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高管一年离职十几位 但并不受影响

北京时间5月19日上午消息,在过去一周里,你可能听到有许多报道说特斯拉失去很多高管,报道是正确的,但是故事却讲错了。马斯克正在努力提高Model 3产量,他的目标是在今年下半年让公司盈利。剔除一些不必要的管理职位无疑是计划的一部分。

特斯拉高管一年离职十几位 但并不受影响

看到这么多高管离开,我们可能会觉得特斯拉似乎失控了。这样说完全不正确,媒体会强调说高级高管离开是公司的一大损失,但是媒体并没有深入解读特斯拉的管理架构。

媒体说一些关键高管离职,包括副总裁(Vice Presidents)、产品总监(Product Directors)、经理(Managers)、总监(Directors)。不过我们如何判断这些高管是不是关键人物呢?彭博报道说,鲍勃·拉德(Bob Rudd)和阿克·帕德玛纳班(Arch Padmanabhan)离开了公司,他们当时的职位分别是资深总监和总监。帕德玛纳班在特斯拉工作了5年,拉德2012年加入SolarCity,担任能源存储微电网项目开发副总裁。

为什么他们要离开呢?具体原因不知道,但是离职可能是公司重组的一部分。周一时,马斯克发一份备忘录给员工说:“特斯拉要为未来做好准备,为了做好准备,我们的企业正在经历重组。”

除了改变公司架构,马斯克还准备抛弃大量合同工。在2018年一季度财报会议上,马斯克曾说承包商是累赘,要抛弃。

我们可以轻松列出十几位离职高管,他们在过去一年离职,媒体没有报道过,他们的职位比拉德和帕德玛纳班高,但是有一点更重要:深入研究特斯拉到底聘请了多少高管。分析LinkedIn数据之后,我们可以知道特斯拉至少还有23位副总裁,实际数量可能更多。如果准确分析,总监和资深总监肯定多得多。

从2017年年初以来,有9名副总裁、3名其它重要高管(CAO、CFO和总裁)离开。在离开的高管中,平均任期约为3.9年,比在任的副总裁短了三分之一。再看那些还在特斯拉工作的副总裁,他们的平均任期约为4.8年。在2017年年初之后离开的高管中,只有4人在特斯拉工作的时间超过3年,由此推测,他们离开极可能是因为文化冲突,或者在其它公司找到更好的职位,成为C级高管(比如CFO、CEO、CMO)。

分析的高管名单如下,名字用英文列出:

在任高管(23位)

——法务副总裁:Jonathan Chang

——制造副总裁:Gilbert Passin

——材料工程副总裁:Charles Kuehmann

——销售副总裁:John Walker

——公关沟通副总裁:Sarah O’Brien

——Gigafactory运营与EPC副总裁:Kevin Kassekert

——全球供应链副总裁:Sascha Zahnd

——全球服务与客户体验副总裁:Karim Bousta

——技术副总裁:Drew Baglino

——法务副总裁:Phil Rothenberg

——工程副总裁:Steve MacManus

——工程副总裁:Nick Kalayjian

——工程副总裁:Michael Schwekutsch

——技术与工程副总裁:Nagesh Saldi

——亚太副总裁:Robin Ren

——美国能源销售副总裁:Bryan Ellis

——环境健康与护理副总裁:Laurie Shelby

——全球金融与运营副总裁:Justin McAnear

——副总裁:Ganesh Srivats

——生产副总裁:Peter Hochholdinger

——Gigafactory 1副总裁:Jens Peter Clausen

——卡车与程序副总裁:Jerome Guillen

——传动系统硬件工程副总裁:Jim Dunlay

——汽车软件、服务和诊断副总裁:David Lau

——能源销售与运营副总裁:Cal Lankton

——产品营销副总裁:Elliott Summers

2017年至今离开的高管(8位副总裁,3位其它重要高管)

——金融与企业财务副总裁:Susan Repo

——投资关系副总裁:Jeff Evanson

——人才并购与分析副总裁:Raj Dev

——全球销售、营销、配送与服务总裁:Jon McNeill

——Autopilot硬件工程副总裁:Jim Keller

——CFO:Jason Wheeler

——CAO:Eric Branderiz

——Autopilot副总裁:Chris Lattner

——HR副总裁:Arnnon Geshuri

——HR副总裁:Mark Lipscomb

——Autopilot视觉副总裁:David Nister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特斯拉高管一年离职十几位 但并不受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