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尼拔等名将为何功败垂成?

罗马人伤痕累累、筋疲力竭,混合的血水尘污已经模糊了他们的面孔。迦太基人的包围圈不断向内压迫,大部分罗马士兵完全丧失战斗空间,坐以待毙。夕阳要落下了,汉尼拔站在坎尼附近的一个山丘上,俯视着一切,享受着复仇带来的极度快感。

汉尼拔等名将为何功败垂成?公元前216年的坎尼战役

▍战术大师汉尼拔的选择

坎尼战役罗马惨败:步兵伤亡40,000人,骑兵3500人,20名执政官级别的领袖、30名元老院元老与300名从军团到百人队级别的指挥官被杀或被俘,迦太基军队仅损失8000人。此战汉尼拔运用得出神入化的侧后包抄战术被后世无数名将推崇和实践。

汉尼拔等名将为何功败垂成?罗马元老院

坎尼战役也是第二次布匿战争中,汉尼拔第三次大胜罗马。三战之后,罗马丧失了15万人口,占其17岁以上男性公民的五分之一。北部的高卢人蠢蠢欲动,罗马的同盟也开始摇摆,罗马人信心崩溃,共和国岌岌可危。

坎尼大胜之后,汉尼拔仍然没有进攻罗马(特拉西梅诺湖战役胜利之后,汉尼拔就放弃直接围攻罗马),他认为罗马城防御坚固,己方又缺乏攻城装备。汉尼拔转向意大利南部,挟胜利之威煽动拉丁同盟和意大利同盟叛变,企图动摇罗马的根基。

多数意大利盟邦确实叛变了,但罗马周围的拉丁盟邦仍然坚定地支持罗马。更关键的是罗马人用重新采用费边的拖延消耗战略,撑过了坎尼惨败之后最危险的时期。费边认识到汉尼拔战术上的卓越超群,避免军队与之正面交锋,但总是如影随形地跟住汉尼拔主力,同时派出优势兵力袭击汉尼拔的粮草征集部队,汉尼拔无法建立起一个永久性的补给基地。此外,罗马海军基本控制了意大利海岸,迦太基的海上援助也很难送到汉尼拔手中。

费边战略坚韧顽强的消耗下,汉尼拔的兵员减少、士气下滑,困守在意大利南部。如果仅凭这种战略,罗马人或许也有可能最终获胜,但肯定要很长时间。幸好罗马的天才西庇阿横空出世,他率军直捣汉尼拔的老巢西班牙,令汉尼拔如坐针毡。在西班牙获胜后,西庇阿更进一步,进攻汉尼拔的母国迦太基。汉尼拔不能坐视不理,返回迦太基,结果在扎马会战败给西庇阿,流亡异国最终自杀。

汉尼拔等名将为何功败垂成?公元前202年的扎马会战

第二次布匿战争罗马反败为胜,在西地中海地区建立起霸权,迦太基沦为罗马的附庸国。

西庇阿的战术创造性或许不如汉尼拔,但他的战略观无疑更胜一筹,他在每个进攻阶段,都选取了可以沉重打击汉尼拔的关键目标。汉尼拔却没有抓住绝佳时机进攻罗马城,他选择了策反罗马同盟的间接战略,这个不确定性很大、极其耗时的策略没有奏效,罗马一方费边的间接战略却获得相当的成功。

以战略(战争)与战术(阶段性战役)的关系简而言之,汉尼拔没能将其阶段性的优势转化为整场战争的胜利。

▍鲁登道夫的最后一搏

第一次世界大战打到1918年,整体战局对德国有利有弊。俄国发生革命,于1917年退出大战,德国东西两线作战的压力大减,可以集中兵力资源于西线。美国加入一战,令协约国一方实力大增,但英法美联军也无法打破1914年底以来形成的战壕阵地战的僵局。由于武器、战术的演进和战场空间的限制,一战在总体上有利于防守方。

不过,德国参谋总部在鲁登道夫的领导下,精心研究和组织训练演习,认为找到了突破堑壕防守的进攻战术:进攻应该向敌方防线的纵深快速渗透突破,而不是斤斤计较于占领每个前沿阵地;夺取阵地应尽量通过侧后迂回包围,而非硬碰硬的强攻;攻击前的炮火要短促猛烈,目的是压制住敌方炮火,而非彻底摧毁敌方,要避免过长的火炮准备暴露主攻目标,令敌军有充分准备。

汉尼拔等名将为何功败垂成?鲁登道夫(1865-1937年)

