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的你》入围奥斯卡,易烊千玺撕掉了其他流量的“面具”

华语电影又令人振奋了。

周冬雨和易烊千玺主演的《少年的你》入围第93届奥斯卡最佳国际影片。

《少年的你》入围奥斯卡,易烊千玺撕掉了其他流量的“面具”

首先要恭喜《少年的你》入围第93届奥斯卡最佳外语(国际影片)片,这是对该片的一种肯定。

毕竟这是第八部入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华语电影,上次入围还是2002年的《英雄》,这一等就是19年。

其他电影为《菊豆》、《大红灯笼高高挂》、《霸王别姬》、《喜宴》、《饮食男女》、《卧虎藏龙》、《英雄》。

虽然《少年的你》与这些大师级的作品相比逊色不少,但是能与它们并列也是一种荣幸。

《少年的你》入围奥斯卡,易烊千玺撕掉了其他流量的“面具”

只不过,冷水该泼还得泼,因为《少年的你》大概率要陪跑。

其他四部影片为《狩猎》(2012版)导演托马斯·温特伯格的《酒精计划》,题材是打破常规,不理世俗。

此前该片已经获得了有法国奥斯卡之称的凯撒奖最佳外语片,并入围戛纳电影节官方单元。

《少年的你》入围奥斯卡,易烊千玺撕掉了其他流量的“面具”

第二部是《集体》,以伪纪录片的拍摄手法讲述的是罗马尼亚社会的黑暗,揭露了医院系统的的腐败,以及政府自上而下的糜烂。

尽管导演的履历并不出彩,甚至他的很多电影连条目和海报都没有,但是不可否认的是《集体》的大胆是值得敬佩的。

《少年的你》入围奥斯卡,易烊千玺撕掉了其他流量的“面具”

第三部是由地球“球花”莫妮卡·贝鲁奇主演的《贩皮之人》,又是叙利亚难民的故事,又是女性导演。

《贩皮之人》的噱头很足,放大让难民成为艺术品,弱化叙利亚问题,看起来野心很大,可是亲情和爱情的烂俗让该片失色。

与上一部也是讲述难民问题,同样入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何以为家》相比,《贩皮之人》简直就是糟粕。

《少年的你》入围奥斯卡,易烊千玺撕掉了其他流量的“面具”

第四部是《艾达怎么了》,以女性视角切入对战争的思考,比较少见,算是一种出奇的方式。

然而电影传达的警示与思考太少了,导演就像完成了一篇合格的命题作文,有标准的格式,只是内涵为了苦而苦。

由此可见,最有“冠军相”的最佳外语片当属《集体》和《艾达怎么了》,这类题材对奥斯卡的“胃口”,但也是矮子里面拔将军。

《少年的你》入围奥斯卡,易烊千玺撕掉了其他流量的“面具”

最令人可惜的是《亲爱的同志》竟然落选。

难道仅仅是因为导演来自俄罗斯,电影讲的是苏联的故事,若以历史来看,这个论点似乎站得住脚。

毕竟曾获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俄罗斯/苏联电影,有且仅有1995年的《烈日灼人》、1981年的《莫斯科不相信眼泪》和1969年的《战争与和平3》。

《少年的你》入围奥斯卡,易烊千玺撕掉了其他流量的“面具”

至于《少年的你》,在题材上就输了一筹。

《少年的你》反映的是残酷的青春物语——校园霸凌,可这种内容正是美国电影中最不缺少的。

而且自从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自1948年第二十届起开始颁发时,历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没有一部是讲述校园霸凌的。

当然,不排除奥斯卡评委们突发奇想的可能性,只是《少年的你》对校园霸凌的浅尝辄止恐怕入不了他们的法眼。

《少年的你》入围奥斯卡,易烊千玺撕掉了其他流量的“面具”

其实,对比最近六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就能看出《少年的你》的题材不“讨喜”。

2020年的《寄生虫》是韩国社会的阶层固化;2019年的《罗马》是生存困境下的女性悲歌。

2018年的《普通女人》是变性人对爱和社会的勇敢;2017年的《推销员》是伊朗男权社会下的悲剧;

2016年的《索尔之子》是独辟蹊径的犹太人与战争的故事;2015年的《修女艾达》是对信仰的怀疑。

《少年的你》入围奥斯卡,易烊千玺撕掉了其他流量的“面具”

思想深度上,《少年的你》过于浅显。

导演借由周冬雨饰演的陈念之口向整个社会发出一声呐喊:“如果这个世界就这样了,你还会把孩子生下来吗?”

