一同共事而加盟邮报,因此《华盛顿邮报》开始具备了通过最新互联网技术和电脑程序优化采编程序和内容呈现方式的能力。报纸建立了新的采编室,配置了实时显示网站流量数据的大屏幕,工程师还开发了内容盲测程序,通过向读者测试从《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和其他报纸那里抓取到的内容来分析读者的阅读喜好,继而学会如何减少邮报新闻中产生的读者“认知负荷”和“认知摩擦”。

贝索斯作为一个互联网人士,对用户体验的关注不仅止于此,他还减少了各种可能给读者带来不适的做法,例如在网页上加载太多广告等。在管理模式上,他也在贯彻着对这一传统媒体的互联网化改造,与亚马逊一样,他要求《华盛顿邮报》高管通过长篇备忘录阐述他们的项目,而不要使用PPT来演示,他认为写作可以迫使人们展开更加深入的思考,提出更行之有效的方案来。

这一切都使得《华盛顿邮报》在保持活力,继续优质内容生产的路上走的更远。但作为一家已经上市的报业公司,《华盛顿邮报》执行主编马蒂·巴伦表示,贝索斯的这种领导模式还未带领公司走向长远性盈利,所面临的来自华尔街的财务压力依然存在。

《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前编辑詹姆斯·法洛斯曾对贝索斯收购邮报表示震惊,他说:“让我们希望这次出售表明的是:一个新时期的到来,这个镀金时代的主要受益者,要再次对公众信息的基础设施进行投资。”

除了优质内容的供给,贝索斯所掌管的邮报也具备了足够广泛的发布渠道和读者群体,亚马逊所推出的全新Kindle Paperwhite阅读器改善了硬件配置,具备高清、高对比度的屏幕,获得了外界的一致好评。同时,Kindle中还整合了令人难忘的Goodreads (注:一家与豆瓣类似的社交阅读网站。亚马逊在2013年3月收购Goodreads。),并针对Kindle推出了FreeTime,还在印度、墨西哥和澳大利亚发布了Kindle。

除了CreateSpace、Kindle Singles、Kindle Direct Publishing外,亚马逊还推出了Kindle Worlds、Day One和另外8种全新的亚马逊出版印记,并在英国和德国推出了亚马逊出版服务。同时,通过亚马逊平台推出了针对《华盛顿邮报》的优惠阅读政策,亚马逊金牌会员可以免费获得六个月的邮报在线阅读圈,今后的续费也可以享受6折优惠,还推出了一款预装在Kindle Fire 平板电脑中的应用。

3未来,《华盛顿邮报》还有哪些新发展?

贝索斯独特的互联网企业家和工程师背景,使得他对《华盛顿邮报》的收购和改造,不同于默多克的新闻集团对《华尔街日报》的收购和巴菲特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对28家日报的购买行为。后者都更加看重报纸媒体市场化的经营利润和在传统媒体渠道内的实际价值,而贝索斯的购买行为,试图以财富、商业和创新延续受到尊敬的社会价值观,对辉煌后衰落的传统生产方式进行改良,赋予经典事物以新生,延续其传奇。

类似的收购模式,不禁使人联想到近日马云对《南华早报》的收购事件,我们有理由期待,纳入互联网新生代麾下的传统媒介,在科技的力量下将焕发新的生机。

参考资料

1.《最权威的美国媒体行业现状报告:这6大趋势正在发生》

https://www.adexchanger.cn/publisher1/7301.html

2.《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收购<华盛顿邮报>》

https://news.xinhuanet.com/world/2013-08/06/c_116826617.htm

两年了,贝索斯买下的《华盛顿邮报》还好吗 | 观察

刺猬公社

传媒观察原创平台

只做原创·自由分享

今日头条:刺猬公社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两年了,贝索斯买下的《华盛顿邮报》还好吗 | 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