1918年3月,6000门火炮对英法联军结合部进行5小时精确猛烈轰炸后,德国人以两倍于英军的优势发起了阵地攻击,这是一战最后一次大规模战役,被称为鲁登道夫攻势。战役前半个月,德国的新进攻战术确实颇为有效,他们在英军阵地上打开了一个宽15公里、纵深60公里的缺口,这比此前任何一次阵地战役夺取的土地面积都大得多。

英法联军及时采取了在一战后期出现的弹性纵深防御,正如进攻方想突破防守方纵深,防守方也就进一步强化阵地纵深,令敌人无法彻底突破。更关键的是,由于英国海军的长期封锁,1918年德国工业资源支撑战争已经力不从心,鲁登道夫攻势耗尽了德国在西线的全部精锐,没有强有力的后援部队在打开缺口的基础上迅速发起更强烈的第二波攻击,从而把阶段性胜利转化为战略突破。战术胜利带来的巨大伤亡更令德国人无法挡住英法联军后来发起的大规模反击。

统帅鲁登道夫和普通德国士兵,在1918年后半年都信心尽失,军队骤然崩溃,同时国内革命爆发,德国政府投降,被迫签订了屈辱的《凡尔赛和约》,为二战埋下了仇恨的种子。试想,如果鲁登道夫没有发起这个带来战术性突破的攻势,德国尚存的实力(前线至少100万军人)可以凭借防守优势将战争延长,从而赢得谈判时机和筹码,有机会体面地输掉一战。

汉尼拔等名将为何功败垂成?一战德国士兵

日本在偷袭珍珠港的战术性胜利之后面临相似的问题,日本海陆军在广袤的西太平洋和东南亚战场上肆意扩张,大大加剧了后勤运输补给的困难,捉襟见肘的兵力更加分散稀释,并且给了美国足够的喘息机会和战争动员准备。日本挑战国力十倍于己的美国,失败概率本来就很高,何况还是如此盲目地扩张。

战术带来的持续胜利是战争取胜的基础,但如果没有正确的战略目标和方向,充足的后备部队,国家力量的有力支撑,战术成功最好也就是阶段性的成功而已。

▍德国的地缘劣势与战略短板

很多军事迷认为,德国(前身是普鲁士)陆军近代以后独步欧洲。从七年战争、普法战争、一战到二战43天占领法国,德国的战争成就几成神话。笔者认为德国运转起来的战争机器确实令人生畏,但与敌国相比,其军事优势并非压倒性的,尤其在二战之前。

七年战争(1756-63年)中,普鲁士以一己之力与法国、奥地利和俄罗斯为核心的同盟作战。普鲁士的主要盟国是英国,但英国人负责出钱,派往欧陆的军队很少。法、俄、奥三国投入军队的人数是普鲁士的两倍还多,而且奥地利和俄罗斯军队的战斗力远超预料。

普鲁士在三条战线上与三个强敌作战,在战略上是极不明智的选择。尽管最高统帅腓特烈二世军事天赋很高,普鲁士军官和普通军人也发挥出顽强的战斗力,再加上各种好运,普鲁士还是九死一生。

汉尼拔等名将为何功败垂成?腓特烈二世(1712-86年)

如果不是战争晚期沙皇彼得三世临阵倒戈,腓列特二世几乎无法避免最终的失败。普鲁士侥幸地成为战胜方,但损失的人口(军人加平民接近70万)可能超过这场战争损失总人口(90-140万)的一半,普鲁士得不偿失。

1870-71年的普法战争中普鲁士只有一个对手,普鲁士的军事优势才能保障从战术到战略上都击败法国。但是此后统一的德国没有吸取七年战争的教训,也没有像俾斯麦那样灵活运用外交和联盟策略,越来越穷兵黩武。

一战和二战中,德国迷信自己的军事实力,重走七年战争老路,战略上两线作战,而敌对联盟的总体经济和工业实力远强于德国的联盟。德国总相信其战术(战争机器的)胜利会抵消战略上(国家实力)的劣势,但历史证明德国只不过比日本更成功地打赢了战争前半段。

汉尼拔等名将为何功败垂成?德国的地理位置

德国总面对多线作战的问题很大程度上是地缘政治所致。德国位于欧洲中北部,北部波罗的海的出海通道很容易被敌国(一般是英国)海军封锁,东西两个方向上又有陆上强敌。

极具地缘优势的英国倾力投入海军扩张,建起其全球霸权,德国海上无法与英国竞争,又被俄法两强(法国在二战很弱,但英国本岛和海军以及参战的美国可以看作是西线)东西夹击,注定命运多舛。可惜,德国人的野心屡屡过度膨胀,不见棺材不落泪,最终丧权辱国、国家分裂。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汉尼拔等名将为何功败垂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