从而传达出中国男孩女孩的成长不易,社会制度的不完善与家长的纵然与漠视,让他们在妥协、害怕、沉默中被胁迫着长大。

可是,也就仅此而已,电影着重表现的是校园霸凌,而非对事件的反思与警示,只是片尾点了一下题。

《少年的你》入围奥斯卡,易烊千玺撕掉了其他流量的“面具”

《少年的你》入围奥斯卡,易烊千玺撕掉了其他流量的“面具”

拍摄技巧和叙事结构上,《少年的你》的导演曾国祥还不够娴熟。

不论是对光线、构图的运用,还是对意象表达、线性叙事以及场面调度的把控,曾国祥都欠缺一些。

这样的不成熟导致《少年的你》的成功更多归功于题材的另辟蹊径,而且《少年的你》还被质疑有抄袭嫌疑。

纵然种种不足使得《少年的你》很难获奖,但是易烊千玺作为顶流却值得一份赞美。

《少年的你》入围奥斯卡,易烊千玺撕掉了其他流量的“面具”

《少年的你》中,易烊千玺让观众看到了偶像明星的多样性。

他在电影中做了很多流量不敢做的事,如犯罪、抽烟、脸脏,衣服破、开黄腔、无精修,住乱地方、剃大光头。

他不是天赋型的演员,却在《少年的你》里交出了满意的答卷,说神级演技过于夸张,称之中等水平绰绰有余。

《少年的你》入围奥斯卡,易烊千玺撕掉了其他流量的“面具”

《少年的你》入围奥斯卡,易烊千玺撕掉了其他流量的“面具”

易烊千玺走的这条路,已经甩开了其他流量不止一个身位。

两部主演的电影,票房累计29.91亿,《少年的你》评分8.3分,《送你一朵小红花》评分7.5分,单这一方面已经让比所有一代、二代流量望尘莫及。

再加上入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这项成就足够吹一辈子,毕竟之前都是巩俐、张国荣、周润发、章子怡这些使人难望其项背的前辈。

《少年的你》入围奥斯卡,易烊千玺撕掉了其他流量的“面具”

易烊千玺为何能够以作品赢得路人的好感,在于他撕掉了流量偶像的面具。

流量偶像像流星,很耀眼,但成为昙花一现,也只是一瞬的事情,他们需要做破圈者,不应该迷失在粉丝营造的繁花似锦中,也要学会接受淡云流水。

《少年的你》入围奥斯卡,易烊千玺撕掉了其他流量的“面具”

可流量们总喜欢在规则下做事。

他们的规则,有粉丝的要求,有资本的裹挟,有自身的不作为,有市场的导向,在这些规则里,流量偶像戴上了面具,也就是人设。

这些约束让他们封闭起来,就像坐井观天一样,看不到外面的世界,眼界只有井口那么大,不会有更大的世界观,也不会有破圈的想法。

《少年的你》入围奥斯卡,易烊千玺撕掉了其他流量的“面具”

长期以往的结果便是乌烟瘴气的娱乐圈形成了恶性循环的闭环。

即资本运作、平台配合、创造粉圈、推出偶像、偶像失声、大众嫌弃、粉丝攻击、偶像崩塌、再度循环。

尤其是粉丝与偶像的关系,非理性的粉丝文化不仅让追星的青年变得拜金、粗暴和浅薄,也助推了整个演艺生态滑向病态的深渊。

《少年的你》入围奥斯卡,易烊千玺撕掉了其他流量的“面具”

实际上,做破局者很简单,只是有心很难。

一是提升自身实力,打破粉丝幻想;二是拒绝过度营销,败坏路人缘;三是不做失声偶像,理性约束粉丝。

易烊千玺做到了第一点,第二点正在转变,所以他以作品立住了,其他偶像明星呢?他们还在沉迷着带“面具”的乐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娱乐 » 《少年的你》入围奥斯卡,易烊千玺撕掉了其他流量的“面具”

相关推荐