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女排名将自曝涉药"米屈肼" 与莎娃属同款禁药

俄女排名将自曝涉药

3月24日据外媒消息,继俄罗斯网球明星莎拉波娃、男排国手马尔金涉药米屈肼之后,女排主攻科舍列娃自曝也服用该药品,甚至早在15岁时就在队医的允许下开始尝试令舆论哗然。这位与朱婷在2015年世界杯同时入围最佳阵容的球星,凭借凶悍的攻击力获评第二主攻比肩米哈伊洛维奇。

俄罗斯在2015年世界杯关键战以1-3臣服于中国女排,结果未能跻身前二而无缘直通里约奥运会,不过当家球星科舍列娃凭借232扣、117中、29次失误的50.43%成功率,搭档塞尔维亚米哈伊洛维奇当选最佳主攻,而超新星朱婷则是获评MVP(最有价值球员)殊荣。不过,科舍列娃近期再度引发关注,并非是因为欧冠和俄超的出色表现,而是自曝15岁就开始服用米屈肼。

由于俄罗斯男排国手马尔金(Aleksandr Markin)早前在A瓶尿样中检测出米屈肼(meldonium),因此极有可能面临国际排联禁赛的处罚。据马尔金自述,最后一次使用米屈肼是在2015年12月12-13日,但是米屈肼会在人体内持续停留2-3个星期更是更长,这也就是在2016年1月9日接受药检时有残留药物的原因,而该药物是在今年1月1日以后才被禁用的。

同时,马尔金也直言这一药物是在俱乐部默许的情况下服用的,“那段时间我打了太多的比赛(俄超联赛、欧冠和俄罗斯杯),还没有替补,我也不是铁打的啊”,至于该药品的神奇功效并没有否认。更为严峻的问题是,马尔金代表俄罗斯男排出战欧洲区奥预赛折桂直通里约同样会被质疑,毕竟他在决赛替补登场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而该时段正是米屈肼的成分仍旧存留在体内。

早在2003年女排世界杯,多米尼加国手阿里亚斯被查出服用禁药,导致其代表出战的比赛场次全部被判0-3(0-25、0-25、0-25)清零告负,虽然并未影响到陈忠和挂帅的中国女排最终折桂,但也导致赵蕊蕊由于相关数据的消除而痛失“最佳扣球奖”。由于受到欧洲诸强的质疑,一旦俄罗斯男排的直通里约资格被剥夺,无疑会影响到欧洲奥预赛的名额产生,同样也会影响到中国男排备战亚洲区奥预赛(世界组落选赛)的格局。

出于声援男排兄弟马尔金的考虑,俄罗斯当家花旦科舍列娃日前自曝也曾经服用过米屈肼,“我始终支持俄罗斯运动员,也非常担心马尔金的职业生涯。其实,我在15岁青年队时就使用过米屈肼和维他命,不过当莎拉波娃事件发生后才知道属于禁药,队医也不再安排我们服用该药物。”

早前,网球明星莎拉波娃召开新闻发布会承认服用米屈肼长达十年,主要是用于治疗家族遗传的慢性心脏病,虽然她确实收到了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发来的邮件,上面可以看到违禁药品的清单,但是她当时没有点开这个链接,因为该邮件淹没在各类商品推销广告中。

从科舍列娃自曝15岁开始服药不难看出,俄罗斯国手的这种行为是被广泛允许的,花滑冰舞女选手波波罗娃、7人制橄榄球选手米哈利措夫夫妇、短道速滑选手叶利斯特拉托夫、短道速滑选手康斯坦丁诺娃、速滑选手古利日尼科夫、自行车选手沃尔加诺夫、冬季两项选手拉特波夫、田径选手科特尔雅洛娃也纷纷中招,这也让莎拉波娃团队苦心经营的公关手段失效。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俄女排名将自曝涉药"米屈肼" 与莎娃属同款禁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