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如不再好看的“邓文迪”

比如不再好看的“邓文迪”

成王败寇,人们如潮水一般涌来“羡慕嫉妒恨”又如石块一样锋利地投向这个弃妇。看看后来的邓文迪,明天的你到底想要一种急功近利的人生辉煌还是循序渐进的水到功成?其实怎样的选择都有风险,都要预估和承担。我们不能拥有的都是侥幸,失去的全是人生。

比如不再好看的“邓文迪”

By胡紫薇

日前,英国《卫报》在盘点2013年值得记住的人和事时,把年度离婚案,颁给了默多克和邓文迪。哦。当然了。不止是刚刚过去的2013,不管取何种角度观察,在新千年的时代女性中,邓文迪都是一个无法被覆盖的样本,一个硬邦邦的存在。

14年前,默多克与第二任妻子突然离婚,并在17天后与小他38岁的一位华裔女子闪婚的消息震撼了世界。从主流媒体到时尚小报火力全开,瞬间便把这位名叫邓文迪的高挑明艳的东方女子照射得通体透明,巨细靡遗。她在全世界的注目礼下,挽住了这个星球上最有发言权的老人的臂膀,踌躇满志,旖旎而来。

比如不再好看的“邓文迪”

令人惊掉下巴的新闻,一直没有离开这对旗鼓相当的夫妻:不久后,早因前列腺病失去生育能力的默多克,再次展示了他在繁衍子嗣方面惊人的先见之明。通过瞒过前妻的冷冻精子,他助邓文迪成为了这个家族里两个混血后裔的妈妈,从此,王后晋升为母后,邓文迪成为新闻集团旗下新媒体部门MYSPACE的首席策略长,并开始雄心勃勃地介入默家的家族事业。

又后来,消息称邓文迪没有如愿获得新闻集团的股份。她为默多克生下的两个未成年女儿,只是一个价值870万美元的无投票权基金的受益人。半年前,默多克突然提起离婚诉讼,这场让邓文迪感到“非常突然令人震惊”的离婚官司,以年底一场10分钟迅速达成协议的速决战画上了句号。

比如不再好看的“邓文迪”

BBC称,“现场气氛融洽,82岁的默多克与44岁的邓文迪在法庭上客套地握了握手并简单地拥抱了一下。”与此同时留在人们视野里的,是默多克在新闻帝国彻底去邓后的展颜一笑,以及前后脚离开法院时,邓文迪那张因为阴云密布而令人印象深刻的脸。

这期间发生了什么,外人不得而知。我们知道的是,14年过去了,邓文迪原本明艳爽朗的脸,被一张新脸取代了。这张新脸上写着输赢,和输赢之后的愠怒。我想这些年,她应该有着不为人道的艰难。

比如不再好看的“邓文迪”

比如不再好看的“邓文迪”

对于邓文迪的得失,歧义很多。一些人觉得,邓文迪输了,她输给了岁月,把整个青春搭售给了几位老人和准老人,错过了郎才女貌享受小两口平凡却登对的幸福。而大动干戈14年,终于换来的也不过是两处无关大局的不动产。

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邓文迪,比较容易想到的是强势,成功,有手段,或者像美国人爱讲的,很棒的女人。但是,却几乎没有人会说,嗯。这是个好人。我没见过邓文迪,但是总感觉她就像一张拉满弦的弓,铮铮作响。

其实,我最想说的还是这张面目全非的脸。这张脸和眉宇间展露出来丝毫不加掩饰的怨怼、凉薄和不开心。这样的表情,显然比一本五百页的个人传记蕴藏着更多的秘密。

比如不再好看的“邓文迪”

也许你说,挺好看的啊。你讲的怨怼凉薄和不开心我怎么就没发现。呵呵。很正常。这就是你我之间的区别。

我很在乎一个人长得好看不好看。几乎只选择跟长得好看的人交往。尤其是年过四十以后的人。道理很简单,一个人过了四十岁,必须为自己那张脸负责了。因为相由心生。因为她的容貌就是她灵魂的样子。

这个好看不是美貌,它是眉梢眼角见清风明月,是举手投足里赏心悦目,是看上去、心里头两下里舒服。我不相信一个形容猥琐囚首丧面的人会是一个胸怀坦荡内心磊落的君子。如果你实在要找例子,去看看报纸们的时政版吧。

邓文迪不再好看。个人认为这是她为这段婚姻付出的最大的代价。没有之一。这代价有点惨重,它说明了很多问题。其中最为显著的就是,她的心出了状况。这状况肯定让她自己和她身边的人都够受的。

我发现,我们活得有多成功,往往就有多荒唐。我有故宫边上的豪宅,我纽约上东区的公寓价值4400万。那又怎样;我成为了全世界都知道的社交名媛,场合里只穿verawang设计的时装。那又怎样;我曾是这世界上最成功的商人如假包换的内子,得他手把手的传道授业,所以我仍然有机会操盘最大规模的跨国企业。那又怎样;什么样的人生都是经不住追问的人生。终究一柸新土。

所有的实有都是实无所有,所有的荣耀都是一场空。更要命的是,你执着进取倾尽所有直至心灵,终于兑换了想要的成功,结果发现,你辛苦执来的这个东西,已经不是这个东西。不管是媒体帝国的首席执行官还是前首相的床第之欢。而且,在你杀伐决断长驱直入的一生将要完结的时候,你发现,这世界上所有的你的都不是你的。只有你是你的。

这是一个有点令人扫兴的发现,也是究竟实相。

如果必须选择,是练达一点,还是清澈一点?是进取一点,还是善良一点?如果必须拿灵魂与魔鬼交换,你倒是换也不换。这是作为一个职业妇女,一个成功的职业女性,或许每天都要面对的问题。它不尖锐,却一直存在,不知不觉间,磨损你的心,或者柔软你的心。

和攻城拔寨封疆列土这样的外求索缘比起来,作为女人,一个四十岁以上的女人,一个成功的女人,我以为最迫切的,也是唯一要紧的事,倒是先让自己变得好看起来。

内心不舒展的女性会是一张什么样的面孔,看看今天的邓文迪。这是多少顶级化妆品和前沿的美容术都束手无策的脸。而嗔恨最容易瓦解一个女人的美。它使你看上去怎么都有点不舒服。而这点不舒服来自于过于鲜明的目的性。根本上说,美和目的性是不相容的。美是没有目的的,是具足圆满,安然无恙的存在。美本身就是目的。而目标感就像一节外挂的车厢,如何装饰也难浑然天成。

离了婚的邓文迪45岁,恰巧是可以使自己变得再度好看的最后年纪。一切还不算晚。如果她相信,幸福就是最好的保养品。

陈丹青先生写过退步集。很喜欢。退步,而退步之后也不是为了厚积薄发或者海阔天空之类的。就是给自己留点余地,好来安放那颗心。

对于2014,我对自己有个小小的要求。如果有人再拿成功与否的话指点我的人生,我要对他说,别跟我提什么成功。有本事,咱们做个好人吧。

————

搜罗天性优质女,吸附才华友善男,给客观直接的生活建议,每周派送美味“单身人肉”,已覆盖全球30余万轻熟女人群。关注请搜索公众帐号“她生活”。

想与我们分享更多?快结交好闺蜜“她她”吧!个人微信号tashenghuo1314

比如不再好看的“邓文迪”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比如不再好看的“邓文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