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哭王菲,演哭徐峥,不“美”的她说演戏做人,我只要一个真

唱哭王菲,演哭徐峥,不“美”的她说演戏做人,我只要一个真

简单而真实— 任素汐

看100位奇女子。

深知100种不同的人生。

人生之事,不过叁叁两两。

文 / 三尺晴


随着《我就是演员》的热播,任素汐的表现再次让观众眼前一亮。

她跟老戏骨左小青都演孩子的妈妈,饥荒年代,一个卖孩子,一个卖自己。

在不知道城门不会开之前,任素汐表现得很硬气,熬过今夜,万事大吉,焦急中透着一股乐观和希望。但当她听说城门不会开之后,她一遍遍难以置信地去询问、去确认,那种焦急不安,极富感染力。

  • 徐峥赞她:“很欣赏素汐的处理,简单、克制,却能打到人心里。”
  • 媒体团代表也说:“任素汐这种演员,是演艺市场里的稀有品。”

    一句话,任素汐终于绷不住了。

    她说,其实我听到这话心里很难过的,我相貌普通,之所以来这里,就是想告诉那些有好剧本的导演们,我演得很好的。

    唱哭王菲,演哭徐峥,不“美”的她说演戏做人,我只要一个真

    她很真实,想证明自己,就勇敢地站上舞台,哪怕会被淘汰;想争取演出的机会,就直言不讳地自荐,哪怕会被人当作笑柄。

    这种勇气,恰恰是当今社会很多人都欠缺的东西。

    01

    她也曾是个胆小的女孩

    唱哭王菲,演哭徐峥,不“美”的她说演戏做人,我只要一个真

    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在众多大咖中独独关注到任素汐了。

    《幻乐之城》第一期,大咖云集,任素汐唱演《时光机》,唱功扎实,表演出彩。在极短的时间里,她需要从一幕跑到另一幕,奔跑过程中还要保持气息,高唱“我们就一天天长大”,功力尽显,连天后王菲都感动落泪。

    那首《儿时》,成了我那段时间单曲循环的一首歌。而透过《时光机》,我们也看到了任素汐的“儿时”。

    她是个土生土长的山东姑娘,生于艺术之家。

    母亲是名幼师,手风琴拉得极好;父亲是二胡演奏员,在任素汐11岁那年去世;姐姐是舞蹈演员,后考上北京电影学院。

    跟《时光机》里那个小女孩一样,小时候的任素汐连上台表演的勇气都没有,是爸爸一直支持她,鼓励她,成为她坚实的臂膀和港湾。

    不幸的是,爸爸早亡。胆小的女孩不得不被迫长大,她没有一蹶不振,而是靠自己的力量在墙壁上凿开一个洞,看见了阳光。

    唱哭王菲,演哭徐峥,不“美”的她说演戏做人,我只要一个真

    唱演完毕,主持人问她:“刚才的表演里有多少是你自己经历的?”

    任素汐答:“几乎都是。”

    这部根据她自身经历改编的作品,因为经历,所以懂得;因为懂得,所以更能迸发出直击人心的力量。

    这是一种向上生长的力量,顽强,热烈,怒放。

    其实,每个女孩心里都有个胆小的自己。

    有的人将其拾起了,然后勇敢打破;有的人尝试着打破后,却又重新拾起。你是哪一种?

    02

    真实是我自己内心的选择

    唱哭王菲,演哭徐峥,不“美”的她说演戏做人,我只要一个真

    妈妈一直希望素汐能考军艺,进入体制,过稳定的生活。但17岁的任素汐却背着妈妈,偷偷考入了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

    只因她喜欢。喜欢,就去做,这是任素汐一直秉持的人生信条。

    大二时,一次偶然,任素汐阴差阳错地被师兄师姐“推上”了话剧舞台。这一待,就是十几年。她参演了很多作品,《驴得水》是唯一一部被拍成电影的。

    《驴得水》中,任素汐饰演女教师“张一曼”,导演只给了她一个大纲,剩下的表演、台词,都是任素汐花了四年时间,一点一点填满的。

    在任素汐的设计下,张一曼成了“史上最纯情的荡妇”,天真、性感、浪漫,销魂,穿着高开叉旗袍摇曳多姿,卷发弯弯,笑眼迷离。

    有场戏是这样的:天气很好的一天,张一曼坐着剥蒜,深情款款地唱着《我要你》,然后把蒜皮儿往空中一抛。那勾人的一幕,连画面之外的人都不得不爱上她。

    唱哭王菲,演哭徐峥,不“美”的她说演戏做人,我只要一个真

    而在演戏中,做到“真”是最难的。为了演好这个戏,任素汐专门写了一本“张一曼日记”。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在《驴得水》后半段,张一曼遭到背叛,她需要狠狠地抽自己耳光。

    为了这一下,任素汐试验了各种扇耳光的方法。演了五年,足足扇了自己1500多个耳光。

    何苦呢?为什么要这么拼呢?

    任素汐不止一次问过自己。

    她说:“我干的是这个,我对自己的要求是这个,就是有伤害,也要去接受”。

    如果一艘船不知道自己去往哪个方向,那么任何方向吹来的风,都不会是顺风。对于任素汐来说,真实,就是她演戏将去往的方向。

    每个人都一样,面临着重重困难和抉择。

    但只要找到自己要去往的方向,哪怕前路坎坷,艰险丛生,都比站在原地要更接近幸福。

    03

    舞台剧是我的根,在这里我才舒服

    唱哭王菲,演哭徐峥,不“美”的她说演戏做人,我只要一个真

    电影播出后,任素汐小火了一把。但她特别清楚自己的定位,知道自己要什么。

    她对记者说:“我没什么资历,也不要更多人知道我。演完这部电影后,我还是会回去演舞台剧的。”

    舞台剧是她的根,在这里她才真正舒服自在。或许有一天,任素汐这颗金子终将发光,但舞台剧,永远是她梦起航的地方。

    而无论红不红,她都会一如既往地做最真实的自己,自在地活在当下,活在她一个个融入骨血的角色里。

    她说:“你能接受别人说你不好,为什么不能接受别人说你好呢?不过再多人说我演得好,我也知道我哪儿不好。”

    看吧,任素汐就是这样一个清醒又真实的姑娘。

    不仅在演戏上,在生活中亦是如此。

    唱哭王菲,演哭徐峥,不“美”的她说演戏做人,我只要一个真

    很多记者都会在采访中爱上她,说“女神你这么可爱,我都舍不得你红了,当明星好苦的!”

    任素汐回答:“所以不当明星啊,当演员就行了。”

  • 编剧史航说任素汐是“珍稀动物”,最该红又最舍不得她红;
  • 《驴得水》导演周申也说,任素汐是他在话剧舞台上能看到的最好的演员。

    所以啊,无论舍不舍得,任素汐都有她自己的路要走。她很清楚,也从未怕过什么。

    唱哭王菲,演哭徐峥,不“美”的她说演戏做人,我只要一个真

    因为无论走得再远,舞台剧场永远是她想回来的家,真实永远是她拼尽全力追求的东西。

    “‘真’是对我最高的评价,这是我向往得到的结果,在舞台上和在生活中一样的自在,这就太好了”。

    把舞台当成生活,用生活创造舞台,这是任素汐的本事,也是她一直以来的坚持。

    04

    演戏就像炼铁,离不开匠心

    唱哭王菲,演哭徐峥,不“美”的她说演戏做人,我只要一个真

    真正的演员是活在闹市里的苦行僧。

    他们生活简单单调,易紧张且羞涩,内心敏感而清澈,像孩子一样靠本能生存。他们用自己的生命演绎别的灵魂,躲在角色的躯壳里流自己的泪。

    很多业内人士说任素汐像一个匠人,乐于在戏里花时间、费心思,只为角色更好,戏更好。

    在《我就是演员》中,任素汐对演戏很有想法。发现剧本的逻辑问题,不仅敢于提出,还随身带着电脑,说“给我一个小时来改”。

    在处处充满诱惑的娱乐圈,任素汐属于那种沉得下心来拾掇自己的人。

    唱哭王菲,演哭徐峥,不“美”的她说演戏做人,我只要一个真

    《驴得水》火了之后,著名导演陈可辛邀请任素汐演一个喜剧,任素汐思考再三,还是拒绝了,她觉得自己驾驭不了。既然做不到,就别贪心,别强求。懂得在该放弃的时候放弃,不逞能,这是人生的一大智慧。

    采访中,任素汐经常被问到颜值问题。她坦坦荡荡地说:“有时我也会偷偷希望自己美一点,美一点就能给人物加分了!但人家说你美说你丑,说完人家就去吃爆米花了,谁管你。所以无所谓了,反正我一直也不是靠脸吃饭的。”

    她认真、坦荡、路子野、实力强,戏里投入,戏外真实,这样的“极品”,哪用得着旁人评头品足啊?

    特别喜欢苏东坡《留侯论》里的一段话:卒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以其所挟者甚大,而其志甚远也。”

    唱哭王菲,演哭徐峥,不“美”的她说演戏做人,我只要一个真

    《人物》记者在采访任素汐时,问了这么一个问题:对你来说,完美的一天必须包含哪些要素?

    任素汐答:早饭、蓝天、一尘不染的房间、一场演出、晚上回家鞋子没脏。

    安妮宝贝说:“与其热闹着引人夺目,步步紧逼,不如趋向做一个人群之中真实自然的人,不张扬,不虚饰,随时保持退后的位置。”

    任素汐就是这样的人,她要的很简单。

    对于她来说,没有任何一条道路可以通往真实,因为真实,本身就是通向一切的道路。

    唱哭王菲,演哭徐峥,不“美”的她说演戏做人,我只要一个真

    生中大多数的姑娘,也许长得不漂亮,但每个女孩,都应该像任素汐一样,活成真实的自己,哪怕容貌不漂亮,头脑不聪明,家世不出众,至少也拥有一颗无与伦比的真心。

    因为这样的你,已经足够美得令人心动。

    end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唱哭王菲,演哭徐峥,不“美”的她说演戏做人,我只要一个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